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xgg相关cp不分左右基本都吃
欢迎勾搭~

【JS】九宸 02

@鱼丸挂件 说我要是弃坑她就打死我,于是我更文了...小命要紧...

-依旧古风版俩老大之间的相爱相杀

-这几天我真是高产似XX(望天

-感谢愿意看后续的你,比心

------------------------------------------------------------------

(四)

 

江陵,酒楼。

 

“和也,虽然这一带传出了九宸令的消息,但却不知何处下手。”

松本润拿着一个酒杯,端详着楼下人来人往的百姓。

“我让藏锋去打听了,先等等吧。”二宫和也喝了口酒,“我倒觉得这次九宸令的出现过于蹊跷。天机九宸能发展到如今的势力,断不会如此不小心。哪怕真是失了九宸令,想来也不会让消息传得满城风雨。”

“你是说,此事是有人故意为之了?”

“我不确定,只是有这个怀疑罢了。”二宫和也摇摇头,“你觉得我们都能想到,王爷他知不知道此中关系?”

“王爷心机深沉,必是知道。”

“那你还是想帮他。”

“帮,我们能有今天的势力,也是仰仗他。他虽疑心重,但会是个好的皇帝。”

“润——”二宫和也恨不得捂住他的嘴,“这种话能在外面随便说么。”

“无妨,普通人又怎么听得到我们这番谈话。”松本润不以为然。

“那你看看那是谁。”二宫和也示意了下楼梯口。

 

一个素白的身影正慢慢走上来,看了眼四周,径直向松本润那桌走去。

“两位,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樱井翔微笑道。

“樱井掌门,三番两次‘偶遇’,我们可真是有缘。”松本润刻意加重了那两个字。

“此番缘分确实不易。”点点头,仿佛没听懂他话中的暗示般。

“不知樱井掌门何以来此?”二宫和也狠狠踩了一下不爽的松本,问道。

“二当家贵人多忘事。我风皇祠本就在江陵,来这酒楼吃饭有何不妥?”樱井翔坐下,“倒是二位,来江陵怕是不止吃个饭那么简单吧。”

“江陵好风光,我兄弟二人也是神往已久。”

“既是如此,两位何不移步风皇祠,让我也尽一下地主之谊。”

“去风皇祠十之八九是为求医,我们无病无灾的还是免了吧。”松本润终于开口。

你来我往,互相试探。

“可惜,那这顿便由我做东吧。”樱井翔难掩遗憾,叫来了小二,报出了一连串江陵名菜。

随着菜一道道上来,松本润看着那双原本云淡风轻的眼眸中的神采越来越深,竟觉得有些好玩。

这人,好像也是有可爱之处。

“没想到樱井兄对美食如此有研究。”不由自主改变了称呼。

“让松本兄见笑了。风皇祠在此多年,我难免对吃食比较了解。”

气氛不再像开始时那般剑拔弩张,渐渐缓和。

觥筹交错,谈笑风生。

 

(五)

 

酒过三巡,藏锋匆匆赶到,看见有陌生人在欲言又止,在一旁站定。

“其实两位无需如此谨慎,此时会来江陵的江湖人,多半是为了此物。”樱井翔用手沾了点酒,在桌上写下了一个九字。

松本润与二宫和也对视一眼,无声地交流着。

“樱井兄看得如此通透,难不成也是对九宸令有意?”

“风皇祠一向不谙江湖事,我不过一介大夫,又怎么会去觊觎此等武林圣物。”樱井翔摇摇头,“不过我倒是想奉劝二位一句,九宸令飘渺无踪,真假难辨,何必趟这浑水。”

“这就不劳樱井兄操心了。”

“断剑楼势力庞大,松本兄与二宫兄更是年少成名,要这九宸令何用。”语气似是感慨又似带着几分试探。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这江湖上生存,自不是所有人都如风皇祠一般济世救人。”松本润玩着手中的酒杯,“樱井兄今天来不会是来阻止我们的吧。”

“松本兄倒是直接,我今日来不过与两位叙个旧。”樱井翔微微一笑,“上次松本兄曾送我个人情,那我也不妨告诉二位,现在江陵中大大小小的门派不下一百,可要小心了。”

“多谢樱井兄好意了。”

正准备起身离去,发现被樱井翔拦住,“慢——我想与两位一同前去。”

“樱井兄仿佛说过对九宸令无意。”松本润淡淡道。

“但此番争斗只怕死伤无数,风皇祠不可能袖手旁观。我若单独前往,只怕也没人会信我的本意。”

“我若不答应呢?”

“上次我可是白白挨了松本兄一掌呢。”

想到之前那次交手时的突然撤招,果然是有意为之么。

这种未知数,与其放任他在外面,不如放在身边看看他究竟有何目的。

“那一掌是我不对。既如此,樱井兄便一起来吧。”

不顾二宫和也眼神的反对,松本润点点头。

 

一行人出了酒楼,樱井翔被匆匆赶来的风皇祠弟子耽搁了也许时间,松本润二人就在一边稍作等待。

“润,你的想法我明白,但风皇祠身份未明,此举有点冒险。”

“江陵既是他的地界,有他在身边行事比较方便。他若真另有目的,彼此也是互相利用罢了。”

“你倒想得开,如果真是这样,只怕照王爷的意思是要你除掉他了。”

“没错,可惜了他那身医术了。”

樱井翔处理完琐事后,翻身上马来到两人身边。

“樱井兄,接下来?”

“松本兄的得力属下不已经探听到了吗?”樱井翔指了指了藏锋。

二宫和也朝藏锋点点头,他这才说道,“属下打听到,离江陵三十里的乐林县首富近日号称得到了一件至宝,是否真为九宸令还不得而知。”

“是不是,去看过才知道。”松本润一拉缰绳,向前走去。

樱井翔嘴角划过了一丝意义不明的微笑,也跟了上去。虽然转瞬即逝,但依旧被时刻关注他的二宫捕捉到。

你要是敢伤害润,我不会放过你的。

握着缰绳的手慢慢收紧。

 

(六)

 

樱井翔和松本润两人骑着马走在前头,二宫和也带着断剑楼弟子远远跟在后面。

风皇祠在此多年,又是悬壶济世的门派,深受当地人爱戴。樱井翔走在大街上,两边百姓纷纷与他打招呼,更有不少年轻女子朝他挥舞绣帕,暗送秋波。

“樱井掌门,上次我儿的病情真是多谢你啊。”

“樱井大哥,我长大了也要做一名大夫!”

“樱井公子真是越来越俊美了,世上还有谁比得上他啊。”

“诶,我看他边上的黑衣公子也很不错啊,就是眼神冷了点。”

“被你一说还真是。”

樱井翔在各种声音中游刃有余,脸上始终挂着温和的笑意,向周围人回礼。

松本润看在眼里,莫名有点烦躁。

“樱井掌门还真是受欢迎。”松本润的语气带着些许自己都未曾注意的不爽,一夹马肚子朝边上走了两步,拉开了距离。

樱井翔发现后很快跟了上去,“松本兄似乎不喜欢与我同行。”

“嗯,因为你长得比我英俊,和你一起走没有姑娘喜欢。”

松本润扫了一眼街边激动不已的小姐夫人们。

樱井翔微微一愣,随即笑了出声。不是那种他始终挂在脸上的微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声。

“松本兄真爱说笑,谁不知松本楼主是江湖上无数女侠的梦中情人,翔又岂敢和你争辉。”樱井翔话头一转,看了眼松本润的马,“所谓俊男配宝马,今日倒是得见乌云踏雪的英姿了。”

“樱井兄好眼力,不如比一场?”松本润看着越来越近的城门。

“乐意之至。”

 

过了城门,一黑一白两道影子不约而同发力向前冲去,势如闪电,扬起了一片尘土。乌云踏雪本是名驹,以速度忠心著称。而樱井翔的马却毫不逊色,和它齐头并进。松本润看着那通体雪白的宝马,心里有了计较。

“照夜玉狮子,樱井兄真是深藏不露。”

“噢,何以见得?”

“世人皆知照夜玉狮子生性高傲且不喜与人亲近,得此宝马为伴,好本事。”松本润感慨道。

“乌云踏雪不也是难得的名驹,与松本兄品性相合。”

“断剑楼可是杀人的,你就这么确定我品性的好坏?”

“好马识主人,名驹更是如此。”

“我怎么觉得樱井兄在夸自己呢。”

“呵呵,风皇祠自是好人。”

“也对,你风皇祠要不是好人,这世上怕无人是了。”

嘴上虽然聊着天,但两人的速度却丝毫没有减慢,一骑绝尘而去。

策马奔腾,肆意潇洒。

红尘作伴便是如此。

 

“二当家,楼主他…”

“没事,随他去吧。应该也很久没有那么疯过了。”

二宫和也看着那两个越来越小的身影,喃喃道。

润,和他在一起你很开心么。

 

眼见着离乐林县越来越近,两人却不由自主放慢了速度。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肯定。

一个当世神医,一个杀人为生。

不会认错被风带来的淡淡气味。

血腥味。

TBC

----------------------------------------------------------------

写在最后:

撒,相识有了,相爱也有点苗头了,接下来就是相那啥了...

本来以为上中下肯定可以搞定的,写完这篇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于是你们懂的...

真的没想到还是有不少小天使想要看后续的哇,感动到哭!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有点想看评论ww,第一次挑战武侠类的古风,压力山大。他们的相遇真的是偶然么?大家不妨私信我猜猜后续发展,猜中有奖哦!

评论(1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