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xgg相关cp不分左右基本都吃
欢迎勾搭~

【JS】九宸 05

- 日常@鱼丸挂件,磨蹭的剧情终于进入了后半段。

-依旧古风版俩老大的相爱相杀

-相那啥前再撒一波糖

-前文指路 01 02 03 04

---------------------------------------------------------------------

(十五)

 

风皇祠。

 

“这么说,樱井兄是要继续与我们同行了?”二宫和也喝了一口茶,慢悠悠道。

“二当家是觉得有不妥?”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樱井兄伤病初愈,要多加休息才是。放这么多精力在九宸令上难免劳心劳累。”

“好了和也——”松本润不赞同地打断他,“多个人多份助力,此事就这么定了。”

二宫和也耸耸肩,不再说话。

“眼下当务之急是追查血露薇的下落,找到九宸令。”

“血露薇的总部在南疆一带,离此倒是不远。”

“不妥,万一跑空了,岂不是功亏一篑。”松本润摇摇头。

一直没出声的樱井翔坐在一边,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像在思考什么。

“你们说,一个颇有实力的门派,在得了九宸令以后会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敲击声戛然而止。

“自然是号令天机九宸了——”松本润随口应道,但很快反应过来,“长安!”

“世人皆知长安是天机九宸总部所在,想必血露薇是朝那里去了。况且,我不觉得他们会这么冒失轻易上门,怕是躲在暗中合计。”二宫和也一笑,“这也就给了我们时间。”

“二当家所言甚是。”樱井翔点点头。

“还是樱井兄思路清晰。”

“既如此,我们就兵分两路。和也,你带着藏锋他们先行赶到长安进行打探,找寻血露薇的下落。我和樱井兄殿后,看看沿途能不能找到他们留下的踪迹。”

“就这么办吧。”

见两人没有异议,松本润出去找藏锋交代计划,没有发现背后两人的暗流涌动。

 

“二宫兄似乎对我疑心很重。”温和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因为我觉得自你出现在我们身边起,事情总是进展得很顺利。”

“这难道不是什么好事?”

“是,又不是。”

“哦?”

“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就算要断剑楼我都可以给你。但润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绝不许你伤他分毫。”

尤其是在他已经对你情根深种而不自知的情况下。

留下这句话,二宫和也站起了身。

“我若有心伤害,还会有现在的你们么。”

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二宫的手一停,依旧推门离开。

“最好没有。”

 

留在屋内的樱井翔给自己倒了杯茶,略微抿了一口。

“长安…就要结束了,真是让人不舍…”

 

(十六)

 

郊外,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官道上掠过。

 

经过三天的赶路,两人终于抵达了长安地界。只是沿途并未发现血露薇的踪迹,未免有些失望。

“这里已经离长安不远。”松本润抬头看了看天色,“只是今晚估计是到不了。”

“看来今天要在林中露宿一晚了。”

“啧,荒郊野岭的也没个驿站歇脚。”

“你怕脏?”樱井翔挪揄道。

“那倒没有,只是做得多了觉得无趣罢了。”松本润拨开挡路的树枝。

“松本兄的经验如此丰富,那就交给你了。”

“怎么,难道你是第一次?”

“你要这么想也行啊。”

 

两人随意聊着天,慢慢往在林子深处走去,找了一处地势高的空地。

“就这里吧。”松本润环顾了四周觉得很满意,“我们还得去找点枯枝生火——”

却看见樱井翔已经坐在了地上。

“你还真打算做个甩手掌柜啊?”语带无奈。

樱井翔眨了眨眼,朝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好好,交给我吧。”

脱口而出的是他没有意识到的宠溺。

 

半晌,松本润抱着一堆树枝回来,手上还提着几只山鸡野兔。

“吃吗?”晃了晃手中之物。

“吃!”眼中的光彩更甚。

 

夜幕降临,火堆很快被生了起来,驱散了夜晚的清冷。

松本润熟练地处理着几只野味,樱井翔在一边看着有趣,便想帮把手。

“那你帮我把鸡毛拔了吧。”

嗯…要怎么弄…

樱井掌门自幼聪慧,凡事讲究自学成才。思索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难度。

他展开了腰间的铁扇,运上内力,朝着山鸡就挥去。

“诶?你——”一旁的松本润发现了,连忙想要阻止。

劲风扫过,带下了一地鸡毛,以及他的半片衣袖。

“我的樱井兄…你是给鸡拔毛还是给我拔毛?”

“嗯?不是这样子做的吗?”樱井翔一脸无辜,眼眸中难得带着几分迷茫。

“当然不是了…”松本润忍住抽搐的嘴角,“你那么好吃,竟然不通厨艺?”

“…有尝试过,不过门中弟子一般不让我靠近厨房,说是容易劳累。”

做你风皇祠弟子也是不易。

松本润在心里默默想着,接过了他手中惨不忍睹的山鸡。

“你看,是要这样——”

“原来如此,那我再来试试。”

“——还是我来吧,你伤刚好,不易劳累。”

再交给你估计我们都不用吃了。

“诶?”

 

(十七)

 

松本润慢慢转动树枝,让火苗均匀地在每一处逗留,很快香气飘了出来。

樱井翔托住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半熟的野味。

隔着火堆,松本润在那头静静地看着他。

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是守着风皇祠救一人是一人的樱井翔。

还是眼前这个对吃格外执着的樱井翔。

亦或是说,这两个都不是。

但不管是哪个,都让自己沉迷其中,不愿放开。

 

“那个…能吃了吧?”期待的声音响起。

“嗯,差不多了。”松本润仔细看了看,“还差最后一步。”

从行囊中拿出了几个小纸包,打开,里面都是各种粉末。

“这是——”樱井翔好奇地拿起一个闻了闻,“盐?”

“嗯,都是调味用的。”

“没想到你还会随身携带这些。”

“谁让我经验丰富呢。”

熟练地在野味上撒上各种调料,很快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好了,可以吃了。”

樱井翔闻言,迫不及待伸手拿起了眼前的山鸡。

“小心烫——”

话音未落,樱井翔猛一缩手,还是被烫到一般。

松本润眼疾手快接住了掉落的野味,让上面的油脂滴在地上。

“这样就不会那么烫了。”

小心撕下了一块肉,递到他的嘴边。

这亲密的举动让樱井翔愣了一下,但还是慢慢张开了嘴。

“好吃吗?”

没空闲说话的樱井,只能不停点头,哪还有平时云淡风轻的样子。

松本润笑了笑,干脆把整个山鸡递给他。

真像个孩子。

 

不一会儿,所有野味都被两人一扫而光。

“谁能想到断剑楼主的手艺如此之好,比起江陵城的最好的厨子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望着满地的骨头,樱井翔感慨道。

“你喜欢就好。我幼时在山林间长大,对野味比较熟悉。只是大了后,也甚少下厨了。”

“我今日可真是有口福了。”

“或许日后等天下太平了,我会考虑转行当个厨子来养活自己。”

“你断剑楼还差钱么?

“倒也是,谁让我有个精打细算的二当家呢。”

“噢?想不到二宫兄还有这等能力。”

“我们刚接手断剑楼的时候啊,他......”

 

(十八)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有平淡,有温馨。

“要是能来点酒就好了。”松本润伸了个懒腰,扭头瞥见樱井翔的嘴角残留的油渍。

鬼使神差地伸出手,轻轻按上他的嘴角,抹去了那一点污渍。

又仿佛抹去的不止那一点,还有始终弥漫在两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暧昧。

等松本润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凑了上去。

自己那点心思已经掩盖不住。

他会怎么看我?

该停下么?

无所谓了,已经停不下来了。

 

“翔…”低沉的呢喃声从松本润的唇边溢出。

这是他第二次这么喊他。

樱井翔看着渐渐靠过来的人,几分惶恐,几分期待。

情之所衷,水到渠成。

真有那么简单么…

直到两唇相碰的一刹那,理智终于让他认清了现实,扭过了头。

这份柔情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但他没资格沉沦其中。

 

“松——润,我累了,先休息了。”

樱井翔站起身,寻了一处干净之地躺下,闭上了眼。

松本润看着他,想解释什么,却又无从开口。他摸了摸自己的唇,难道刚刚那柔软的触感只是幻觉,但最后明显的改口又给了松本一丝希望。

或许他对我也心存感情,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

叹了口气,走到另一边,躺下。

翔,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夜渐渐深了,松本润却是辗转反侧。半梦半醒之间,他听见了极其轻微的声音。

仔细辨认了一会儿,猛地睁开了眼。

那是他断剑楼和九王爷之间的联络信号。

看了对过那呼吸平稳应是睡熟的人一眼,悄悄坐起身离开。

 

(十九)

 

一炷香后,松本润顺着声音找到了在河边等他的人。

“王爷,和也。你们怎么来了?”

“和也在长安已经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了,你们要找的血露薇下落我也已经查到。”

“这下看他们往哪逃。”松本润狠狠握了一下拳,“只是这种事托人传个口信就是,王爷何必亲自来一趟。若是被人看见——”

“事出有因,我必须亲自来见你才放心。”九王爷叹了口气,“你恐怕还不知道,两日前开始传出流言,说血露薇血洗了乔家庄得到了九宸令,正藏匿于长安。”

“什么——”松本润拔高了声音,“不可能。”

“消息走漏的如此之快,只有一个可能——我们中间有内鬼。”二宫和也平静道。

“你们二位我自是信得过,断剑楼跟在你们身边的也都是心腹。但还有一个人,风皇祠的樱井翔。”

“不会是他!”松本润毫不犹豫地否定道。“王爷,如果不是樱井翔,只怕我们早就葬身乔家庄了。”

“本王知道你与他交好,英雄相惜。但万一,我是说万一,他真的是泄密者,你又待如何。”

松本润想到了晚上那个如梦似幻的吻。

又待如何?

“不是他做的,我相信他。”

“希望如此。探子来报,又有大批江湖人集结在了长安,这次不同上次,有了明确的目标,只怕争夺会更加凶险。我想你们赶在他们之前夺得九宸令,血露薇坏我大事自是要一并铲除。”

九王爷停了一下,继续道,“另外,此次来的江湖人中亦有不少翘楚,你们若寻得适当时机可为我招揽。”

“属下一定尽力。”两人齐声道。

“本王要于半年后,起兵天下。”

松本润与二宫和也对视一眼,终于要开始了吗。

“我等誓死追随王爷。”

“凡有任何人阻挡于我,杀无赦。”九王爷意味深长道,“润,你明白么。”

“……我明白。”

 

“好了,你先回去吧。万事小心,事成之后,我们江都见。”

“是,和也你也回长安等我——什么人!”

听到到有细微的声响,松本润飞身掠向了一个方向,却见一只野猫从林间蹿出。

仔细看了看四周并无异样,看来是他多心了。

 

转身回去的他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一棵树后,有个和阴影融为一体的身影。

 

回到休息的地方,樱井翔依旧躺在那静静的睡着。

松本润走上前,想要抚摸那张睡颜,却又收回了手。

翔,你能不能告诉我。

我们会不会有兵戎相见的那天。

 

 心思百转,松本润不知不觉中沉沉睡去。

而原本应该熟睡的人,却张开了眼睛,双眸一片清明。

“唉……”

微不可辨的叹息声徘徊唇齿间,诉说着万般无奈。

 

长安,天机九宸。

 

一只飞鹰落在了一男子的手中,抽出它带来的字条,看完后微微皱眉。

“来人。”

“属下在。”

“令主正在闭关,你去进宫面见圣上,就说一切按计划进行。”

“是,属下遵护法命。”

男子走到火烛边,将纸条放了上去,火苗飞快席卷了上面的字迹。


断剑楼与九王爷无关。



TBC


---------------------------------------------------------------

依旧一点废话:

准备相杀了,有没有觉得糖里有刀(来啊互相伤害

话说还有人记得第一章天机令主说的话么?


其实写做饭那段我一直脑补小律师的样子,总觉得下一秒要99.9%了。

daylight唱起来!


P.S. 感谢gn们对结局提的想法,我会努力给大家一个满意的收尾的。

评论(1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