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xgg相关cp不分左右基本都吃
欢迎勾搭~

【JS】九宸 04

-日常 @鱼丸挂件 艰难产出

-依旧古风版俩老大的相爱相杀

-前文指路 01 02 03

----------------------------------------------------------------------

(十一)

 

江陵,风皇祠。

 

一行人风尘仆仆赶到风皇祠,二话不说就往里面闯。把人交给走出来的弟子,松本润这才松了口气,却不愿去休息,执意等在房间外。

二宫和也坐在给他们安排的院落里,若有所思。来的路上,他已经听润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下未免有点棘手,乔家被灭,九宸令在江陵的线索已经断了。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他们救回来的少年身上,希望能得到点有用的消息。

就在他沉思之际,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二当家,出事了!”

藏锋顾不得礼节冲了进来。

“何事?慢慢说。”

“弟子来报,在我们离开不久后,乔家庄发生了爆炸,应是地下埋了大量的轰天雷。整个庄园灰飞烟灭,小半个乐林县受到冲击。当时在乔家庄附近的三十余个门派数百人,仅有寥寥数十人生还,其余全部葬身火海。”

“什么?!”二宫和也难以置信地站了起来,朝外匆匆走去。

 

刚走进樱井翔的院落,就看见松本润在里面踱步,脸上神色担忧。

看着他的神情,二宫和也在心里叹了口气,但还是上前向他招了招手。

“怎么了?”松本润走了出来。

“润,乔家庄出事了——”

听完二宫和也的话,松本润也是难掩惊讶。

“我们前脚刚走,就发生了爆炸。若是当时在那边多待一刻,现在江湖上恐怕已经没有断剑楼了。”

“是老天眷顾,还是人力所为…”二宫和也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朝那紧闭的房门看去。

“不管怎么说,也算逃过一劫。”松本润没有注意到二宫的神色,继续说了下去,“虽说现在江陵附近集结了半个江湖上百个门派,但这三十余家已是数一数二,且当时在场的都是各家翘楚。一时间全灭,对江湖势力是极大的打击。”

“没错。”二宫和也点点头,谨慎看了下四周,低声道,“王爷大事将近,急需依靠江湖人士的助力,比如我们。据我所知,王爷对今日在场的有不少招揽之心。这一个轰天雷,可是打乱了他的计划。虽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是不小的损失。”

“恐怕他现在对九宸令也是又爱又恨。”

“估计很快就会对我们有新的指示。”二宫耸了耸肩。

“究竟是何人埋下的轰天雷呢…”松本润摸了摸下巴。

 

就在两人思索之际,内院的房门被推开,一弟子走了过来,朝两人行了个礼。

“松本楼主,二当家。掌门已经醒了,请两位过去叙话。”

“有劳了,我们等下便过去。”二宫和也朝他点点头,然后拉住了面露喜色的松本润。

“润,有句话我一定要讲。你没发现你对樱井翔格外上心么。别忘了,你是杀手,他是大夫,你们可是两类人。”

“有吗?我只是觉得他这人还是挺不错的。”

那之前对他还抱有戒心的人是谁啊…二宫和也忍不住白了松本润一眼。

“你不觉得他受伤的时机太过微妙么。如果不是因为他,我们一定还在乔家庄。”

松本润听了一愣,但随即释然。

“我懂你的意思,但他一直跟我们在一起,人也是我发现的。风皇祠更是仅有自保之力,不可能是他做的。”

“万一他背后有人呢。”

“那哪还会救我们,巧合罢了。你别多心了,我的好师弟。”说完便向院内走去。

二宫和也摇摇头,无奈跟上。

希望真的是我多心了。

 

(十二)

 

屋内。

 

樱井翔躺在床上,见他们进来,便招呼他们坐下。

“樱井兄,身体已无大碍了?”松本润见他神色尚可,问道。

“是,毒已清。”樱井翔点点头,“感谢两位将我及时送了回来,不然还真不好说。”

“那就好,客气什么。”松本润摆了下手,“我就是有点好奇,以樱井兄的身手,不该躲不过那只冷箭才是。”

“当时匆忙,未曾于松本兄细说。”身体往后靠了靠,挑了个舒服的姿势,“天行十二针其实是将施针者的内力通过银针传到伤重之人身上。是以一套针法下来,往往会内力耗尽,格外虚弱。”

“原来如此。”

“当时是施针的最后关头,即使想躲也力不从心。只是没有想到箭上的毒如此霸道,是我托大了。”

“我当时看过樱井兄的伤口,那毒可是金顶教的千残?”一旁的二宫和也开口道。

“二当家好眼力。”樱井翔略带惊讶。

“和也在我断剑楼中亦是精通医术之人。”松本润不免几分自豪。

“不敢,我虽认识,却不知解毒之法。还是风皇祠技高一筹。”二宫和也继续说道,“论毒性,千残在当今江湖之中可排前三。但真正排第一的,怕是天机九宸的九幽了。”

“世人皆知九幽大名,却甚少有人见过,相传它是由天机令主亲自保管。”樱井翔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

“樱井兄医术高超毋庸置疑,想来九幽也难不倒你。”二宫轻轻一笑。

“我也不曾见过九幽,况且既能被称为第一,必是无药可解。”淡淡摇摇头。

“先不说这个了。”松本润打断了两人的讨论,“樱井兄刚醒来,怕是还不知道——”

随即便把乔家庄所发生之事娓娓道来。

 

“真有此事?”听完后樱井翔震惊地坐直了身子。

“藏锋亲自去看过,不会有错。”

二宫和也牢牢盯着樱井翔,他眼中的吃惊不像是装的。

看来,真的是我多心了…

“樱井兄觉得这是何人所为?”松本润问道。

“我请两位来正是为了此事。”樱井翔似是突然想起什么,“弟子来报,我们救回来的少年醒了。他是乔员外的小儿子乔宇,事发时藏在了书案下,却依旧被发现。”

“噢?他可有看见行凶之人的样子?”松本润赶紧追问。

“来人出手太快,皆黑巾蒙面。但是他看到了一人衣角绣着一朵花。”

“花…难道是?!”

“看来松本兄已经想到了”微微一笑,“虽然他们刻意隐藏了招式,但是江湖上以花为记号的门派只有一个——”

“——血露薇。”

血露薇是江湖上另一个杀手组织。如果说断剑楼是游离于黑白两道间,血露薇则是彻底的黑道了,以出手狠辣残忍闻名江湖。

“如果是血露薇的话,埋下轰天雷倒也像是他们干得出来的事情。”二宫和也摸了摸下巴。

“另外,乔宇说他爹近日确实得到了一件至宝。他虽然没亲眼见过,但被乔员外从密室取出交给血露薇时他听见了‘九宸令’三个字。”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松本润松了口气,笑到,“原本以为九宸令之事变得棘手,没想到樱井兄妙手回春一切迎刃而解。”

“也算是天意吧,若不是松本兄发现了乔宇,也不会给我机会救他了。”

“这么看来老天都眷顾我断剑楼。”

“呵呵,松本兄确实好运气。”

抬眸,相视一笑。

 “另有一事,两位难得来一趟风皇祠,务必让我好好尽下地主之谊。”

“这…”原本打算即日离开继续追寻九宸令的松本润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还是等他恢复了再离开吧,不然也是挂念。

“如此,我们便多叨扰几日。”

“润,樱井兄身体尚欠佳,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二宫和也朝松本润使了个眼色。

“正是,你好好休息,我们先告辞了。”松本润点点头。

“两位慢走。”

 

(十三)

 

三日后,

 

松本润与二宫和也一商议,觉得再拖下去九宸令之事恐生变数,便打算向樱井翔辞行离开。

但在风皇祠里面四处找不到人,找一弟子询问,被告知‘掌门去了城中善堂’。

摸索着到了善堂,找到了那个正在忙碌的白色身影。

 

环顾四周,发现善堂的规模不小,设有粥铺和医馆,专门收留无家可归之人。

此刻樱井翔正在帮一群孩童诊脉,孩子们围着他叽叽喳喳闹个不停,他也不恼,耐心地哄着他们吃药针灸。

松本润远远看着,觉得就这么点时间自己的头都有点疼。他向来不善于孩童打交道,加之后来接手了断剑楼,身上戾气更重,寻常人都对他敬而远之,更别说孩童了,甚至猫猫狗狗见了他也是退避三尺。这让他一度有些郁闷。

 

不过总是这么看着也不是办法,他还是走上前去。

“身子都没养好就来救人,也不怕累着。”

樱井翔回头看见是他,笑了。

“毒已经清了,剩下不过皮外伤,我也没那么娇贵。”

“那我就放心了。”

“樱井大哥,这位好看的大哥哥是谁呀?”一少年好奇问道。

“他是我的好朋友。”樱井翔摸了摸他的头。

“那他为什么不过来呢?站那么远。”

看着即使与自己说话也是隔着几丈远,像是极力避开着孩童的松本润,心下了然,好看的眼眸闪过一丝狡黠。

“他啊…就是害羞了。你去拉他过来就好。”

“喂!谁害羞了——”松本润忍不住蹬了那个暗自偷笑的人一眼,想要离开却被一双小手抓住,极力控制住想要甩开的手,身子僵硬地被拉到樱井翔身边。

孩子们把松本润团团围住,天真的眼睛打量着他,让他觉得和一百人过招都没那么煎熬过。

就在他浑身不在时,身子被重重一推,朝坐着的樱井翔扑去。

好在松本楼主武功尚可,眼疾手快地一手按住了桌子,撑住了倒下的身体。

 

松本润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和他的脸靠得那么近过。

能感觉到自己呼出的气扫过樱井翔白皙的脖颈和微微泛红的耳廓。

他的身上有股淡淡的龙涎香气,令人沉醉。

 

周围孩子们的笑声将他拉回了现实,他直起身,磨磨牙。

“你们这帮小鬼——”

“松本兄,既然来了,不如就帮把手吧。”

平淡如兰,温和依旧。

这声音让松本润提不起拒绝的念头。

 

(十四)

 

从早晨忙碌到晌午,终于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

樱井翔走到井边汲水洗手,身后传来了松本润淡淡的声音。

“在你眼里,人是不是只有救得了和救不了之分。”

手上的动作一顿,回头。

“人力所及,为何不救。”

“天底下人那么多,你救得完么。”

“能救一个便是一个。”

“你看看这天下,皇帝无道,难民无数。江陵富庶,你能在这里开善堂,庇护一方人。但那些不在江陵的难民百姓又该如何。你一双手真的救得过来?”

话里有话,松本润知道他一定听得懂。

“我的命运,在出生时已经被定好了,无力改变。我不是什么圣人,能做的,只有在风皇祠尽力罢了。”

“倘若有更有效的方法呢?”松本润不死心。

樱井翔没有接话,反而问道,“对你来说,九宸令是什么?能救人吗?不过是块牌子。”

“九宸令在我手上确实无甚用处,但在有用之人手上,就能救天下人。”

 

如果二宫和也在场,恐怕会恨不得把松本润的嘴缝起来。

但松本润却是有意为之。

而这话里的意思,樱井翔也确实听懂了。

 

“有了天机九宸就能救人么…”樱井翔低下了头,喃喃道。

“谁也不能肯定,用你的话说,尽力而为罢了。”

而后就是无声的沉默,两人似是都在思索刚刚那番话。

良久,松本润先开了口,“我今天是来辞行的,九宸令之事不能再拖。”

“我和你一起去。”樱井翔抬起头,“我虽不觉得它真能救人,但在乐林县你救我一命,我欠你一人情。”

“只是这样?”

“血露薇在乔家庄犯下的命案,总要有个了结。”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就是个烂好人。”

“风皇祠便是为此而存在的。”

 

松本润终还是答应了樱井翔同行,自己到底对他还抱有多少戒心已无法确定。

他只知道,樱井翔就像个漩涡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前路漫漫,有他同行便是好的。

不管他究竟有何目的。

 

TBC

 

-------------------------------------------------------------------

一点废话:

这章内容可能有点无聊,但对后续有着非常重要的铺垫。

如果小天使们觉得看晕了,都是我的错...没本事还想要挖坑。

 

另外做个调查,结局你们想看HE还是BE?要是BE了有多少人会想要给我寄刀片?(咦好像暴露了什么

评论(2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