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重生(上)

-之前那篇流月的后续,前文戳我,故事接后记。 

-@夏半衣秋 阿秋你的师徒梗被我玩成主仆梗了!

-破车还在组装中,敬请期待

-------------------------------------------------------------------------

(楔子)

这一年,流月城的春天似乎结束地格外早。

 

密集的雨水冲击着大地,弥漫着浓浓的凄凉。松本润紧紧抱着怀中之人,全身的灵力努力维持着那奄奄一息的生命,向着七杀祭司宫殿赶去。 

 

“砰——”大门被一把推开。

“智!快出来救人!”

“尊上!这是——”从屋内走出来的大野智看到了那阔别了二十二年的人,“怎么伤那么重?”

松本润没说话,目光牢牢地盯着那张让他又爱又恨的脸。

 

“翔,跟我回去。不要逼我动手。”

“师尊…恕弟子做不到。”

“你!背叛流月城背叛烈山部,你可有考虑过为师的感受?!”

“…弟子不肖,非万死难报师尊之错爱。”

“好一个万死,你可还记得成为破军那晚说过的话?”

“是…所以弟子不会让师尊为难。”

反手,锋利的忘川刺入胸膛。

 

樱井翔,谁允许你死了。我松本润要的人,就算是爬也要从阴曹地府给我爬回来。

 

良久,大野智才收起了自身的灵力。

“这到底怎么回事?润,我知道你不可能伤他。”

“他……自尽……”声音带着无奈与懊悔,“我想带他回来。”

大野智叹了口气,“他伤太重,若非你的灵力含着神农神血,根本撑不到现在。而我能做的仅仅是靠偃甲和蛊虫为他续命。”

“只有这个办法?!”

“一个人若是没了生的欲望,即便是神农神上再临也难救。”

翔,你竟决然如斯。松本润的嘴角划过一丝惨笑。

“救…我要你救他。”

“润,你可想清楚了?用此方法活过来的便是活傀儡,没有记忆,没有过往,没有将来。他不会再是以前的翔了。”

“只要他活着……”

 

我只要你活着,翔。


(一)重生

我叫七,是流月城的第七个活傀儡。

 

这是我醒来时,七杀大人大野智告诉我的第一件事。

 

这一个月来,我的手脚渐渐从僵硬变得灵活,周遭的环境也慢慢熟悉起来,却也没有被允许离开过这个宫殿半步。我知道了这里是流月城,而我是七杀大人做出来的活傀儡,我存在的意义就是服从主人的命令。除此之外,一无所知,我的记忆里没有过去。

 

智大人曾按着我胸口,像是感受着里面偃甲转动的声音,说过:“我没有抹去你思考的能力,也保留了你一部分学识,所以你跟他们不一样。”说罢指了指角落里站着地其他几个人,空洞的眼神没有一丝色彩。“如果有想法了,又不想说,不如写下来。”

 

我知道,那些都是我的前任。

也许我自己的眼睛也是这样的。

 

其实我不太明白大人的用意,既然身为傀儡,主人便是我的一切,为什么还要有自己的思想。

“你不需要懂,只要记住我说的话,我自有道理。”

 

那我便把发生的事写下来吧。

 

(二)初见

第一次见到主人时,我站在七杀大人身后,静静地看着他穿过长长的宫殿,在不远处停下。

 

“这是流月城大祭司紫微尊上,也是你以后的主人,还不行礼。”

我走上前,单膝跪下,“属下参见主人。”

“你…抬起头来。”我似乎听见主人的声音带着压抑着的颤抖。

我抬起头,主人与我想象中一样的高贵霸气,只是为何他的眼神带着一闪而过的忧伤?

等我想要细看时,主人的眼里只有深邃的平静,仿佛从未有过示弱。

许是我看错了吧。

 

“智,他叫什么。”

“按惯例,第七个便叫七。”

“……从今天起,你就叫影山。”

“是,主人。”我毫不犹豫接受了这个新名字。

只是七杀大人似乎并不赞同,一向温和平缓的嗓音有了难得的波动。“尊上!属下说过,樱井翔已经死了,他不是任何人的影——”

剩下的话被主人打断。

“本座知道,所以他只会是影山。”

 

樱井翔,这又是谁呢?其实是谁都不重要,于我来说,我是影山,仅此而已。

 

(三)授业

自那天见了主人后,我便跟着他回了大祭司宫殿。主人不允许我出现在任何人面前,是以平日除去练功,我便隐匿在暗室之中。

 

主人虽然严厉且不苟言笑,却待我很好。不仅亲自教导我法术与武功,还应允我翻看他屋中的典籍,增加见闻。

“本座教你,只因为我不需要无用之人。”

即便主人给的理由如此,身为傀儡,我已不敢奢求更多。

 

“记住了影山,这招叫断。”

手中无情刃,来驱长夜愁。

“瞬。”

刀锋一眼,百年一瞬。

“影。”

浮光随日度,漾影逐波深。

“决。”

华星次明灭,天宫相决绝。

 

从最初挡不住主人一招,到现在能和主人交手几个回合。我能感觉到自己实力的突飞猛进,仿佛只是重新拾起了遗忘多年的记忆。

 

真可笑,我明明是个没有过去的人,却也忍不住想去回忆。

 

这些年来,我为主人杀了很多人,凡是阻挡主人大计之人皆杀无赦。最初有过的迷茫与不忍,却也抵不过内心深处不愿违背主人的那股执念。

 

是傀儡的天性吗?还是说,我只是单纯想守护主人,替他扫清一切障碍。

我第一次有了思考的冲动。


(四)石不转

身为傀儡,时间于我没有任何意义。从我醒来至今,七十八年过去了。主人说,他的本领我已经学了七八成,法术与剑法在流月城中仅次于他与七杀大人。然而作为流月城之重的偃术,主人从不曾教过我。隐隐中,似乎我学了偃术就会变成另一个人。

会是谁呢?

 

“影山,出来。”主人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属下在。”一如既往的恭顺。

“这么多年来,你从未离开过流月城。今次我要你去下界无厌伽蓝,调查灵力异动的原因。”

“属下遵命。”

“…你…一切谨慎,速去速回。”主人似是犹豫一下,补充道。

“请主人放心。”内心有种难言的欣喜,这是主人的关心吗?

 

无厌伽蓝,我收起了剑,看着脚边四分五裂自称石不转的石灵,灵力异动已经不复存在。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与百年前赐老夫姓名之人有着同源灵力——”

石灵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让我有点在意,我施展法术,久远的记忆带着模糊的人影重现在我身边。

 

“离珠!没想到这石头竟蕴含如此强大的灵力。再过几日便是师尊生辰,我想把它制成石椅赠与师尊,于他修炼定是有益,你看如何?”

“依属下看,无论破军大人送什么,大祭司都会喜欢的。”

“那我先回流月城拿我的偃甲工具,不过先得在上面做个记号,设下结界,以免被人捷足先登。”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我摩挲着石头上残缺不堪的字迹,一时心中五味杂陈。似酸、似苦、似不甘。

你是谁?你口中的师尊是主人吗?

 

原来,主人身边不是只有过我一人。

原来,曾经有人比我更亲近他。

 

(五)破军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流月城,又是怎么回禀主人的。似是看出了我的恍惚,主人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让我早点回去歇息。然而我又怎么睡得着?无厌伽蓝中那个模糊的人影始终让我如鲠在喉,不能释怀。

 

我小心隐去身形,潜入了生灭厅翻看历代祭司名录。那人穿的分明是流月城高阶祭司服,但为什么卷宗中找不到一丝破军祭司的痕迹。

“不用找了,破军早已不存在流月城中。”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后的七杀大人叹了口气,“我不想追究你从何处得知的,但我奉劝你一句,知道真相唯有徒增烦恼。”

“还望大人告知。”我不会退缩。

“……他叫樱井翔,曾经是大祭司最钟爱的弟子与恋人。后来——他叛变了。每年他离开的那天,尊上都活在痛苦之中,而今日正好百年。”

短短几句话,让我无法抑制内心翻涌的疼痛。顾不上向七杀大人告别,我转头就朝大祭司宫殿赶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想见他。

 

整个宫殿空无一人,哪里都没有主人的身影。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冲动,冲进了主人的寝殿。那里是我从未被允许靠近的禁地。

主人的寝殿堆满了偃甲物什,有小动物,也有各种器具。即便我不懂偃术,也看得出这些偃甲是有多巧夺天工。就在我仔细找寻主人的身影时,我被一个满身酒气的怀抱一拥,倒在了床上。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主人。

双眼布满了血丝,手上还握着个酒壶。没有了往日的运筹帷幄,仅剩一个没有灵魂的痛苦躯壳。

 

“主人!属下僭越——”我想解释,但主人的话让我生生把后半句咽了回去。

“翔,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我有多么地想你?”

主人,我是影山,不是樱井翔。

我多想把这句话说出口。

但主人的怀抱让我贪恋,这一刻的我已然忘了自己只是个傀儡,竟然想要更多。

“师尊——”

鬼使神差得说喊出了这句话,我伸手环住了主人的背。

“翔,求你,不要再离开我。”

替身便是替身吧,如果能抹平主人内心的痛苦,我是谁都行。

 

在主人进入我的一刹那,撕裂般的疼痛也抵不过内心的愤恨。

樱井翔,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他是那么地爱你。

为什么要背叛。

 

(六)百年

那天醒来,主人不在身边,但身上被仔细清理过。之后主人再没提过那晚,我也不会主动说话。像是心照不宣,一切如常,仿佛那天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唯一不一样的,是我终于看懂了几十年来主人看我的眼神为何时而忧伤时而欣慰。

那是透过我在看另一个人。

 

我也终于明白了主人赐名的意义。

我,影山,是樱井翔的影子。

 

在流月城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晃又是二十二年。我成为主人的活傀儡已经整整百年。

这百年来,流月城的处境,心魔的威胁,主人的谋划都渐渐明了。

 

主人一边与心魔周旋,安排族人感染魔气迁往下界,一边又故意透露流月城助心魔吸食下界七情六欲之事,引来修仙门派的追杀。我不知道主人要如何收场,他的决定不是我能左右。但不管怎样,我都会站在他的身前,成为他的利剑与坚盾。

 

是替身还是傀儡,我都甘之如饴。

 

TBC

-------------------------------------------------------------------- 

照例一点废话:

纠结了很久还是打算把这个故事写下去,不然总觉得什么事没做完。

故事名字叫重生,就不会只重生一次。毕竟影山在这里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亲妈如我是不会这么一路虐下去的(微笑

感觉用第一人称更能表现sho内心的想法,并不是我偷懒。

2017-06-27翔受润翔JS
评论-12 热度-42

评论(12)

热度(42)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