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九宸 03

-日常 @鱼丸挂件 自觉更文

-依旧古风版俩老大的相爱相杀

-本章润润男友力爆表

-前文指路 01 02

----------------------------------------------------------------

(七)

 

照理说,离乐林县还有一段距离,血腥味能飘到如此之远,前方必有蹊跷。两人一拉缰绳,停了下来,盯着前路若有所思。

“樱井兄——”

“松本兄——”

竟是同时出声,松本润微一抬头,示意对方先说。

“血腥味能传到这,乐林县一定出事了。”樱井翔好看的眉头轻皱,“乐林县首富乔员外并非乐善好施之人,生性自大且喜炫耀。他若不是真得到了九宸令,只怕已有无妄之灾。”

“啧,难道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

“松本兄的断剑楼能查到,别人一样可以。”

“我想要的东西,就算吐也要给我吐出来。”眼中闪过一丝嗜血。

“松本兄真的以为,天机九宸失了九宸令会坐视不理?断剑楼虽有不错的实力,但与之相比怕是不够看,现在收手的话还来得及。”樱井翔认真地看着他。

“我有我的理由,还望樱井兄勿忘同行的初衷。”同样直视他的眼神。

“…你放心,我不会与你抢九宸令。只要松本兄不伤害无辜,我不会出手。”

“你何时见过断剑楼滥杀无辜了。”松本润淡淡道。

“是我失言了。”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寂,出城时的几分逍遥都在此时消失殆尽。

两人都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

也许都在等对方开口。

 

只是越来越浓的血腥味提醒着他们不可能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去。

“走吧,你在这担心也无用,情况只会更糟。”松本润一抖缰绳率先离去,并未回头,而语气却是带着难以察觉的温和。

被留在原地的樱井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垂下了眼睑,让人看不清所想,不过很快便追着那黑色的背影而去。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先后穿过了乐林县,朝城东的乔家庄赶去。

照理说,江陵富庶,其周边县城即使稍逊也是正常。只是此时的乐林县家家闭户,街上见不到几个人影,隐隐只能听到几声犬吠从巷子深处传出。

奇怪,为何此地如此萧条。

松本润内心有些不安。

难道是近期江湖人过多,百姓都避难去了么。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九宸令。

收敛了心思,再一次加速。

乔家庄的大门已在眼前。

 

(八)

 

乔家庄格局气派,制式堪比长安的大户人家,丝毫看不出是个小县城首富的府邸。只是此时大门紧闭,没有丝毫生气。

朝廷已是腐败,此等小人还极尽奢靡,怕是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死也活该。

松本润内心冷哼一声,翻身下马。

未上前两步,衣袖被樱井翔拉住。

“里面是什么情况尚不明了,小心为上。”

有些诧异他突如其来的关心,不过松本润还是点点头。

“你也是。”

樱井翔走上前扣了扣门环,并无人应答。松本润不耐,运起内力一脚把大门踹飞出去。

 

没了大门的遮掩,庄内的惨象一瞬暴露在两人眼前。

庭院中遍地都家丁小厮的尸体,鲜血喷洒在各个角落,与雪白的墙体和翠绿的盆栽产生着刺目的对比。樱井翔匆匆上前,探了探鼻息,已是太晚。尸体身上的伤口全为利刃所伤,多而深,看得出下手之人的狠厉。

松本润环顾一眼四周,搜索着乔员外的身影,却只见到樱井翔查看着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偶有几个气若悬丝的想要救治也是回天乏术,一身白衣的下摆被鲜血染红也不自知。

松本润突然觉得,像他这样的人就不该沾染死气与血污。

不知哪来的冲动,抓住他的手一把把人拉了起来。

不出意外地看到那双眼眸中越积越甚的情绪。

原来平淡如你,也是会愤怒的么。

“冷静点,他们都死了。与其在这里救一群死人,不如看看哪里还有活人。”

樱井翔看着被牢牢抓住的手腕,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眼中的愤怒随即褪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多谢。”轻轻一挣,“乔员外只怕还在后院。”

“走吧。”松本润松开了手,朝后面走去。

 

后院的景象比之前面更甚,这群人竟然连丫鬟女眷也不放过。

书房中,他们发现了被一刀枭首的乔员外,身后的密室也已经被打开。松本润冲进去仔细搜查,发现金银珠宝一律未动,密室正中有个空的底座,看凹槽原先应是摆放着盒子之类的物什。

这下无法确定九宸令是否真在此地出现。

就算是,现在也是不知所踪。

可恶,到底还是晚了一步。

松本润一掌拍在了书桌上,脆弱的木制品应声而碎,却意外地露出了被挡住的一个身影。

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胸前一个极深的伤口,但出人意料的胸口竟然还在微不可见得起伏。

樱井翔看了下脉象,接连点了少年周身几处大穴。

“还活着,他的心脏偏右,这一刀没有刺中心脉。”

“马上回江陵。”松本润松了口气,有活口就好。

“来不及了,失血过多,伤得极重,必须立刻救他。”

“去外面吧。”抱起少年,在庄外寻了一块空地放了下来。

樱井翔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随即开始救人。

 

天色渐暗,火红的晚霞缓缓降下,铺满了半片天空,和周遭的血腥味竟是格外契合。松本润的直觉告诉他,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结束。

“天行十二针是我风皇祠秘传,效果卓绝,只是施针时不可中断。”

此时若生变故,他一人怕是难以应付。

抬手扔了一个响箭,希望和也他们能及时赶到吧。

 

远处,二宫和也看见了断剑楼的求救信号,心里一紧。

要出事了。

“藏锋,传我命令。所有人全速前进,注意戒备。”

“是,二当家。”

一定要赶上。

 

(九)

 

时间慢慢过去,樱井翔施针的手法快到让人看不清,额头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松本润盯着他看着,却没有放松对四周的戒备,心中的不安更甚。

身后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不是断剑楼。

终于还是来了。

勾起嘴角,握紧了手中的寒霜,松本润缓缓转过身。

 

眼前出现了大约数百人,只是略微一数,便有大大小小门派三十余个,都是当今江湖上排的上名号的。

呵,九宸令还真是让人趋之若鹜。

松本润向前两步,挡住了身后的樱井翔,一人直面所有人。

为首的人大约认出了他手中的寒霜,扬声道。

“阁下可是断剑楼楼主松本润?”

“晚辈见过诀微长老。”微微一欠身。

“果然年少英雄。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想必松本楼主在此也是为了九宸令吧。”

“是,但我赶到之时乔家庄已被灭,并无九宸令的行踪。”松本润挑了下嘴角,“倒是诸位,来得可真‘及时’。”

“我等亦是刚刚才得到消息,看来也是晚了。”

“三十余家一同出现,一同晚了,这巧合真是难得一见。”

“松本润,你少在那里唧唧歪歪。”边上一火爆男子指着他说道,“你如何证明你所说是真?依我看,怕是你血洗了乔家庄,在这装模作样吧!”

“金顶教主此言差矣,我要是得了九宸令还会在这等诸位大驾光临么。”松本润嗤笑一声,“更何况,信不信随你们,我不需要证明什么。”

“你——”

诀微拦住了身边之人,“敢问松本楼主身后是何人?”

“…不过是一个大夫在救人罢了。”

“噢,我当时谁,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风皇祠掌门樱井翔。”金顶教主仔细看了看,“好你个风皇祠,我们上门寻求合作时还信誓旦旦不图九宸令,转眼就和断剑楼混在一起,真让天下人耻笑。啊——”

上一刻还在洋洋得意的金顶教主被隔空掌狠狠扇了一个耳光,吐出了几颗带血的牙齿。

“管好你的嘴,下一次就不会是掉几颗牙齿那么简单了。”松本润的衣袖微动,“我再说一遍,要得到九宸令的人是我,与樱井掌门无关,他不过是来救人而已。”

“既如此,想来樱井掌门救的乃是乔家庄幸存之人。松本楼主何不让开,将人交予大家,共图后事。”

“决微长老,我敬你是前辈,才在这里与你好生说话。只是你这番话是不是太看不起我松本润了。”

脸上依旧挂着笑容,眼神却是越来越冷。

“这么说,这人你是不肯交了?”

“呵。”松本润缓缓拔出了寒霜,极寒之气四溢。

 

“樱井翔,我护定了。”

 

(十)

 

暮色更甚,夜风轻起,气氛却是剑拔弩张。

 

“松本润,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真以为你一个人对付得了我们所有人?”金顶教主擦了下嘴角的血,恶狠狠道。

“那你便看看我是怎么在一堆人中杀了你这个嘴巴漏风的。”

“混账!都给我上——”

 

一声令下,人群如潮水般把两人团团围住。施针应该已经到了最后关头,松本润看了眼樱井翔,正好对上他抬起的眼眸。

三分感激,三分感动,三分其他。

“谢谢。”

“又欠我个人情。”

“第二次了。”

“保护好自己。”

无声地交流刹那间形成。大敌当前,松本润竟有些想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意思。

但是很快注意力就集中到了周围,在和也赶到之前,看自己的了。

寒霜划过冰冷的光芒,招式施展开来,拦住了妄图接近樱井翔的人潮。

这些普通弟子虽不是他的对手,但胜在人多,一波未平一波就起,渐渐地他被带离了那个白衣身影。

松本润心下焦急,手中攻势加快,却也一时无法脱身。他虽竭尽全力护着,但总有分身乏术的时候。一脚踢翻了两三人,耳边便听到了弓箭破空的声音。因他与二宫和也一同长大,对弓箭异常了解。这支箭瞄准的不是自己,是樱井翔。

来不及阻挡,只能回头大喊,“小心!”

心下却也没有太担心,以他的身手,加之自己的提醒,应该稳稳能躲开才是。

只是那只箭却狠狠射中了他的肩膀。

 

樱井翔闷哼一声,手上坚持施完了最后几针,这才咬牙拔出了弓箭,点了自身几处穴位止血。

“翔——”

松本润没想过脱口而出的称呼代表着什么,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他受伤了。

寒霜的寒气伴随着自己的内力四散开来,逼退了众人。一个闪身来到了樱井翔身边,扶住了那摇摇晃晃的身子。

刚一碰上就觉得不对,他的身体竟然异常虚弱。

“你怎么——”

“箭上有毒,回风皇祠。”说完便再也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一把抱住无力的身躯,松本润这才发现伤口虽不深,周围的血迹却是黑色的。

 

“松本楼主,事到如今,你若还不肯把人交出来,也别怪我等冒犯了。”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是一个人来的吧。”嘴边的冷笑更甚。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几只利箭破空而来,金顶教主应声而亡。

“诸位今日送我们当家的这份大礼,断剑楼铭记在心。”

二宫和也跨着强弓一步步走进了包围圈,身后是数十断剑楼弟子。

松本润抱起樱井翔,朝二宫示意了一下呼吸已趋于平缓的少年。

“决微长老,你再与我纠缠下去也不过两败俱伤。乔家庄人多的是,与其盯着我手上这个,不如你再进去找找有没有别的活口,或许能让你找到九宸令下落也说不定。”

“松本楼主何不留下一起。”

“伤了我的人,你觉得可能么。”

说完不再理会他的反应,翻身上马,带着人马离开。

“长老,就这么放他走了?”一男子语带不满。

“陈掌门刚才为何不拦住他。”决微冷哼一声,“所有人给我仔细搜寻乔家庄,翻地三尺也要找到九宸令的线索。”

“是!”

 

乐林县外的官道上,松本润带着昏迷的樱井翔马不停蹄朝江陵城赶去。


TBC


------------------------------------------------------------

写在最后:

讲真,大家有没有看得很晕啊?如果有...我保证后面会更云里雾里(滚

还有你们觉得这个进展是太快了还是太慢了还是刚刚好呢?

依旧想看评论ww

2017-07-26翔受润翔JS
评论-18 热度-30

评论(18)

热度(30)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