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重生(下)R18

-之前那篇流月的后续,前文戳我上篇戳我。 

-日常圈我秋 @夏半衣秋 阿秋你要的高速列车来了。

-开车五分钟,前戏两小时。

-------------------------------------------------------------------------

(七)忘川

时间飞快地流逝,大部分烈山部人已经迁往下界龙兵屿,城中的居民越来越少,整个流月城弥漫着一股死寂。而就在这山雨欲来之时,廉贞大人带来了贪狼祭司叛变的消息。

 

“今晨风琊只身前往寂静之间,妄图和心魔厉罂勾结,被属下打伤后现已逃往下界。敢问尊上,是否立即派人追捕。”

“此事我自有打算,你先下去吧。“

待廉贞大人离去后,“影山,都听到了吧。”

“是,主人。”我已知晓主人想让我做什么。

“…多年来,你几乎从未离开流月城。我问你,下界与流月城,你更想留在哪里?”

“属下只想追随主人。主人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

“……你说什么?看着我,再说一次。”

我抬起头,直视主人难掩激动的眼眸。

“主人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

主人笑了,即便是那么的细微,我也能感觉到。

 

这是他第一次没有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他的笑,只因为我的一番话。而此时,我是影山,不是樱井翔。

 

“此剑名叫忘川,好好用吧。但我希望,你这柄忘川,永远不会有指向我的那一天。我唯一不能容忍的,就是背叛——”

“请主人放心。”

哪怕你最爱的人离你而去,我也会守着你到最后一刻。

 

下界星罗岩,我找到了身受重伤的贪狼祭司风琊。

当年破军叛逃流月城,也是这幅样子么?

 

“喂,我问你,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么。”

突然很想知道他的想法。

“笑话,老子从来想做便做,有什么好愿的。”

“是么…忘了说了,你就要死了。”

没有心愿,那又为什么叛变。

“呵,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大祭司还是那么决绝。”

衰败的灵力带着将死之人的不甘向我袭来。

伸手,红色的光轮在身前凝聚,挡下这一击。

“舜华之冑?!这不可能…你——究竟是谁,摘下面具让老子看看!”

“再见了,贪狼大人。”

手指抹过剑身,灵力流转于忘川之上,刺穿了他的胸膛。

 

这一幕竟然有些熟悉,仿佛不是第一次发生。

是什么时候呢。

 

(八)计划

我回到流月城时,在后山的樱花树下找到了正在对饮的主人和七杀大人。我不便上前打扰,只是隐在暗处,静静地听着。

 

“尊上,从龙兵屿传来消息,一切安好,族人也已安定下来。”

“龙兵屿四季如春,天地广阔、花木繁盛,岂不强过这流月城百倍?”

“真有那么好的话…那儿的大祭司寝殿竣工多时,怎也不见你去看上一眼?”

“…看又何益。”主人喝下一口酒。

“此次迁徙,能顺利瞒住砺罂耳目实数不宜。现在留在城中的,只剩高中阶祭司,沧溟城主也已被送往下界。”

“好,我命你三日后带领所有剩余人等撤离流月城前往龙兵屿。”

“润!我不会走的——”七杀大人猛地站了起来。

“……届时百草谷与太华山会打破结界攻入城中,我要在寂静之间与他们和砺罂做个了断。”

“润——!”

主人不做理会,继续说道,“等一切安定,我要你以大祭司身份发布诏令,‘前任紫微祭司松本润多年来矫沧溟城主之命行事,恶行累累,更连累全族感染魔气。烈山部人如今迷途知返,求取各大门派原谅。’”

 

时至今日,主人终于说出了计划的最后一步。

他算计好了一切,谋划好了一切,为全族付出了一切,包括他自己。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是不可能会同意的——”

“大野智,你要抗命吗?”

“……属下不敢。”七杀大人单膝跪下,“润,你说的我能安排人去做好,但是让我留下来陪你。你我从小至交,我不可能抛下你独自面对这一切。”

主人摇摇头,扶他起来,“日后免不了与其他势力周旋,除了你,无人能胜任大祭司之位。以后烈山部就交给你了。”

“……是。”

 

送走了七杀大人,主人一甩袖,“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属下并非有意窥探,望主人恕罪。”

“无妨,三日后,你就同智一起撤离流月城。以后你就不再是烈山部的傀儡,想干什么都可以,无需一定前往龙兵屿。”

“主人——!!”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慌,“属下说过,主人在哪里,属下就在哪里。还请主人念在属下一片忠心,莫要离弃属下!”

“你可要想清楚……我给过你自由的机会。”

“属下甘愿陪伴主人左右,绝不会背弃主人。”

“上天也算待我不薄,到最后身边还有你在…”良久,主人看着远处屹立的神农神像,“既如此,我给你最后一个任务,族中典籍记载,巫山神女乃神农之女,她的墓中藏有神剑昭明,能斩断世间一切灵力联结,想必有助于克制心魔。”

“属下定会为主人寻得昭明。”

“神女墓危机四伏,若是寻不到也不必勉强,我要你平安回来。”

“是,主人。”

 

虽然答应了主人,但为了最终大战他能多一份助力,我一定要得到昭明。

这是第一次,我发现自身的意愿高过了他的命令。

 

(九)神女

巫山神女墓中,各种神之禁制层出不穷,我在其中艰难穿行。若非傀儡之身较常人更为灵活,只怕我早就死在禁制之中。等我到达主墓室时,灵力已然耗去了大半。然而无暇顾及身上的各种伤口,我的目光被穹顶上方的光华流转的神剑所吸引。

 

那一定就是昭明。

 

我一跃而起,在快要接近昭明之时,被一股强横的力量所阻挡,向地面坠去。

“吾乃巫山神女,何方宵小,竟敢妄图神剑昭明,受死吧。”

神女的身影出现在空旷的墓室之中。

强烈的危机感让我下意识张开了舜华之冑,挡下了那致命一击。但是身子还是被冲击力逼得后退了几步,跪倒在地。

“舜华之冑,没想到竟是故人之后。看在故人份上,吾不杀你,速速离去吧。”

“不得到昭明,我不会走。”

“狂妄!凡夫俗子何以和神力抗衡。”

我没说话,用忘川撑住地面,慢慢站了起来,剩余的灵力蓄势待发。

“嗯?没想到竟还是个傀儡,难怪不知退缩。你若恢复记忆,又待如何,就让吾看看吧。”

 

未等我做出反应,强大的神力包裹住了我,冲击着我的头部。仿佛封印被打开一般,那被深藏的回忆充斥着我的脑海。那个曾经模糊无比的身影终于清晰起来,清晰地让我战栗。

 

那是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堂堂紫微尊上竟学人偷袭。”

“本座是在教你无论何时都不可放松警惕。”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翔,从此往后,都不准后悔。”

“不悔。”

 

“如果将来有天你背弃我而去,你说——为师会不会亲手杀你。”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弟子会亲自动手。”

 

“师尊,我们身为神农后裔,怎能与心魔沆瀣一气,残害下界黎民,以换取一线渺茫希望!”

“今日换了你是大祭司,也会做和我同样选择。”

 

“时隔多年,你想对我说的,只有这些?”

“若非如此相见,我想说的,何止千言万语…”

 

那是…主人…和…我……

恨了那么久,不甘了那么久,原来破军竟是我。

先背叛后自尽,两度伤了主人的心的人,也是我。

所以这便是我付出的代价么?

陪伴了他百年,却是以一个影子的身份。

作茧自缚。

 

“如何?想起了过去的你,还要夺取昭明么。”神女收回了神力。

“当然要……他还等着昭明回去。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背弃他第二次。”

我将全身灵力凝聚在忘川之上,狠狠向昭明外的结界挥去。这一次,神女没有再阻止我。结界顺势而破,穹顶也因抵不住两股灵力相撞带来的冲击力开始崩塌。

我无暇顾及落石,抓住昭明,用仅剩的一丝灵力凝成了一只灵雀。

走吧,把昭明带给他。

 

看着昭明消失在墓室之中,我松了口气,身子靠着山壁慢慢坐下,嘴角溢出的血已无力擦去。

我是谁已经不重要,我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却又一次将他抛下。

对不起,终究没能陪你到最后。

 

我看着从穹顶坠落的巨石,慢慢地闭上了眼。

 

(十)影山

无边无际的空间里,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背对而立。

一个身着红色华服,温文尔雅。一个身穿黑色劲装,锋芒内敛。

“当初为什么要背叛他?”

“那时的我上窥天道,想要守护的人太多太多。有他,有烈山部,有黎民百姓。是我对不起他。”

“他痛苦了百年。”

“是,还好有你在…那你又为何在知道真相时还执意夺剑。”

“这百年来,我只注视着他一人,只听从他一人的声音。他的喜怒就是我的喜怒,他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破军有多爱他,影山只会爱的更多。”

“可惜一切都结束了。”

“还没有…他爱的是樱井翔,不是影山。你回去吧,答应我,这一次不要再离开他。”

黑色的身影渐渐消散,像是融入了那一片红色之中。

“我答应你。”

 

樱井翔醒来时,已经身处神女墓之外。身边的山壁上留有一行字,“心性如此坚定,吾便救你一回又何妨。”

 

一百年前,心系黎民的樱井翔死在了捐毒。

一百年后,心系主人的影山死在了神女墓。

如今重获新生的,是继承影山意志的樱井翔。

 

影山什么都没留下,唯独一卷帛书。那里面记载了这百年来,他与主人的点点滴滴。

你放心,我一定会陪他到最后。

曾经破军祭司不顾一切要逃开的牢笼,现在自己却毅然决然地要回去。

走吧,他还在等着我们。

 

(十一)再相见

松本润站在神殿的顶端,俯瞰着被黑夜笼罩着的流月城。稀稀落落的雪花飘荡在空中,漫漫冬日终于来了。他轻轻抚摸着手中的昭明剑,眼神带着悲哀的死寂。

剑来了,但是人却没有再出现。那个发誓要和自己不离不弃的傀儡,终究没能回来。到头来,自己依旧孤身一人。不过也好,修仙门派已在城外集结,明日便是一切的终结。

百年来的爱与恨,都将尘归尘,土归土。

 

只是为何心那么痛,痛到让人窒息。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身,是谁抗命还留在城中?

松本润转过头,却再也移不开目光。来人穿着破军常服,与自己印象里一般的气度风华。

 

“师尊,弟子回来了。”

 

这句话自己想了百年,盼了百年,真正听到时却让人忍不住退缩。

他举起略微颤抖的手,抚摸上了那张脸,手指传来的触感无一传递着这不是幻觉。

“翔……”

“是,我是翔。但我也是影山,主人。”后退半步,单膝跪地行礼。

 

再去探究他怎么恢复记忆的? 这些对松本润来说都不重要了。

只要他回来就好。

 

松本润一把拥住樱井翔,手臂死死地圈住眼前之人,似是要把他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再也不分开。

“对不起,害你孤苦百年。”

“不要说了,都过去了。”

 

低头,像是安抚般吻住了他的唇,轻轻地碾磨吮/吸。雪花飘落,刺骨的寒风也挡不住身上越来越浓的渴求。松本润抓住了樱井翔的腰带,刚要用力,却被他制止。

“师尊,我们先下去好不好。弟子实在不喜欢太高的地方…”

大祭司笑了。

原来有些东西,无论经历多少风霜,都未曾改变。

 

上车打卡,车速过快,请系好安全带。


(十二)终章

黑夜终将结束,看着天边泛着的鱼肚白,松本润叹了口气,看了看身边熟睡之人,小心翼翼地起身。

上天终是垂怜他松本润,在结束前给了自己一场最美的梦。

既然已经恢复了记忆,自己又如何能让他一同赴死。他本该是世上最伟大的偃师,却被自己禁锢了百年沾满了血腥。

对不起,翔。

对不起,影山。

以后请自由地飞翔。

 

低下头,在他的脸上轻轻留下虔诚的一吻。随即张开结界,将人笼罩其中。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松本润毅然踏上了属于自己的归途。

 

等樱井翔醒来,发现自己被锁在结界之中,瞬间明白了发生了何事。

“松本润!你混蛋——”

本以为他会明白,自己不顾一切回来,是做好了赴死的决心。没想到临到最终,自己却被抛在身后。

这是你给我的惩罚么?百年的离弃都抵不过死生的分别。

我才不要……不要你这施舍给我的生命。你这爱,我要不起。

 

右手一张一握,忘川出现在手中。傀儡影山或许破不开你的结界,但破军樱井翔一定可以。全身灵力流转,举起忘川,狠狠刺向地面,寝殿内的偃甲物什受到灵力流的波动纷纷自爆,内外相冲,结界应声而破。

 

随手擦掉涌出的血迹,远处的寂静之间涌动着强烈的灵力碰撞。

松本润,我说过要陪你到最后,你休想离开。

等我。

 

神农历1155年,心魔卒,矩木崩塌。

流月城坠于北疆之上。

 

END

 

静水湖

 

“翔!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在屋内乱放你的偃甲,都没地方走路了。”

“我以前就是这么放的啊…也没见得有很乱。”樱井翔小声辩解道。

“那时候有离珠给你收拾,现在只有我亲自动手了。”松本润放出了狠话,“你若再这样,我就把它们全毁了。”

“前流月城大祭司紫微尊上松本润!我好不容把你救出来你就这么报答我?!”

“那你要本座怎么报答你?像昨晚一样么?我的破军大人——”

“你!别闹——”

 

THE END

 

-------------------------------------------------------------------------

写在最后:

最初开这篇文,是因为答应我秋把车开出来,原来打算写个番外完事儿的,但是一提笔就停不下来。2000+的车我硬是写了8000字的故事来铺垫它orz。。。

这个系列至此就全部结束了,重生是我所有文里面写的最用心也是最想写好的,但可能是题材的关系,反响却不是特别好。所以在这里真心感谢每一位愿意看到这里的gn。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文章的第一人称其实是影山的日记,这么看来利达才是幕后大手啊(误

鸡血的六月就这么过去了,得去好好休整下我那被爆地差不多了的肝。

2017-06-29翔受润翔JS
评论-14 热度-55

评论(14)

热度(55)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