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九宸 01

- 因为@鱼丸挂件 想看"不同门派的老大相爱相杀", 所以有了这篇画风奇特的文。

-杀人的断剑楼老大(J)x 救人的风皇祠老大(S)

-古风?武侠?

-本文的一些名词来源古剑奇谭OL

-------------------------------------------------------------------------

(引)

百年前,圣祖登基时以玄铁铸九宸令,秘密创立天机九宸,命其隐于江湖,暗中保卫京畿安全。持九宸令者为九宸令主,号令整个天机九宸。九宸令主代代相传,真正掌权人始终不为人知。经过百年传承,天机九宸的势力已遍布江湖,成为当今武林上最有权势的组织。

 

圣元二十三年,皇帝无道,朝廷腐败,百姓苦不堪言。此时江湖突然传出九宸令被盗的消息。世人皆知,九宸令一失,令主便被架空了权利。这意味着谁能取得九宸令,谁就能掌控天机九宸。各方人马开始蠢蠢欲动…

 

(一)

 

江都外的官道上,一队人马飞驰而过。

远处的榕树下,躺着一个身着玄色劲装的年轻人,脸被树荫的阴影遮盖,看不清样子。双臂环绕在胸前,抱着一柄古朴的宝刀。刀身周围泛着淡淡的寒气,正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名刀寒霜。寒霜由千年寒铁铸成,寻常人未近三尺便会感到冰寒刺骨。而此人年纪轻轻竟能驾驭得了寒气,可见功力深厚,让人不由去猜想他的来历。

在他身边靠树而立着一位年轻男子,个头消瘦,且哈欠连天,一副懒散的样子。但身上挎着的一把强弓和双目时不时闪现的精光显示着他亦是一名深藏不露的高手。

 

飞奔而来的人马在不远处停下,为首的人下马上前行礼。

“二当家,属下已于前方寻风渡找到叛徒景杀的行踪。”

二宫和也闻言转过身,点头示意他退下。

踢了踢躺在地上的人,“润,接下来怎么做?”

“藏锋,你与其他人原地待命。和也,你跟我走一趟。”

松本润站起身,眼中划过一丝狠戾。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敢派人潜伏在我的地盘。

“是,属下领命。”

 

寻风渡。

 

一男子沿河滩而坐,左肩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即使做了简单处理,血迹亦不停渗出,浸透了衣襟。但此时他无暇顾忌身上的伤,吹了声口哨召来一只飞鹰,从怀里拿出一个上锁的小木盒挂在飞鹰足上。好不容易潜入密室,虽不知木盒中是何物,但想来是重要物件,要赶紧送回天机九宸才是。

看着飞鹰展翅离去,男子艰难站了起来。但随即听见弓箭破空的声音,翻身想要避开时才发现目标并非自己。半空中飞鹰一声长啸,跌落下来,被二宫和也一把抓住。看了眼未被打开的盒子,二宫和也和松本润对视一眼,暗自松了一口气。

“楼主,二当家,两位来得倒快。”

“能从密室机关中全身而退,身手倒是不错。但是,敢偷到我们头上来,未免太自信了点。”二宫和也拉开了弓弦,对准了男子。

松本润上前两步,拿出了寒霜。

“景杀,你入门派已有两年。看在这个份上,说出谁派你来的,我会给你一个痛快。”

“楼主就这么肯定我会坐以待毙?”景杀的手握住了剑柄。

“哼,不知死活。”

 

景杀身形一晃,拔剑出鞘向眼前之人袭去。面对迎面而来的凌厉剑气,松本润未作闪避,左手一抬,寒霜隔着刀鞘挡住了这一击。内力相撞,景杀硬生生被逼退两步,嘴角溢出了鲜血。且不说他本就不是松本润对手,身上又有着伤,没过几招便被一掌击中胸口倒地。

“若是没受伤,你这身手也是个人才。”松本润冷冷一笑,“只可惜,跟错了主子。”

一摆手,二宫和也的箭随即射出。

 

带着内劲的箭破空而去,眼看就要射中,斜里飞出来三颗飞蝗石,弓箭受力偏向一边,擦着景杀的耳边射中了地面。。

“什么人?!”一击不中的二宫和也未曾犹豫紧接着射出了第二箭。

而这一箭却被人生生挡了下来。

松本润面前多了一位素衣男子,笑容温和,眼神平静。

“二位,可否饶他一命。”收起了手中的扇子,微微一揖。

拦住要上前的二宫,松本润勾起了嘴角。

“阁下好大的口气,那便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二)

 

松本润内劲醇厚,加之寒霜天生的极寒之气,寻常兵刃即使隔着刀鞘也难挡他的一击。但未想到眼前这个云淡风轻的男子手中的扇子一抬便招架住了寒霜的攻势。虽然只用了不到五成功力,但能如此轻易挡住寒霜且毫发无伤说明此人内力不低于自己。

 

年少成名的松本润,随着功力的增长,江湖上能与之匹敌的人越来越少。平日里门派中也只有二宫和也能和他过招不落下风。但二宫毕竟善使弓箭,讲究伤人于千里之外。松本润的刀法大开大合,喜近战搏杀,是以跟二宫过招总不能尽兴。此时难得有个旗鼓相当的对手,体内的战意被激发。

就让我看看你配不配让寒霜出鞘。

 

寒霜被被左手置于胸前,右手拔刀出鞘。凌厉的寒气随即扩散开来,原本就已经奄奄一息的景杀身上更是漫上了一层白霜。

“寒霜…”

男子微一皱眉,闪身到景杀身边一掌拍去,柔和且强大的内劲逼退了寒霜带来的寒气。但不等他松一口气,眼角余光瞥见刀身反射出寒光,飞快地后退,堪堪避过了这一击。寒霜划过,带走了他鬓角的几缕发丝。

“背后偷袭,可非大丈夫所为。”

“是阁下自己分心了。”

话音未落,松本润的身影再次向前掠去,寒霜在空中划过一丝刀光,狠狠斩向了男子。这一次他没再躲闪,手中扇子展开,迎向了寒霜。两股澎湃的内劲以碰撞的兵刃为中心向四周散去,观战的二宫和也不得不被逼退半步。看似脆弱的扇面面对寒霜竟然不落下风,如果是寻常纸扇只怕早已四分五裂。

“难道是…”

看着在飞快过招的两人,二宫和也隐隐有了个猜测。

没等他出声制止,男子竟先是一步收招。松本润没料到他有如此举动,想要撤招已是晚了,一掌打在了他的肩头。

男子略微后退半步,站稳了身形。

“寒霜不愧为神兵,在下自愧不如。”

“素衣玄铁扇,想必阁下就是风皇祠的樱井掌门了。”

被识破身份的樱井翔也不在意,只是一笑,“那么两位就一定是断剑楼楼主松本润和二当家二宫和也了。”

 

断剑楼十年前不过是个小门派,老掌门过世时将楼主之位传与大弟子松本润而非亲子二宫和也,在当时也一度引起风波。岂知两位当家亲如兄弟,断剑楼更是在他们率领下异军突起,成为当今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与其说是个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杀手组织,断剑楼更像一个游离于黑白两道间亦正亦邪的制衡者。而风皇祠则是江湖中地位特殊的一个存在,汇集了天下医术之高明者。风皇祠收徒一律不看武功内力而是看于医术一道上是否有天分,其弟子追求的是悬壶济世而非天下第一。现任掌门樱井翔医术高绝,慈悲心肠,深受世人的尊重。

 

“久闻樱井掌门大名,今日见面果然名不虚传。只是景杀是我断剑楼的叛徒,自要按我们规矩来。”

“我本无意干涉贵派行事,但他被寒霜寒气所伤,功力已散,与废人无异。松本楼主何不高抬贵手,饶他一命。”看了眼奄奄一息的景杀,叹了口气。

“阁下这么想要保住他这条命,难道有什么企图?”松本润紧紧盯着那双清澈幽深的眼睛,想要从中找到一丝波动,语气也带上了几分试探。

“松本楼主言重了,在下不过觉得人活一世不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一如既往地无欲无求,无波无澜。

“樱井掌门果如传闻一般慈悲心肠。”沉吟片刻,松本润笑了笑,“那我便卖你这个人情。人,我不杀了。”

“既如此,在下替他谢过松本楼主不杀之恩。他日有缘再见,告辞。”

“不送。”

 

“风皇祠…樱井翔…”看着那个素衣之人远去的身影,松本润摸了摸下巴,“我不喜欢他。”

“因为你是杀人的,而他是救人的。”二宫和也指了指已经昏迷的景杀,“就这么放过他了?”

“我既已答应那便说到做到。走吧,还有很多事要做。”

“这江湖,又要变天了…”

 

(三)

 

上怀青野,断剑楼。

 

松本润躺在屋顶上,手边还放着一个酒壶。对月小酌,一派潇洒。

看着天边的明月,不知怎么得让他想起了白天那个一身素白的男人。少杀一个人对他来说没什么,但对樱井翔的出现还是有些在意。身为一派掌门会武功不稀奇,但世人只知风皇祠掌门医术高超,却未知他的武功不弱医术。

是低调还是刻意隐瞒?

仰头灌下了一口酒。

这个江湖上我看不透的人不多。樱井翔,你算一个。

 

“润,快下来,王爷来了。”二宫和也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松本润连忙坐起,一跃而落。

“他怎么突然来了。”

“怕是对景杀之事收到了风声,要小心应对。”

 

密室中。

“见过王爷。”两人躬身行礼。

“润,和也。本王说过我们之间不用这些虚礼。”一华服男子转过身来,赫然是当朝的九王爷。

九王爷是当今圣上的幺弟,排行第九。其人智勇双全,又礼贤下士,是相当有势力的一方诸侯。早年遭人追杀,被松本润和二宫和也所救,相交之下成了好兄弟。断剑楼这几年能飞快发展,背后少不了九王府的助力。

“不知王爷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落座后,松本润开口道。

“本王许久未见两位了,甚是挂念。”九王爷喝了口茶,“另外,本王听说断剑楼出了叛徒,不知可有解决?”

“叛徒景杀曾于密室盗走了我们相通的书信,但已被我们夺回,且九子连环锁未被打开。景杀虽潜伏多年,但仅仅是外围弟子,应该并不知晓我们之事。”二宫缓缓道来。

“那就好,大事将近,凡事都要小心为上。”九王爷松了口气,“那他人呢?”

“被我的寒霜所伤,武功尽废。本想给他个痛快,但被风皇祠掌门樱井翔救下。”

“风皇祠…”

“是,风皇祠一向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且其地位特殊,我便送他个人情,日后或许能成为王爷助力。”

“风皇祠一向不喜参与江湖之事,此等人才能为我所用最好,如若不能,怕是将来也是个难缠的对手。”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

“我明白…”松本润点点头。

“另外,九宸令已经出世。劳烦二位务必为我寻得九宸令,如能掌握天机九宸,于我大事必是如虎添翼。”

“请王爷放心,我等一定尽力。”

 

长安,天机九宸。

 

一男子坐在书案前,银质面具遮住了他大半容颜。手指慢慢敲着桌面,眼神凌厉,仿佛在思量着什么。

“启禀令主,我们的人在江都城郊发现了景杀。”一人匆匆进来行礼。

“还活着?”

“是,但极寒之气侵体,伤势极重。”

“极寒之气…寒霜…有意思,想来松本润也不会如此轻易放过一个叛徒。”

“依属下所见,景杀是被人所救。身上有风皇祠的特有的内劲残留。”

“呵,风皇祠…”面具遮盖住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景杀可有查到什么?”

“他曾与密室中得到一个木盒,但未能打开便被夺回。”

“那就是尚无证据证明断剑楼与九王爷有关了。”

“属下无能。”来人忙跪下,“现在景杀身份暴露,断剑楼必是加强了警惕。不知下一步——”

“能接近断剑楼的,可不是只有景杀一人啊。”男子的口气带上了几分玩味,“此事你不必再管,九宸令之事办妥了?”

“是,消息已传遍江湖。”

“小心行事,不要让圣上失望。”

“属下遵命。”

 

断剑楼,就让我看看你是否真有谋逆之心。

 

TBC

 

-----------------------------------------------------------------

一点废话: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大家随意看看就好......

讲道理,画风这么奇怪的设定和文笔,真的会有人想看后续嘛_(:3」∠)_

评论-11 热度-31

评论(11)

热度(31)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