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xgg相关cp不分左右基本都吃
欢迎勾搭~

【JS】九宸 06

-最近撒糖有点多,我们来点虐的

-依旧古风版俩老大的相爱相杀

-本章樱井掌门身份揭晓,剧情跌宕预警

-前文指路 01 02 03 04 05

 

-----------------------------------------------------------------------

(二十)

 

这一夜发生太多事情,松本润即使在睡梦中也未得安稳。

九宸令,九王爷,血露薇,断剑楼走马观花般一幕幕闪过,以及那个最重要的人。

樱井翔。

 

这么多年在刀口上过日子,松本润早已锻炼出了非同一般的警惕性。平时略有风吹草动,他都会下意识地做出反应。是以当他睡意朦胧间感到有人靠近时,身体已经本能地一跃而起,做出了防御的姿态。

“不用那么紧张,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樱井翔示意了下自己的手。

松本润这才发现,自己紧紧抓着他的手腕。

“抱歉…习惯了——”慢慢松开了手。

“我懂。”樱井翔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不早了,起来吧。”

松本润抬头看了看天色,未曾发现已经快日上三竿。

虽然睡得并不安稳,但不知不觉竟睡了那么久。若不是他靠近自己,恐怕会一直睡下去。

奇怪,是最近太累了么…

“给你。”樱井翔随手抛过来,“我在附近找的。”

伸手接了,才发现是几枚野果。

“你不是说这是你第一次露宿?”松本润疑惑道

“别记错了,那是你说的,我并没有承认。”樱井翔轻轻一笑。

松本润仔细想想,确实是。

“你确定这些野果能吃?不会有毒吧…”

“我虽然不会做菜,但好歹是个大夫。”狠狠咬了一口,“若真有毒,也是我死在你前面。”

“不要乱说,你知道我不过开个玩笑。”死字让松本润浑身不舒服。

“更何况,要真把你毒死了,我怕二宫兄来跟我拼命。”

“有这可能…”

 

松本润发现,两人之间一切如常。

若不是自己的唇依旧记得那柔软的触感,他会觉得那个暧昧的吻,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昨晚没有得到回应,不代表他放弃了。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他相信樱井翔做什么都有他的理由。

也许只是给双方一点时间。

在那之前,他们依旧能互相调侃,依旧能互相依靠,依旧能互相信…任。

能吗?

能。

理智告诉他,九王爷与二宫担心的事情不无道理。但是情感上,他还是选择相信。

“翔,你会骗我吗?”微一踌躇,还是问出了口。

“我不会。”

这三个字包含的东西太多太多,此刻却成了松本润的一粒定心丸。

但他不知道的是,樱井翔的话还有后半句并未说出口。

 

对你,我只有隐瞒,没有欺骗。

 

(二十一)

 

随后一路无话,两人专心赶路,终于在日落时分前赶到了长安。

 

一进城门,就感受到了几股不怀好意带着试探的视线。

松本润微微皱眉,环顾了下四周,来来往往带着兵器的江湖人络绎不绝,更又不少打扮成了普通商贩密切注意着他们的动向。

呵,真是好大的排场。

松本润嗤笑一声。

这种风雨欲来的压迫感让两匹马也不由自主地靠在了一起。

“润,接下来?”

这一声‘润’让他有点恍惚又带点激动,但很快还是把这点心思压了下去,眼下还是大局为重。

“我们先与和也他们会合——来了。”抬头示意了一下匆匆赶来的藏锋。

“楼主,樱井掌门。二当家在别院等着两位。”

“带路吧。”松本润点点头。

 

断剑楼别院。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消息不知为何走漏了风声,现在我们要应付的不仅仅是血露薇,还有蜂拥而来的江湖人。”二宫和也意味深长道,“你怎么看,樱井兄?”

“事已至此,再追究何人泄密已是无用。”樱井翔端起茶杯,“我们最棘手的,其实还不是江湖人。”

“我懂翔的意思,天机九宸对么。”

翔?! 

听到这个称呼二宫猛地抬眼,凌厉的目光直射樱井翔。

你终究还是陷进去了,润。

“对,这里是长安。我们要做的跟虎口拔牙没什么两样。”

“但现在九宸令主权利被架空,无力号令天机九宸,整个门派怕是一片散沙。”松本润慢慢踱步,“倘若被他们重新得到了九宸令,前功尽弃不说,我们还要面对无边的追杀。”

“胜败在此一举了。”二宫和也点点头,“我们是拿命在赌。”

“所以和也,”松本润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要你带着藏锋他们立刻离开长安,去江都。”

“不可能。”二宫一口拒绝,“你想单枪匹马去面对天机九宸和各路江湖人么?这么着急送死不如我现在就给你个痛快。”

“听话。”松本拿出大师兄的威严,“断剑楼是师父的心血,也是你的责任。万一我有个三长两短,断剑楼还有你就不至于倒。”

“我——”想反驳却不知从何说起,“可我做不到放你一个人去。”

“二宫兄,依在下所见人多未必是好事。”樱井翔出声道,“此行首要目标是血露薇,如果我们能一击得手,就立刻撤退。倘若真不幸遇到了天机九宸,人越少,越好脱身。”

“是,更何况我也不是一个人。”松本润点头,“翔会跟我一起。”

二宫和也深吸了一口气,握紧的拳头慢慢放开。

“好,我答应。”意味深长的目光转向了樱井,“还望樱井兄勿忘曾答应我的事。”

“放心。”樱井翔淡淡道。

“什么事?”松本润好奇。

“看着你,不让你死了。”

“之前仿佛是我救了你。”

“呵呵。”

 

二宫和也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调侃,内心的不安却更甚。

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顺利。

 

(二十二)

 

入夜,繁华如长安城也渐渐褪去了喧嚣。

 

二宫和也带着断剑楼所有人撤离了长安,同时也带走了不少监视的江湖人。如此一来,松本与樱井行事会更加方便。

 

偌大的宅院中仅剩他们两人。松本润看着在乌云中时隐时现的皎月,打破了沉默。

“抱歉,还是把你和风皇祠牵扯了进来。”

樱井翔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

“不,这是我的选择。”

“万一失败的话,你不怕风皇祠就此卷入江湖的追杀?”

“我来之前已经告知全门派,倘若失手,风皇祠会昭告全江湖,我早已与门派断绝关系,所做一切都是个人意愿,与风皇祠无关。他们也会另择合适之人继任掌门。”

“难怪你从未让风皇祠弟子与我们一同行动,原来早有打算。”

“也不尽然,门派弟子甚少习武,来了也少有助力。”

“你对众生心存同情,对自己却是决绝。”

“风皇祠这么美好,怎么能因为我毁于一旦。”

 

松本润发现,樱井翔济世救人的外表下,是一颗心思缜密的玲珑心。他的每一步行动都做了精密的打算,令人生畏。

“我看得出来,你做事情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但我还是想问,”松本润的声音带着一丝期待,“哪怕只有一点,你的选择中有没有我的缘故?”

“……”回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

就在松本润准备放弃时,樱井翔幽幽地叹了口气。

“有。”

 

江湖上令人敬畏的松本楼主,此刻却笑得像个孩子。

“翔,我知道你明白我的心意。”松本润慢慢把人拉近怀里,想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答应我,如果我们能活过今晚,给我一个回应。”

樱井翔身子一僵,想要离开那过分温柔的怀抱,却也提不起劲。

润,即使一切结束,我们也是没有明天的。

但是罢了,梦碎前不如给彼此留个美好的念想。

伸出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腰。

“我答应你。”

 

(二十三)

 

很快,街上只剩下更夫打更的声音和偶有几声犬吠。月黑风高,山雨欲来。

时间差不多了,两人看了看天色,施展轻功离开了别院。

即使二宫和也离开时带走了大多数人的注意,总会有漏网之鱼,但眼下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根据断剑楼从九王爷处得到的情报,血露薇就隐匿在城东一家赌坊中。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街上飞快穿行,很快便找到了目标。

 

长安,赌坊。

 

血露薇的首领翻来覆去把玩着一个上锁的小盒子,蹙起了眉头。

“大哥,兄弟们费了大手笔得到这个破盒子,却也不见你打开啊。”

“打不开,也不能打开。”首领把东西往桌上轻轻一放,“这个锁不是一般人能开的,你看那个姓乔的不就毫无办法。”

“可这里头装得可是九宸令啊,有了它我们血露薇就能号令天机九宸!”

“你懂什么,九宸令,可是要命的东西——”

 

“没错,要的就是你们的命。”

大门被一股凌厉的内力击飞,松本润收回手,拔出了寒霜指着屋内的人冷声道。

血露薇首领也算个人物,飞快把盒子收入怀中,随后一挥手,四面八方落下不少血露薇弟子,将院中之人团团围住。

“好你个松本润,乔家庄的轰天雷没有炸死你,算你命大。”首领冷冷一笑,“但现在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怪不得别人。”

“废话说完了?交出九宸令,留你个全尸。”

“你一个人还敢大言不惭,动手。”

周围的弟子一拥而上,松本润却也不做躲闪。眼见一人的兵器就要扫到他,那人突然惨叫一声倒下。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到他的脖子上有根极细的银针。

樱井翔慢慢走了进来。

“银针,白衣…”首领很快反应过来,“怎么?风皇祠也想要九宸令么。”

“你错了,我对九宸令没兴趣。我来,是为了乔家庄几百条人命。”樱井翔展开了扇子,“血露薇作恶多端,到此为止了。”

“呸,老子行走江湖多年,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布阵!”

随着话音落下,抽出兵刃率先向两人冲去。

原本以为这两人会同时出现不过是个巧合,潜伏在此处的弟子虽然不多但也是精英,依靠自家的阵法就算不能将其击杀也至少能困住。但未知二人一招一式处处透着默契,众弟子在他们的攻势下一个个飞快倒下。

首领暗道一声不好,虚晃一招,跳出了圈子,带着九宸令向城外逃去。

见正主跑了,松本润不再恋战随即抽身追了上去。樱井翔解决掉最后几个弟子,紧随其后离开。

 

长安城东郊外是一片山脉,巍峨挺拔连绵不绝。平日里也是踏青郊游的好去处,但在夜晚却阴森地让人心惊。

松本润两人追着血露薇首领,借着若有若无的月光在漆黑的山林中穿行。最后将人追上时,发现已然置身悬崖边。

“无路可退了吧,交出九宸令,我会给你个痛快。”

樱井翔朝他点点头,两人堵住了可能的退路,慢慢逼近。

首领转过身,脸上带着癫狂的笑容。

“松本润,你也太自信了。等下别哭着求我。”

说完把手中紧握的物什向空中一抛。樱井翔眼神一凛,飞蝗石紧追不舍,却生生擦肩而过。

一枚响箭直冲云霄,在寂静的山林里格外显眼。

 

松本润急忙退到樱井翔身边,向四周戒备,以应对不明的危险。然而并无人出现。

“不可能!说好的我把人引到这里,他们就会现身。”首领此时才真正慌乱起来,“堂堂天——”

“垂死挣扎,虚张声势。”樱井翔打断他的话,“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

“不,我都是听——”

飞快得接近,出掌,澎湃的内力瞬间将人毙命,留下了半句话语回响在四周。

 

“翔!”松本润没想到樱井翔出手如此干脆,“没事吧?”

“嗯,拿了九宸令就走,以免夜长梦多。”

松本润点点头,上前在首领的衣襟中翻出了装有九宸令的盒子,长吁了一口气。终于到手了。

然而山下突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点起的火把飞快地朝山顶逼近着。

“啧,都是你干得好事。”踢了一下地上之人,“帮手没喊来,却招来一群江湖人。”

“赶紧走,还来得及。”樱井翔拉住他,催促道。

 

“两位,走可以。先把九宸令留下。”

树林深处从容地走出九个人,将两人包围其中,断绝了一切后路。

“天机九宸…”两人不由自主地靠在了一起。

该来的总会来的。

 

(二十四)

 

“松本楼主,樱井掌门,我们令主欣赏两位的才华,不愿赶尽杀绝。”为首之人出声道,“只要两位交出九宸令,天机九宸保证不为难断剑楼与风皇祠。”

“呵,如果我们不愿意呢。”

“那就只能像他们一样了。”

逐步逼近的江湖人像是突然遭受了伏击,惨叫声此起彼伏。松本润的瞳孔不由自主一缩。

“好一个天机九宸,竟如此心狠手辣。”

“两位都是明白人,识时务者为俊杰。”

“这九宸令——”樱井翔摇摇头,“我们不会交的。”

“如此,可惜了。”

 

这九个人,代表着天机九宸武功的至高境界。分开一对一或许不是两人的对手,但此时一拥而上,绝非轻易可挡。

松本润因为手持九宸令,成了重点照顾的对象,五个人将其围得密不透风。樱井翔虽然有心帮忙,但也被四人缠得分身乏术。

尽管松本润身手了得,刀法随着寒霜的寒气行云流水般施展开来,但终究也只是勉力支撑罢了。很快一招不慎被一掌击中了肩头,手上吃痛,九宸令竟被他甩了出去,眼见就要掉下悬崖。

电光石火间,樱井翔一跃而起,整个身子探出了悬崖,在半空中接住了九宸令。随即看准了突出的一块岩石,算好落下的位置准备借力回来。

然而那为首之人嘴角勾起意义不明的微笑,一掌拍出,将岩石击个粉碎。

人非鸟类,轻功再好也讲究借力使力。半空中的樱井翔失了借力点,向下直直坠去。

那一刹那,他望向松本润,嘴角动了动,“永别了。”

“翔!!”松本润的心在那一瞬间仿佛停止了跳动,未曾多想,飞身出了悬崖向他追去。

 

风刃刮得他生疼,但此时松本润的眼里只有那个白色的身影。

很快,他的手碰到了樱井翔的衣襟,猛一使劲将人拉到身边,同时另一只手将寒霜狠狠刺进了山缝之中。

“翔,抓住我!别放手。”

樱井翔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之人,嘴唇轻颤。

“你…你怎么那么傻?!”

“我怎么可能放任你不管。”松本润的肩膀刚刚受伤,此时只能勉力支撑着。尽管疼得汗流而下,依旧满不在乎笑着。

“傻瓜,会死的啊…”

“那我们就死在一起。”感觉到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翔,我们赌一把。赢了,一起生。输了,一起死。你愿不愿意?”

“好。” 

松本润随即抽出了寒霜,将人护在怀里,两人一同向下落去。眼见落下之势越来越快,松本润听见了奔腾的水声,心中一喜。

翔,看来天都不亡我们。

借着寒霜的助力,用尽最后的内力减缓了坠落之势。随着一声“闭气”,两人一头栽进了水中,失去了意识。

 

(二十五)

 

“润,快醒醒。”

松本润勉强睁开眼,对上了樱井翔焦急地双眼。“翔,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们都还活着。”

松本润松了口气,站起身,环顾了下四。他们此刻正置身在一处山洞中,面前生着一堆火,正晾着两人湿掉的衣物。外面的天已经蒙蒙亮,不远处是个深潭,边上还有一个不小的瀑布。

“看来我们大难不死,都是因为这汪潭水了。”

“嗯。”樱井翔走到他身边,“你肩上的伤我做了简单的处理,好在没有伤到筋骨,修养两天就好了。”

“那都是小伤不碍事。”松本润说道,“翔,我——”

“你在这好好休息,我去找点吃的。”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樱井翔打断了他的话,向外走去。

松本润叹了口气。

明明我们都活下来了,明明我们都得到了九宸令,明明你都答应过我。

为什么还在逃避。

 

这一晚发生了太多事情,松本润始终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他拿过放在一边的装有九宸令的铁盒,静静地思索着。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樱井翔回来了。

“润,我找到了一些野果,来吃点吧。”发现松本润背对着他并不出声,便询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在研究这个盒子。”

“那个上面是九子连环锁,凭我们现在之力很难打开。”

“是吗?但我发现我的极寒真气是它的克星。”松本润慢慢道,“整个冻上了,就不存在难开与否了。”

随即一用力,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山洞中格外明显,像是锁头被他整个拽下。

“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九宸令么。”松本润伸出了手。

 

“润!!别碰它,那上面有九幽!”

樱井翔的声音充满了恐慌,飞快地上前,一把夺过盒子扔到了一边。

然后抓起松本润的手想要仔细查看,“你哪里碰到了?!快说啊!”

声音不止颤抖,还带着一丝哭腔。

 

“翔…”松本润缓缓展开了被抓住的左手,里面是两颗石子。平稳的呼吸也不像是中毒的样子。

“你——”未等樱井翔反应过来,寒霜已经紧紧贴着他的脖颈。

“盒子并没有被打开,那声音不过是用石子装的。”松本润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铁盒。

“我记得你曾说过,九幽由天机令主亲自保管,连你自己都未曾见过。九宸令更是只有令主能接触到的圣物。铁盒完好,你又如何得知上面淬了九幽,亦或是说那根本就是你亲自下的。”

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地不像话。

但樱井翔明白,那背后隐藏着无数失望,悲哀和死寂。

 

你要怎么解释呢,翔。

还是说我该叫你,

 

九宸令主。

 

TBC

 

-------------------------------------------------------------------------

一点碎碎念:

蛮好奇有多少gn猜到翔的身份了呢?本来想卡在他们跳崖的,后来想想有点不地道...

这两天直播系列写多了导致我不知道怎么写虐的了( 望天

所以我预感后面也不会很虐,放心食用(是真的

评论(2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