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竹马】一世梦(下)完

仙剑奇侠传四世界观,脑洞来源:支线明珠有泪。

润润黑化预警,OOC预警,虐心预警。

如果能接受,请往下。感谢打开这篇文章的你w

-------------------------------------------------

(六)

一片樱花花海中,一个石桌,两张石凳,几壶美酒。

“润,”樱井翔举杯一饮而尽,“昨日出现的那位公子呢?”

“只是走错地方的路人,已经离开了。”松本润正要饮酒的手不易察觉的一抖。

“是吗?真是难得呢…我和你隐居在此那么久,还从来没有外人来过。”樱井翔似是感慨似是疑问。

“这里只有我们不是很好吗?”

樱井没有接话,沉默了半晌又替自己倒了一杯酒,轻声道:“润,我的爹娘真的是被山贼害死的?为什么… 我总觉得这不是真的。”

“翔,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开始胡思乱想呢…”松本接过了樱井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对夫妻,身上爬满了毒虫毒蝎。他们…好像是我的爹娘,虽然我不记得见过他们的脸…”樱井翔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解。

“翔,这只是一个梦,不要多想。我从山贼手中救下你时,你已经因为伤势过重失了记忆,又怎么会梦见亲人?”

“但是自从那个公子出现后,我的脑海里不时想起一些未曾经历过的事。等我想去仔细回想,头又好痛…”樱井用手指敲了敲额头,“我真的是樱井翔吗?”

“小傻瓜,你身上带的玉佩不是刻着樱井翔三个字吗?就算你不是,那也只是一个称呼。你永远是我松本润最爱的人。有我在一天,我就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松本润起身,走到樱井翔身后,紧紧地抱住他,“相信我,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我相信你…”

 

觥筹交错间,一切又归于平静,仿佛刚才的对话不曾存在,松本润也暗自松了口气。

几杯酒下肚,樱井翔已然微醺,看着身边飞舞的各色樱花瓣,伸手接住一片,“润,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颜色的樱花,却唯独没有红色的。”

“因为世界上没有红色的樱花。”松本替他拂去发梢上的樱花瓣,道:“翔你就是这里最美的红樱花。”

一身红衣映衬着樱井翔脸上的羞赧愈发明显,他轻轻一笑,随即睡去。

 

(七)

松本润抱着樱井翔,一步步走向远处的房屋,思绪却飘回了九年前。

 

那时的松本润已经从饱受欺凌的少年变成了术法修为高强的蛊师。为了生存,他开始替达官显贵做事或是杀人。

那一天,有人请他杀了官场上的对头,让他死得越痛苦,报酬就越高。对于这种要求,松本润已是见怪不怪。而内心从最初的不忍到现在的麻木,早已破碎不堪。

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和按部就班,他白日在樱井夫妇身上下了蛊毒,夜晚夜深人静时催动咒术,樱井老爷与夫人被万蛊蚀心而亡。

本来事情办的神不知鬼不觉,但是那晚松本所用蛊虫异常珍贵,让他不得以回到樱井府去收回蛊虫,并撞到了匆忙赶来的樱井少爷。

“你是什么人——!”

借着几丝月光,樱井少爷看着眼前爹娘的惨状,瞬间明白了什么。

“我要你偿命——”

然而被仇恨冲昏头脑的樱井又怎么会是松本润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松本一记手刀砍晕了过去。

就在松本润冷哼一声准备离开之际,男子腰间玉佩上“樱井翔”三个字让他如坠冰窖。

“不可能,怎么会是翔!!不会的…不会的…”松本润颤抖的手抚上樱井翔的脸颊,月光下的眉眼终于让他认清了残酷的现实。

“是他…真的是翔…”一瞬间懊恼、后悔、思念齐齐涌上心头,压得他难以呼吸。

松本润恨自己为什么不调查清楚,天底下姓樱井的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翔的家人。

等了十年。

想了十年。

盼了十年。

他想要的不是这个结局!

松本润毅然以自身为媒介,施展了霸道的禁咒,“翔,我不会放手,哪怕我们只能一辈子活在梦中。”

听着越来越近的喧哗,松本润俯身亲了一下樱井的额头,起身离开。禁咒并不稳定,他必需找一处地方施以法阵加持咒术。

就让我们回到一切的初始。

那个红缨盛开的地方。

 

凉风习习,让松本润打了一个冷战,拉回了思绪。

他收紧了手臂,眼中却难掩痛苦,喃喃道,“翔,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见到红色樱花。我知道,它一定会让你想起我们曾经的过往。而到那时,知道真相的你又该如何?我不怕你恨我,我怕你放不开自己。我宁可我们在梦中一世沉浮,也不愿你受到伤害。”

但是松本很清楚,二宫的到来破坏了咒术,这个以爱为名的梦还能持续多久?

他不愿想,

也不敢想。

 

也许很快。 

松本润绝望地闭上了眼。

 

(八)

寿阳城外。

 

经过几日风尘仆仆的赶路,二宫和也与相叶雅纪终于来到了女萝岩。

相叶睁大了眼睛看着美轮美奂的樱花海,久久没有言语。

而二宫则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找对了地方。

 

眼前的花海简直与樱井翔的梦境如出一辙,唯一的区别是颜色。

 

这里的樱花只有红色。

 

回过神来的相叶拉了拉二宫的衣袖,“小和,我感知到这里的樱花带有记忆呢,我想和它们通灵。”

二宫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一旦觉得撑不住立马停手。”

“好。”

 

相叶执起了二宫的手,十指紧扣,渐渐地两人眼前出现了模糊的人影。

那是属于谁的记忆?

 

十九年前。

 

年少的樱井翔在街上遇到了被人围殴的松本润。

他上前救下了奄奄一息的少年,带回了家中请郎中救治。

那一年,

樱井翔十六岁,松本润十五岁。

 

在樱井府中,少年不曾说过一句话,眼中带着与年岁不合的疏离和戒备。而正是这个眼神,深深地引起了樱井的兴趣,他时常过来和这个可能是哑巴的少年说话,哪怕从来没有得到过回应。

“你好些了吗?”

“郎中说你恢复得很好呢。”

“等你能走了,我想带你女萝岩看看,那里很美,是我最喜欢的地方。”

 

几天后,等到樱井再次踏进少年的房间,迎接他的只是空无一人的寂静。樱井翔难掩心中的失落,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个有着奇怪眼神的人了吗?

 

心情烦躁的樱井走到了女萝岩散心,却在一颗樱花树下见到了少年的身影。

是他!

少年走到他的面前,带着奶音的声线说出了第一句话,“我叫松本润。”

樱井笑了,

“我叫樱井翔。”

 

两人没有约定,却在每天同一时间出现在同一地方。漫天花海中,他们渐渐无话不谈。樱井翔终于得知了松本一身伤的缘由。原来他本是南疆蛊师的弟子,因被人诬陷追杀而一路逃到寿阳。而松本润却在奇怪为什么眼前这个比樱花还好看的人总能在一提到吃就笑得像个仓鼠。

 

日子一天天过去,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眼中曾有的疏离早已被温柔所取代。樱井翔的学识让他敬佩,

他的笑颜让他沉醉。松本润觉得,他好像离不开眼前的人了。

 

“翔,你以后会忘记我吗?”

“我不会,就像我不会忘记这片红色的花海,”樱井翔轻声道,“因为这里承载着我和小润最美好的回忆。”

松本润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涌动,搂过身边的人,随着樱井渐渐闭上眼,吻上了那似樱花般红润的唇。

 

春风微醺,红樱飞舞。

 

“等我请示过父亲,明天跟我回家好吗?”

“好。”

 

然而松本润并没有等到樱井翔。

当天夜里,一纸圣旨命令樱井老爷即刻前往陈州就任知府,家人随行,不得有误。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九)

随着眼前的人影再一次模糊,二宫和相叶都沉默了。

 

良久,二宫的声音响起,“走吧,虽然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但我有感觉,禁咒的阵法一定在这里。”

相叶没有动,“小和,我们让樱井少爷醒来,一定是好的吗?”

“...我不知道”二宫叹了口气,“我们只能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没过多久,在女萝岩的深处,两人看见了浮在空中的巨大法阵。

“雅纪,等下我会再次进入樱井少爷的梦境制造破绽,一定法阵有异动,你要马上毁去上方的咒珠,即可破阵。”

“我明白了。”

 

当松本润看见再次出现在眼前的二宫,开始催动灵力,“我说过,你再来就休怪我无情!”

“南疆蛊术?樱井老爷的死与你有关?!”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那就更留你不得了。”

“润,住手!”樱井翔一把拦住松本润,“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他说的樱井老爷...是我爹对不对?”

“翔,你别胡思乱想。先回去好不好——”松本忙道。

“我不去!润,你告诉我,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你一直在骗我?!”

“不是的——”话音未落,大地突然震动,松本整个人消失在了花海中。

“润——”樱井翔的身形也随即消散...

  

阵外,二宫的灵识回归本体,看见咒珠虽然碎了一地,阵法却依旧维持着原样,无奈道,“好霸道的咒术,即便咒珠被毁,法阵也没有被彻底毁去...”

 

阵中,松本因为法阵受损,再也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翔——”他努力想要站起来。

“你是谁——”,樱井翔看着他,“不对,我见过你的脸——你是那晚杀我爹娘的人!”

 

松本润没有说话,只是努力维持着法阵隔绝外面的火红樱花。

不能让翔看见。

不能让他想起。

就这么恨我吧。

 

然而,随着一口鲜血喷出,法阵支撑的微弱屏障轰然消散。

“翔——”松本润嘶吼着,“不要看——”

 

太晚了。

漫山遍野的红色樱花映入樱井翔的眼帘,少年时候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眼前的男子与少时的松本润渐渐重合,

“小润...”

 

最坏的事情终于发生。

“不——”

 

是谁,在红樱飞舞中吻上了你的唇?

是谁,在那个夜晚杀了你的至亲?

是谁,在窗前执笔为你画眉?

 

现实与梦境中的记忆不断地扭曲重合,像一个死结,无法解开。

樱井翔再也无法忍受,仰天长啸“啊——”

 

松本润挣扎着抱住他,“翔,你冷静点!你现在是灵体之形,且不懂法术,切不可心神动摇,也不可踏出法阵,否则魂飞魄散性命不保!”

二宫和相叶闻言急忙上前施法稳住樱井,“樱井少爷,是钟叔托我们来救你——”

“钟叔...”樱井翔重复着这个名字,终于平静下来,然而再次睁开的眼却是带着让人绝望的死寂。

 

“松本润——你让我相信你,你却杀我至亲,用一个梦骗了我九年。”樱井推开他,“若非这位公子,只怕我一辈子都不会得知事情真相。”

“翔!我杀你父母是真,但与你举案齐眉也是真,我们成亲之时我就说过,我会永远爱你护你!”

“别说了,梦永远是梦,而现在该醒了——”说完,樱井翔一脚踏出了法阵。

 

“翔——你为何这么傻!”松本润冲过去接住了倒地的樱井,“你若是恨我,杀了我便是。为什么要这么对你自己!”

“这样...岂非比杀了你,更让你痛心百倍千倍!”

“你这又是何苦——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松本润,我不准你死,我要你活到阳寿尽时,每当想起这一刻,饱受心如刀绞之苦——这就是我对你最大是的惩罚!还有,我也不许你对两位公子出手,我们的事情,不用牵连他人...”

“...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感觉到灵体正在消散,樱井翔用尽最后的力气,抬手接住了一片樱花瓣。

“小润...”

“——!!”松本润声音颤抖,“你叫我什么?”

“我会在奈何桥边等你...这一世,究竟是爱你多一点,还是恨你多一点...到那时...我再说与你听...”

 

红色的樱花瓣失了支撑,缓缓飘落。

“翔!!”

 

(十)

夜幕降临,死寂般的沉默笼罩着整个花海。

飘落的樱花无声得掩盖着悲剧的痕迹。

 

二宫和也拉过相叶的手,“雅纪,我们走吧。”

“但是,”相叶指了指松本润,“那个...”

“他的心已经死了...就算活着,亦是生不如死。”二宫看着那个毫无生气得身影,叹息道:“这里已经没有我们可以做的了。”

“小和,我想回陈州找一下钟叔。”

“好。”

 

几日后,陈州。

 

当两人再次叩开樱井府的大门,迎接他们的是愈加憔悴老管家。

“二位公子,你们来晚了...少爷已经于三日前过世了。”钟叔老泪纵横,“而我竟然连少爷的遗体都守不住,将来有什么脸面去九泉之下见到老爷。”

二宫与相叶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了然,忙扶住摇摇欲坠的老人,“钟叔,你先别急...我们可能知道是谁带走了樱井少爷。是这样的——”

 

半个时辰后。

讲完了事情经过的二宫看着眼前身形伛偻的老人,“钟叔,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我想去守着老爷和夫人的灵位,替少爷尽一份心。”

“对不起钟叔...到最后我们什么忙都没有帮上。”

“二位已经尽力了,天意如此啊...”

 

陈州城外。

 

“小和,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去救樱井少爷”,相叶看着远处的夕阳,后悔道:“他们一定还在梦里一世逍遥。”

“笨蛋...这不关你的事。”二宫感叹道,“世界上本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没有我们,也会有别人。再美好的梦,终究也会有醒来的一天。”

“可是他们明明那么相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天意从来高难测,而我们只是过客,无力改变一切。”二宫轻轻抱住相叶,“我们能做的,仅是珍惜当下罢了。”

“小和...”

 

女萝岩。

 

松本润抱着樱井翔,一步步走向花海深处。

翔,我送你一世梦,你还我一世痛。论决绝,我远不如你...我既已答应你不寻死,就一定会做到。

 

红樱似火,绚丽依旧。

仿佛没有开始。

亦如没有结束。

 

等我。

END

----------------------------------------------------

写在最后的一些话:

第一次写文,文笔粗糙,再一次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亲。

前几天重温游戏,于是就有了写这篇文的想法。设定大体来源于支线明珠有泪,但自己也往里面加了很多私设,因为实在不想润润变成渣男。。。

关于竹马,我最初的想法是想通过他们旁观者的身份来表现JS的悲剧,就是不知道写出来是不是这个效果了w。

至于BE是最初就想好的,可是说我是先想的结局再写的全文。不是没有过HE的想法,但是发现JS所处的已经是个死局了,对sho来说,有多爱就有多恨,死可能是唯一解脱的办法,所以还是延续了BE的初衷。

如果大家觉得太虐了,在这里说一声抱歉。。。我其实真的是亲妈粉啊!!(die)

评论-8 热度-30

评论(8)

热度(30)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