【JS竹马】一世梦(上)

仙剑奇侠传四世界观,脑洞来源:支线明珠有泪。

润润黑化预警,OOC预警。

如果能接受,请往下。感谢打开这篇文章的你w

-------------------------------------------------

(一)

三月的陈州春风微醺,拂过街上络绎不绝的商贩,映衬着一片繁华。与这喧嚣相反的是城门边略显冷清的告示栏,只有两位年轻人驻足在前。

 

“樱井家少爷樱井翔怪病缠身,昏迷不醒,望有能之士。。”相叶雅纪一字一句读着告示上的文字,随即一拍身边的人:“小和!我们去这个樱井家看看好不好?说不定可以帮上忙呢。”

“不要。”身边的二宫和也猫着个背,瞄了一眼落款时间,懒洋洋的拒绝了:“你看这告示贴出来已经快九年,说明问题一定很棘手。”

“可是大师兄不是希望我们下山多行善事嘛!”

相叶拿出了杀手锏。

“那个只会钓鱼的大叔才不会这么想。”

然而下一秒就被击得粉碎。

眼见说服不了,相叶那张阳光帅气的脸皱成了一团,眼泪涌出了那好看的眼角。

“笨蛋!”二宫毫不犹豫一巴掌拍到了相叶的头顶:”你哭什么!”

“樱井公子真的好可怜啊...”抽泣声断断续续。

“...唉,好吧”二宫无奈得叹了口气,“看在重金酬谢的份上就去看看吧。”

他知道自己一定会答应,因为终究不舍得让眼前的人失望。

“小和最好了!”破涕为笑的相叶一把拉住二宫的手,随即向前方冲去,“快走吧!”

“笨蛋你慢一点...”二宫和也被拉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嘴角却露出了微笑。

 

(二)

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赶到樱井家,看着眼前这个府邸宏伟却带着掩盖不住的萧条凄凉。

按捺住心中的疑惑,二宫上前敲了敲门,出来了一位年近六十的老者,自称樱井家的管家樱井钟。

说明来意后,老管家领着他们进了庭院,慢慢道出了事情的缘由。

 

“这么说来,你们家少爷是在九年前那场变故中突然陷入沉睡,从此再也没有醒来过?”

“是的,”老者低沉的嗓音带着叹息,“老爷九年前是陈州知府,却在那一晚和夫人一起惨遭歹人毒手。等我们赶到时,老爷和夫人已经离世,只有少爷晕倒在老爷房中,一直到现在。这九年来,少爷不饮不食,甚至容貌都未曾有过改变。”

听到这里,二宫和相叶不由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诧异。

“从那以后,樱井家就没落了,仆人走的走散的散。但老爷于我有恩,我不能就这么弃少爷与不顾。”

“钟叔,真是难为你了。”二宫站了起来,“我想看看樱井少爷,不知是否可行。”

“当然,两位这边请。”

 

樱井翔的房中,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终于见到了这位沉眠已久的樱井少爷。只见樱井翔静静地躺在床上,即使是昏迷中也难以掩盖其精致的五官和出众的气质。

两人在内心感慨着,“若是醒着,此人定是人中龙凤。”

二宫和相叶低声商量了几句,转头对老管家说:“钟叔,据我们判断,樱井少爷并非得病,而是遭人下咒,被困在梦境中无法醒来。”

“这?!谁这么狠毒要这样对少爷?”

“我可以进入樱井少爷的梦中并尝试破解咒术,但不敢保证一定成功。”

“告示贴了这么多年,鲜少有人问津,二位愿意帮忙老朽已是感激不尽。”

 

“小和,你一定要小心。”相叶难以掩盖心中的担忧。

“放心吧。”二宫安抚地拍拍他的手,随即施法进入了樱井翔的梦境中。

 

(三)

阳光透过窗棱斑驳地洒在熟睡的年轻男子脸上,将英挺的五官渲染上了一层柔和。

 

松本润推开门,看见的不是这静谧的画面,而是男子过于随性的睡姿,看起来下一刻就要和大地亲密接触。

无奈地一笑,走上前,把男子轻轻地抱回床上。

“翔,醒醒。”

樱井翔低吟一声,仿佛还要继续睡一般,翻过身去,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然而轻轻颤动的睫毛还是暴露了已经醒来的事实。

“你个小妖精。”

松本润俯下身,一口吻住了那丰润的红唇。

樱井翔再也无法装睡,轻笑一声,睁开眼伸手环住了松本润的脖子。

 

耳鬓厮磨。

岁月静好。

 

“早啊,润。”樱井伸了个懒腰起身。

“还早?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想说点什么的松本看着那对带着狡黠的眼眸,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一身红衣的樱井翔走到窗边坐了下来,看着铜镜中的自己。

“眉毛淡了呢。”

刚拿起眉笔的手被人轻轻握住,松本润道:“我来。”

看着眼前的男人神情专注,一笔一画像是在描绘稀世珍宝,樱井翔的内心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

“结发为夫妻,” 松本润放下了眉笔。

“恩爱两不疑。”樱井翔把头轻轻靠在肩上。

 

“咕噜...”一个不合时宜的响声打破了一室宁静。

“润~我饿了。”樱井闪着大眼睛撒娇道。

“你啊...”松本宠溺的得刮了下他的鼻子,“想吃什么我去做。”

“荞麦面!”樱井翔兴奋地站了起来,“我去外面走走。”

“别走太远啊。”

“知道啦!”樱井拉开门,走向了屋外的花海。

 

(四)

二宫和也设想过很多樱井翔梦境的样子,在他看来,一个人被困在梦中多年,梦境应该是黑暗无助的,而不是眼前这片美轮美奂的樱花花海。

 

定了定神,二宫向前走去,想找找看梦境的破绽。

没过多久,眼前出现了一个红衣人影正向他走来。

凭着感觉,二宫觉得那一定就是樱井翔。

 

果然。

 

“在下樱井翔。敢问公子为何来此?”

看着眼前风度翩翩的樱井翔,二宫不禁叹了口气,”在下二宫和也,受钟叔所托前来找你。”

“找我?”樱井想了想,笑了,“这位公子你一定是弄错了,我并不认识你口中的钟叔。”

“...那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二宫追问道。

“此处是我和润的住处,我们在此隐居多年了。”

“润?”

“噢,那是我相公。他...”

“翔!你在哪里?”远处传来了松本润的声音。

“他来了!”樱井翔回身挥了挥手,“润!我在这里。”

 

松本润跑了过来,看见二宫和也的一瞬间难掩震惊,然而随即收敛了表情,对着樱井翔温柔道,“快回去吧,面做好了,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可是这位公子好像在找人...”

“听话,你先回去,我来帮他找。”

樱井翔还想说点什么,但看见松本润不太好看的脸色,还是妥协了。

“好吧...”樱井点点头,“早点回来。”

“嗯。”

 

随着樱井翔渐渐走远,松本润的脸色越渐阴沉,周身的煞气也愈加浓烈。

“你到底是何人,为何要将樱井少爷困在梦中多年?” 二宫和也定了定神,“你与当年的樱井老爷有何关系?”

“哼,知道的还不少。”松本润冷笑道,”能来到这里也算有点本事,然而仅此而已了。今日我不杀你,但你若是再来,休怪我无情。给我退——”

“啊——”二宫和也一个不慎,被强行赶出了梦境。

 

(五)

樱井翔房中,二宫和也不禁倒退一步,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

在边上等得心急如焚的相叶雅纪一把扶住他,“小和!你还好吧?”

“我没事,只是不小心被震了出来。”说完随手抹去了血迹。

 

“二宫公子...”一旁的老管家欲言又止。

“钟叔,我见到樱井少爷了。可是他好像只记得梦中之事,那个咒术太过强大,他的意识几乎被吞噬了。”二宫缓缓道来,“下咒之人术法修为高超,但让樱井少爷沉睡九年,在梦中度日,这个咒术过于强横,必须辅以法阵,否则难成。若是不知道对方在何处布阵,根本无从破解...”

“小和,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相叶焦急道。

沉吟一会儿,二宫问道,“钟叔,恕我冒昧,樱井家是否曾经与人结仇?而且对方并非中原人?另外,樱井老爷夫人暴毙又是怎么回事?”

老管家叹了口气,“老爷是个好官,但是身在官场沉浮难免会得罪人,我一个下人也说不好老爷哪里和人结下了血海深仇。老爷死的那天真的惨不忍睹,身上爬满了毒虫...老天不长眼啊!”

二宫低声道,“对不起钟叔,到最后我们也没能帮上什么忙。”

“公子请千万别这么说,”管家忙道,“连累公子受伤老朽已是万分过意不去。”

“不知钟叔可有听过‘润’这个名字?”

“润?”老者想了想,“少爷小时候曾救过一男孩,依稀记得那人叫松本润。”

“哦?”

“少爷小时候在寿阳长大,老爷当时是寿阳的刺史,后来才转任陈州知府。也就是在那他结识了松本润。”钟叔像是想起了什么,“寿阳边上的女萝岩盛产樱花,少爷曾经很喜欢去那里。”

“樱花...”二宫和也摸了摸下巴,眼里闪过一丝精光,“那我们就去寿阳看看吧。”

 

离开了樱井府,二宫和相叶向陈州城外走去。

“呐...小和。”相叶雅纪停下了脚步,“我们真的能救出樱井少爷吗?”

“笨蛋!不是你说的要救吗?”二宫忍不住望天。

“是…但是我好怕小和再受到伤害!”相叶的眼中充满的是难得的认真。

“别怕,我不会有事的。”二宫伸手抱住了眼前略微颤抖的人,有力的臂弯传递着主人的安抚,“既然遇上了,我们就不能不管这事儿。”

“嗯!”

 


评论-7 热度-43

评论(7)

热度(43)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