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xgg相关cp不分左右基本都吃
欢迎勾搭~

【山组OS】流花记事

-撒,迟到的天神祭贺文

-修道者(O)x 九尾狐(S)

-部分名词来源古剑OL

-有轻微狐妖变女情节,请注意避雷。

----------------------------------------------------------------------

(一)

我叫大野智,太和宫弟子。

下山游历已有月余,在终南山麓附近听说有妖孽出没。不少壮年男子迷失在桃花林中,几日后被人发现,萎靡不振,形神恍惚。

狐妖。

几乎不用加以考虑,我便已经确定。

师门有训,狐妖食人精气,魅惑众生。凡遇此妖孽者,必除之。

 

(二)

怀秀村的陈木匠这几日号称见到了举世无双的美人,一直喊着要去桃花林找人。他十有八九已经被狐妖迷了心智。只要我跟着他,想必就能找到那只妖孽。

 

当晚。

陈木匠嘴里喊着美人,跌跌撞撞地走向了桃花林。我在后面悄悄跟着,握紧了手中的剑,只待狐妖出现,就将它除去。

很快,桃花林深处出现了一个身姿曼妙的身影。她一手搂过陈木匠,凑了上去,朝他吹了口气。

就是现在。

催动法诀,手中的剑夹着灵力朝她飞去。

却没想到被她轻巧躲过。

“原来还有贵客驾临。”

狐妖的身影在周围忽隐忽现,声音极尽妖媚。一股淡淡香气飘荡在空中,不似如典籍中描述的那般甜腻,而是如水一般平淡柔和。

 

她虽对我百般示好,但我乃堂堂太和宫弟子,怎会为了一只妖孽动摇道心。

那狐妖大约是见我不受蛊惑,轻笑一声,竟是不再出现。

我想拦住她,却没能成功。

下次若在遇到,定要将她斩于剑下。

 

(三)

随后几日,再也没有听到有人受狐妖蛊惑的消息。狐妖尚在,只怕是暂时的收敛。思索了一下,我决定以自身为饵,引她上钩。

我把自己扮成渔夫的样子,并将脸弄黑了一点,每日在桃花林东面的水潭边徘徊。

 

这日,我听见了男子的呼救声。

循声而至,发现是一个年轻的公子跌坐在地上,便上前询问。

他回答说自己是走路时不慎扭伤了脚。他的声音很好听,如他的双眼一般纯粹。

未有多想,上前扶起了男子,想送他回去。

只是一近身,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气。

不好。

未等我做出反应,一道红光击中了我的身体,将我的灵力封印住。

 

从前只听师兄们说妖孽多狡猾,我一直不以为意。

狐妖修炼而化人形,自是男女皆可。

终究还是大意了。

淡淡的香气更甚,我随即失去意识。

 

(四)

我再次醒来时,除了灵力依旧被禁锢住,其他并无不妥。

走出房间,才发现此处竟是一处宫殿,漫天桃花缓缓飘落,美轮美奂。

“这里是流花宫。”

他出现在我身后,身穿一席红衣,简单却又妖艳。

 

一时不慎,竟深陷妖孽之手,是一死以全师门颜面,还是忍辱负重以图来日。

我不知作何选择。

 

狐妖夜夜前来找我,都被我严词拒绝。且不说那日之后他皆以男子之身出现,区区妖孽懂何爱情。我的态度坚决,他也不恼,只是轻笑一声,说已对我施下了魅惑之术。

他说,我想看看是不是修道之人真的斩断了七情六欲。

我心中不屑,先不说只是他片面之词,哪怕真的施展,我也有师门秘法。

 

只要本心不失…

 

(五)

日子一天天过去,白天他不知所踪,想来又是出去迷惑无辜百姓。

偌大的流花宫只有我一人,我尝试着往外走,却始终无法破开结界走出那片桃花林。

到了夜晚,他依旧会出现在我面前。他不再魅惑于我,只是坐在那里和我说话。

 

讲他遇到过的人。

讲他吃过的美食。

讲他见过的风景。

 

我虽几乎从不理他,但也不得不感慨于他的见识。他也不在乎我是否有反应,自顾自地说着,似乎只是想找个人说话。

他看起来好像很寂寞。

而我惊异于自己居然对一只妖孽有了一丝同情。

 

莫失本心…莫失本心…

 

(六)

今晚是月圆,他没有来。

我的眼光看向院落的大门,内心竟有几分失落。

他会去哪儿呢。

心中有股无名的冲动在推着我前进,不是担心他,是怕他在做伤天害理之事。

我这么安慰自己。

 

沿着桃花林绕到了后山,那里有着一汪清澈的泉水,名曰九龙潭。

我看见了那个红色的身影。

他抱膝坐在岸边的巨石上,红色的衣衫下竟是九条雪白的尾巴。

狐者,百年化人形。此后每百年修炼多一尾,待到九尾时意味着很快便可修成仙身。

他竟是只九尾狐。

 

夜风轻拂,吹起他墨色的长发,露出了他的脸。

我从未见过他脸上有过这种神情。

哀愁,寂寥,亦或是相思。

直觉告诉我,他在等一个人。

 

他在潭边坐了一夜,我在背后注视了他一夜,却未曾有人出现。

原来似他那样的,也有得不到的人吗……

 

(七)

我梦见师父对我说,我的剑已经开始钝了。

 

(八)

这天夜里,他来找我喝酒,我没有拒绝了。

想我堂堂太和宫弟子,竟和一只狐妖面对面喝酒,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许是我真的中了魅惑术呢。

不愿多想,一醉方休罢了。

 

他跟我讲了他的故事。

当他还是只小妖狐时,九龙潭有一头白蛟,他们日日在一起玩耍嬉闹。白蛟答应他,等自己修成应龙,一定会带他离开这个地方,看遍世间风光。后来在一个月圆之夜,白蛟真的成了应龙,却没有带他离去,而后数百年也再也没有回来。

我终是知道了那晚他等的人是谁。

 

我不知为何脱口而出,你还喜欢白蛟吗。

他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看见他的眼泪流进了酒杯,然后一口饮尽了。

 

我又问到,那我呢,为什么要带我回来。

他笑了笑,说,我不知道,也许是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也许是因为我一个人已经太久太久了。

 

他坐在那一杯杯喝着酒,桃花飘落在他的发丝上,美丽而又哀伤,我竟有点移不开眼。

只是胸口沉闷的刺痛感又是什么。

我又为何想抹去他眉眼的寂寥。

 

(九)

他有点醉了,手臂撑在石桌上,脸上带着点点红晕,目光迷离。

他说,九尾狐的弱点在后颈处,你不是想为民除害么。

声音渐低,最后倒在了石桌上沉沉睡去。

 

我看着毫无防备的他,内心挣扎。

手按上他的后颈,只要我微一用力,一切就可以结束。

降妖除魔本是太和宫之责,绝好的机会放在眼前,我却下不去手。

我大概,真的中了魅惑术了。

 

莫失……本心……

 

(十)

我松开了手,指尖穿过他墨色发丝往下。

露出的后颈上有一道深深地伤口。

那是被太和宫至宝赤羽金令伤过的痕迹。

 

我曾听门内的长老们说起,师祖钦若长老当年用赤羽金令抓住过一只六尾狐,想用它的皮毛制成仙衣保甲,可惜最后仍被它给逃了。

我没有想到,那只狐妖竟然就是他……

 

也罢,师祖造下的冤孽,就由我来偿还吧。

 

(十一)

一切众生,久习颠倒。心想杂乱,随逐诸尘。

人情难制,犹如风中竖幡,飘飘不止。

 

(十二)

我对他说,我就是钦若的徒孙。

若他立誓不再伤害百姓,我愿以命相抵,他也无需担心会有同门前来寻衅。

他先是惊讶,而后竟是笑了笑,却也只是摇摇头。

 

他说,你是你,太和宫是太和宫。你们不一样,我明白。

他抬手解开了我身上的封印,送我到了流花宫门口。

我撤去了外围的禁制,你走吧,别再来了。说完便转身回去。

那背影,是那么形单影只。

 

我看着那条延伸到桃花林深处的小路,心下自嘲。

只需一步,我便能回到以前的生活,继续做我的太和宫弟子。

但我很清楚,我已经回不去了。

 

回身追上了那个红色的身影,拉住了他冰凉的手。

我说,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陪你。

他很平静地看着我,你想清楚了,留在这便是与妖为伍。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既已铸成大错,那便所幸一错到底。

他笑了,好一个一错到底。

却也没有挣开被我握住的手。

 

(十三)

就这样,我留在了流花宫里面。

每日与他喝酒赏花,日子不似修道时的打打杀杀,倒也轻松惬意。

我对他说,我不想他再出去伤人。

他沉默良久,最后终是点点头。

好,我答应你。                     

 

我也说了很多自己的经历。

我的父亲是当朝有名的画师,我从小在绘画一道上颇有天赋。只是因为体弱多病,十几岁时便被送上太和宫修道。

他听了以后,饶有兴趣地想让我替他画一幅画。

 

我铺开画纸,拿起了多年没碰的画笔。

很快,一个慵懒又不失优雅的身影跃然纸上,但仅仅是个侧颜。

我觉得,再高明的画师也画不出那张独一无二的容颜。

他凑了上来,似是很满意,问我为何不署名。

我拿起笔,在画上留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野智。

 

我很想问他叫什么,但却问不出口。

相传,狐妖只会告诉一个人名字。

他的爱人。

 

(十四)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月,一季,一年。

流花宫的岁月平淡却又飞快。

 

有件事却与这美好截然相反。

他的身子越来越虚弱。

有天他被利刃划伤,伤口不再自主愈合。

我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若非被我撞见,只怕他会一直瞒着我。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他终于说出了真相。

狐妖,食人精气而生,逆天而行。一旦停止,千年修为便会渐渐散去,直至死去。

我恍遭雷击,一把抓住他的手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留下来是想陪你,不是看着你去死!

他别过眼,淡淡道,你不想我伤人,我不做便是。没有为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把他微冷的身子抱进怀里,泪水溢出了我的眼眶。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要修道。

我也恨他,为什么是只狐妖。

我更恨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十五)

我抛开了一切良知,想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但他笑着摇了摇头,说,太晚了,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着他一点点消瘦下去,我的心蔓延着一股绝望。

 

我只得去各处寻找珍贵药草,按从前门派中所见的药方为他补气固元。

虽然狐妖与人类不同,但好在聊胜于无。

他的精神有点好转,我也终于松了口气。

 

这日我去渭川源寻找藤木之晶用来入药,却偶遇了太和宫的弟子。

“师弟,你这一年去哪儿了,师父很担心你。”

我急于脱身,只得随意应付几句。

“——为何你身上有狐妖的气息?!”

终究还是被发现了,我不知作何解释也不想解释,虚晃一招便飞快离去。

 

回到流花宫,心中的担忧更深。

他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忙收敛了情绪,没事,你别担心。

希望只是我想太多…

 

(十六)

这日一早,春光正好,我陪他在桃花林散步。

突然他把我拉到身后,神情严肃。他说,有人来了。

随即像是被一股力量击中般,嘴角溢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地。
流花宫外的结界,被打破了。

 

黑压压的人群出现在我们眼前。

是太和宫,为首的是养育我多年的恩师。

师父对我说,智,你被狐妖迷了心性,待为师除了这妖孽便好。

我把他护在身后,跪在了地上。

我苦苦哀求师父,他早已不再害人,且时日无多,求他老人家放我们一马。

师父叹了口气,依旧举起了手中的赤羽金令。

我回身抱住了他,就让我护你最后一次。

 

然而我被他轻轻推开,眼睁睁地看着一道金芒击穿了他的身体。

 

红色的身影慢慢跌落,走向了一切的终结。

他躺在我怀里,伸出手抚摸我的脸。

智,你记住了,我叫翔。下辈子,我不想再做狐妖。

我握住了他的手,泪水滴下。

好,下辈子我们一起做人。翔,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他宛然一笑,闭上了眼。

身体在我怀里渐渐虚化,变成了一只雪白的九尾狐。

 

(十七)

他走了,带走了我人生的色彩。

 

我向师父最后磕了一个头,当着同门的面废去了自身所有修为。

而后转身,抱着他一步步走回了流花宫,不再回头。

我仿佛听见了师父在背后的轻叹。

当真痴儿。

 

也许从一开始,一切注定就是悲剧。

 

自那天起,我再也没有离开过流花宫。

时间对我来说没有了意义。

我感受到自己日渐苍老,但我却很开心。

很快,翔,我就能来找你了。

 

终于有一天,我老得再也走不动。

弥留中,我仿佛看见了那个红色的身影从画中走出,朝我走来。

我抬手,和他的手在空中十指相扣。

人生倥偬,终究抵不过情之一字。

我轻轻一笑。

 

END

 

 

“翔!”

我从梦中惊醒,大口喘着气,隐隐有了一身冷汗。

身边的人被我的声音吵醒,揉了揉眼坐了起来。

“智君,做恶梦了?”

“嗯…我梦见你是只狐妖。”

“哈?你最近是不是太忙了导致压力太大啊,要不要让跟经纪人申请休息几天——”

我搂过他,对着那个还在自顾自说的红唇吻了下去。

 

幸好,你在我身边。

幸好,我还是找到了你了。

 

“说起来,智君为什么总能找到我呢?十三年前的天神祭也是,明明都没有告诉你我在那儿诶。”

“大概是命运的安排?所以说,翔君这辈子别想逃开我了。”

“唔——放开我啦,我晚上还有ZERO。”

“你也说了是晚上了,时间还很多…”

 

THE END

 

-----------------------------------------------------------------
写在最后:

我终于把古风的魔爪伸向了OS(望天

既然是贺文所以最后还是改成了HE,各位小天使就当前世今生来看吧~

不把这个故事写出来,都对不起我古网内测时候刷吐的31FB...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