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xgg相关cp不分左右基本都吃
欢迎勾搭~

【JS】不开心的松本润

@夏半衣秋 惊喜吗!我也没想到居然还有番外...

-糖!撒糖!全是糖!和正文完全不一样画风的傻白甜小段子_(:з」∠)_

-最后有竹马出没,我终于在这个系列里凑齐了五人组

-前文流月和重生戳我头像

-----------------------------------------------------------------------

(一)喝药不要耍流氓

 

流月城一役过去已经月余。

那日,樱井翔带着重伤的松本润在矩木崩塌前逃离了流月城,前往自己百年前在下界的故居静水湖。从此世上再无紫微尊上与破军祭司。

 

松本润所受伤极重整日昏迷,加之流月城多年极寒留下的病根,仅凭樱井翔在下界游历时所学医术独木难支,无奈只得求助于远在龙兵屿的大野智。得知好友死里逃生,现流月城大祭司火速赶来了静水湖为松本润医治。好在伤势不致命,在留下一堆药方并嘱咐一定要按时吃药后,事务繁忙的大野智就先行离开了。

 

樱井翔每天窝在厨房折腾那些药材,在炸了好几个药罐后,终于熬成了一锅黑乎乎的汤药。彼时松本润依旧没有清醒,看着那紧闭的双唇,他终于想起了智在离开前意味深长的笑容。

“喝不下药就自己想办法。”

办法的话…好像只能强行灌进去了?

樱井翔低头喝了一口药,一股奇怪的焦味直冲耳鼻。一定是智的药方有问题,反正他是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锅。

含着药低下头,触碰到那温热的唇,正要把药汁渡过去时,就感觉腰上突然被紧紧抱住,惊得他把药全部咽了下去。

“咳咳——师尊!你何时醒的?”

“在你亲我的时候。”

“那赶紧趁热把药喝了。”

嫌弃地看着边上那碗药,松本润皱眉,“本座有病,症状轻微。”言下之意就是不想喝。

“可智说你寒气侵体要好好调理。”

“那你喂我,我喝不动。”

“……”樱井翔看了看依旧被搂住的腰,用眼神表达着浓浓的不信。

但是松本润就是一副我就是没力气你打我啊的表情。

当然了樱井翔还是舍不得打自家师尊的,叹了口气,又喝了一口药凑了过去。

唇舌交缠间,一碗药终于是喂了下去。松本润这才满足地舔舔嘴角,放开了那个脸上泛红的爱徒,看着他拿着药碗匆匆离去,似是害羞了。

看来这招以后可以多用几次。

 

第二天,故技重施的松本润再次提出要喂药。

没想到樱井翔点点头,“师尊先好好把药喝了,然后我就亲你一下。”

松本润是没道理拒绝这种好事的,果断拿起药一饮而尽。

然而刚入口就发现了不对,爱徒你是在里面放了多少斤黄连?

好不容易把药喝完,樱井翔居然留下一句“弟子就不打扰师尊休息了”就潇洒离去。

松本润在原地恨得咬咬牙,看得见吃不着也就算了,自己竟然还被套路了。

 

松本润很不开心。

 

 

(二)到底谁是师尊

 

等到松本润身体渐渐恢复了,两人也时不时离开静水湖游历中原。只是烈山部世代被困北疆上空,多年来仅仅能通过族中典籍来寥寥得知下界之事。虽不至于什么都不懂,但比起在下界游历多年樱井翔来,松本润还是不够看的。

 

比如昨日,他们在广州,松本润指着桌上的菜肴,“翔,这包子比你手艺都差,陷都出来了。”

结果被旁边的小二听见了,“哪里来的乡巴佬,连烧麦都没见过么。”

中了一箭的樱井翔决定不说话。

 

又比如前日,两人路过一个正在表演胸口碎大石的杂耍团,台上之人被巨石压得满脸通红像是极度难受。典籍上说下界盛行多做善事,虽然自诩不是好人,但松本润还是决定帮他一把,于是施法把巨石移走了。结果没了看点的群众纷纷散去,表演的壮汉一跃而起,“哪个二货打扰老子卖艺?!”

松本润有点疑惑,和书上说的不一样啊。

 

再比如大前日,樱井翔看中了一盒香料,对金钱毫无概念的松本润随手扔了一锭银子,在摊主“大爷慢走”的谄媚声中拉着他就走。

书上说这样比较招爱人喜欢。

来不及说什么的樱井翔没有遗漏摊主的那句,“发财了!那个傻缺居然给了我十两。”

师尊,其实那盒香料只要五钱银子。

 

被人喊了乡巴佬,二货,傻缺的前流月城大祭司表示下界庶民的用语真是神奇。

“爱徒,那些词究竟何意?”

“师尊,他们是在夸你呢。”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樱井翔觉得看着曾经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师尊吃瘪真的是太开心了。

 

等到看戏看够了,樱井翔也就收起玩闹之心,两人十指相扣漫步街头,顺便讲解风土人情。

“这里是龙星商会,据说是一群龙人开的,不过谁也没见过。”

“那里是博物学会,专门钻研各种奇珍异事。”

“这个…嗯…花满楼…我们快走吧…”

 

松本润感慨着烈山部能摆脱流月城的宿命来到下界生活真是神农庇佑之余,内心还是觉得自己像个孩童一样被拉着东走西逛真是有失体统。

到底我们谁才是师尊啊!

 

松本润有点不开心。

 

(三)侠义榜之争(上)

 

这天一早,小日子过得好好的两人难得吵架了。起因是松本润威胁樱井翔如果再不好好收拾乱放的偃甲就把他们都烧了。被折腾了一夜腰酸背痛的樱井翔火气噌地一下就上头了。

昨天让你停还不停,现在还来要挟我。

越想越气,决定离家出走。

等到松本润想喊他吃饭时,发现了桌上的字条,“我出走了别来找我。”

孽徒胆子大了啊!我还就真不找了。

 

两天后,等到松本润第一百零一次把目光从门口收回时,内心的焦急已经无法形容。

到现在还不回来,这次好像真的生气了。

意识到自己玩脱了的松本润叹了口气,能怎么办,想办法找到哄回来呗。

 

长安。

 

松本润把各大酒楼找遍了都没有发现樱井翔的身影,正烦躁时听被两个食客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诶,你可知道侠义榜?”

“知道,不就是可以在上面接任务还有排名的榜单么。排第一的那可是大名鼎鼎的逸尘子,坊间还有写他风流轶事的小册子,我妹妹可喜欢看了。”

“对对对,你可知这几日有个人排名涨得飞快,据说人也是长得英俊潇洒,隐隐有取代逸尘子之势啊。”

“真有那么厉害?叫什么呢?”

“叫‘我的师尊——’什么的,唉记不清了,总之挺拗口的名。”

听到这里的松本润心念一动,不会那么巧吧…

 

侠义榜前。

松本润看着那一堆稀奇古怪的名字,什么孩子他妈不给零花啊,一夜七次离雨风啊,再一次感慨下界庶民的造词真是有趣。终于,他在五十几名的地方发现了想要找的名字。

我的师尊是坏蛋。

嘴角抽了抽,翔你要不要这样。我错了还不行么。

于是一向是行动派的他决定用最霸气的方法来道歉。

没人发现一百名开外多了一个名字。

爱徒我错了。

 

(四)侠义榜之争(下)

 

松本润这辈子大概除了拯救烈山部和与爱徒谈恋爱这两件事之外,就没那么认真的干过什么。此时的‘爱徒我错了’正在以一种傲视凡人的速度在榜上刷着自己的排名,而‘我的师尊是坏蛋’也在不甘示弱地向风流侠少逸尘子逼近着。很快,围观群众就发现了这对一看就是在秀恩爱的名字,各大赌坊纷纷开盘下注,赌谁会成功超越逸尘子以及师尊能否取得原谅。

当惯了老大的松本润心想,我只有两个目的。

一是向爱徒道歉,二是成为那破榜单的第一。

抛开大祭司身份,他其实也蛮幼稚的。

 

三日过去了,‘爱徒我错了’成功追上了‘我的师尊是坏蛋’,两人的排名开始交替上升,离第一的逸尘子越来越近,竞争到了白热化的阶段。终于,两人不约而同地接了最后一个任务,谁能完成就会成为新的侠义榜首位。

 

其实樱井翔那天离家出走后,也没见松本润来找他,便赌气般开始刷侠义榜泄愤。但看到自家师尊的名字和行为后,火气也早就消了。不过见面了,还是有必要黑着张脸装一下的。

“爱徒,为师错了。以后再也不这么说了,跟我回去吧…”松本润凑了上来。

“……”扭头不理他。

“我回去给你做荞麦面!”

“……要吃两碗。”

“想吃多少给你做多少。乖,不生气了啊。”

“……嗯。”

松本润松了口气,第一个目的达成。

“那这只怪就归为师了。”

樱井翔觉得自己的青筋都蹦出来了,就不该原谅他!

眼看着松本润离妖物只有一步之遥,身后传来了樱井翔的一声“啊——”

回头,看见原本好好地人竟如断线风筝一般慢慢倒地。

“翔!”急忙飞身掠去,没想到抱住的竟是幻形。

忘川灵力流动,一剑结束了妖物的性命。

“师尊,你想太多了。”收剑,笑颜灿烂。

樱井翔!你居然又套路我!

松本润发誓,今晚要做得让他求饶为止。

 

当晚,几天下来累的不行的樱井翔倒头就睡,让已经忍了好几天的松本润无语看苍天。

所以自己忙活了这么多天第一没得到也就算了,人居然也吃不到?!

 

松本润相当不开心。

 

(五)徒孙?情敌?

 

百年前,樱井翔离开流月城游历下界时,以偃师的身份传播着偃术,造福了一方百姓,而后百年却是销声匿迹。如今,偃师樱井翔重出江湖,时不时与其他同道相互探讨,乐得自在。这天,两人在朗德寨偶遇了一个十分有趣的年轻人,自称是樱井翔的第一崇拜者。此人名叫相叶雅纪,是长安首富相叶府的长子。这位衣食无忧的小少爷自小就喜欢偃术,据说被偃甲炸掉的屋子也是数不胜数。

 

樱井翔看着他确实在偃术一道上天赋出众,加上眉眼清秀目光坚定,便动了收徒的心思,想把自己一身本领皆传给他。

松本润心想,爱徒大概是在自小炸院落这点上找到了共鸣,倒也没有拒绝。

于是两人带着兴奋不已的相叶回了静水湖,行了拜师礼后相叶就正式成为了樱井翔的弟子,松本润的徒孙。

 

一个月后,松本润发现自己就不该答应翔收徒。

 

原本整个静水湖只有一个厨房杀手,现在有了两个。倒也不是说相叶做的东西难吃,而是他总喜欢发明一些稀奇古怪的菜式。

比如有天,相叶泡了一壶茶给松本润,说“太师父这是我自创的‘相叶茶’请你品鉴一下。”

松本润喝了一口,表示徒孙你泡的黄连很不错。

 

再者,这个相叶还养了一只幼年鲲鹏。松本润饶有兴趣问它叫什么,相叶说叫‘馋鸡’。

“禅机啊…好名字。”松本润点点头。

后来发现这只小鲲鹏特别喜欢樱井翔,而且也特别能吃。大概就是吃货间的心心相惜了。

松本润某天听见爱徒对着鲲鹏说话,“你看你那么能吃,又长得像只鸡,雅纪叫你馋鸡一点都没错。”

居然是馋鸡不是禅机?

松本润觉得自己真的不能理解下界庶民的造词。

 

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自从相叶住进了静水湖,樱井翔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教导他上面,直接导致两人已经很久没有温存独处了。松本润曾翻看了樱井翔密密麻麻的日程表,白天全被相叶占了,晚上终于有了一丝空闲,但是上面的写法让松本润嘴角抽了抽。

晚上陪馋鸡玩,再陪师尊。

我已经惨到连一只鸡都比不上了吗?

 

而且相叶一般不称呼樱井翔为师尊,而是喜欢叫他“翔酱”,据说这个是东瀛传过来的以示亲近的叫法。

“翔酱!这个我不太懂诶!晚上能不能教我一下啊?”

“翔酱!偃甲暴走了啊啊,快救我!”

 

这哪是收了一个徒孙,分明是一个情敌啊!!

 

松本润非常不开心。

 

(六)消灭情敌的最好方式

 

松本润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自己的爱徒要和他的爱徒跑路了也说不定。

 

冥思苦想了几天,终于想到了一个在他看来一劳永逸的办法。

那就是给自己的情敌找一个情人。

嗯,没毛病。

 

行动派大师松本润再次出动,在江陵找到了一个正在数银票的年轻人。那人虽然瘦小,但他面对威压毫不动摇,眼神还带着一丝嘲讽,松本润觉得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就是你了少年。

“你要不要做我的徒孙?”

“…有什么好处么。”二宫和也抬了抬眼皮。

“教你点石成金术,顺便再送你一个穷得只有钱的人。”

“成交!跟你混了。”这两个让条件二宫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至于你说为什么要收成徒孙?

笑话,他松本润这辈子只有一个徒弟。

 

静水湖中,自来熟的相叶雅纪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师弟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师弟!你最喜欢什么啊?”

“我最喜欢钱。”

“那正好啊,我钱多到用不完,分你一点啊。”

二宫和也发现原来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真的有啊。

太师父真够意思。

 

半年后,高度领会太师父想法的二宫和也成功地把师兄相叶雅纪拐上了床,人财皆得,成了人生赢家。松本润也长吁一口气,这下总算不会有情敌的困扰了!

 

这日一大早,樱井翔到处找不到相叶,昨天好像是他说有问题请教自己诶。

“不用找了,他和小和去南疆了。”

“去那么大老远做什么的?”

当然是我让小和把人带的越远越好了,松本润再次佩服自己当初的远见,这么机智的徒孙真是打着灯笼难找。

“不管他们了。”一把把樱井翔抱起就往房里走,“爱徒,我们来做点晨间运动吧。”

“师尊!现在可是白天!你快放我下来——”

“不放,这辈子都不会放了。”

房门掩去一片春光,岁月静好大抵就是如此。

 

松本润终于开心了。

----------------------------------------------------------------------

这下真的没了。

REAL END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