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九宸 07(R)

-我是不会说为了凑字数才开的车,非常破写完我都不敢看第二遍

@溜肩是个好青年 你要的情趣orz

-这章继续梳理剧情,松本少侠智商上线了

-前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

(二十六)

 

起风了。

清晨的山风在洞口徘徊,时不时有几缕飘入,卷起了点点火星,散落在两人的脚边。

明明站在火堆旁边,樱井翔还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寒气透过寒霜无情地摧毁着他的神智,原来竟是这么冷么。

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想解释,又没什么好解释。

毕竟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

不是早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准备了么。

无非只是提早了,让自己措手不及罢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勾起嘴角笑了。

还是一样的笑容,还是一样的声音,还是一样的神情。

但松本润很清楚,眼前之人已经不是风皇祠的樱井掌门,也不是自己愿意同生共死的翔。

只是九宸令主,只是一个机关算尽的陌生人。

 

“从血露薇之事泄密开始。”握着寒霜的手更紧,“但你的每一步都做的很完美,我们即使怀疑也没有证据。甚至直到我们掉下来之前我都不愿相信那个人是你。”

“那你又是怎么——”

“让我觉得不对劲的是今天晚上。”出声打断道,“我们在追血露薇首领时,并没有发现身后有功力高强之人尾随,天机九宸之人怎么就知道了我们一定会在那里?”

“也有可能是你我太过专心没有发现。”

“是,但结合他死前说的话,很容易可以想到血露薇和天机九宸是一伙的,把我们引到悬崖边根本就是计划中的一部分。所以你才会那么迫不及待杀了他。”

“啧,那个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樱井收敛了笑容,“但这也证明不了什么。”

“我还没说完,真正让我怀疑你的是后面。我要是天机九宸,绝对不会把一个拿着他们门派圣物的人打下悬崖。即使失手,也该想尽办法弥补才是。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这是事先商量好的,由你假意坠崖带着九宸令离开。”

“看来这里是我疏忽了。”

“其实这些也说明不了你就九宸令主,所以我便想假意试探一下,没想到你真的暴露了。”

 

对不起,我利用了你对我的感情。

但我不后悔。

 

(二十七)

 

樱井翔垂下了眼睑,良久才又慢慢抬起。

“润,我原来以为断剑楼最难对付的人是二宫和也,但没想到你的心思完全不在他之下。”自嘲地叹了口气,“看来我还是不够了解你。”

“我又何曾真正了解过你。——翔。”

我从来没有发现,你的名字竟让我这么难说出口。

“那么松本楼主,你既能发现我的真实身份,想来天机九宸的目的你估计也能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不如说来听听。”

“樱井翔,我们一定要这样么。”

“有别的选择吗?”

“好,如你所愿。”松本润深吸一口气。

 

“现在想来,我们的第一次见面也并非偶遇。如果我没猜错,景杀是天机九宸安插在断剑楼的。”

“那一次是偶然,但景杀确实是我派来的。”

“果然,那么目的呢。”

“看断剑楼是否有谋逆之心。”

“九王爷…”

如果天机九宸针对的是王爷,那么一切都连起来了。

“天机九宸放出九宸令失踪的消息,是为了引有野心的江湖人出现,然后一网打尽,以此削减九王爷的实力。”

“你真的很聪明。”

“不敢当。之所以消息会最先出现在江陵,是因为风皇祠在那便于你掌控。”

“嗯,没错。”

“乐林县一派萧条,当时我就有过不解。现在想来应该是你提前派人转移了民众。”

“天机九宸行事虽然决绝,但也不会滥伤无辜。”

“然后你命血露薇灭了乔家庄,埋下了轰天雷。”松本润继续道,“乔员外为富不仁,杀了他也算为民除害。九宸令主行事真是滴水不漏。”

“但血露薇杀心太重,连妇孺都不放过,也是我没想到的。”

“随后的事情很清楚了,江湖人出现,你故意受伤。既让我们有了正当的理由离开,也不会怀疑到你身上。”

“可惜只来了二三十个门派,远远不够。”樱井的嘴角划过嗜血的冷笑。

“所以计划还得继续。风皇祠中你的一句话把我们的注意力引到了长安,血露薇也早已按照你的命令藏匿其中,接下来只需要放出风声,自然有人蜂拥而来。”

“可惜,你有个太过精明的二当家。这个时候只怕他已经开始怀疑上我了。”

“但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你,不是么?”

“是…”转开了视线,他的目光承载了太多让人难以招架。

 

“之后,你们骗血露薇如果把人引到悬崖,就会有天机九宸出来接应。其实你只是想让他把众多江湖人引到山中,方便你们动手。”

“他在乔家庄犯下的罪孽,不配活下去。一箭双雕罢了。”

“现在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九个人会敢让你掉下悬崖而不去追。他们的任务根本不是夺回九宸令,而是除掉当晚出现的所有江湖人。”

“九王爷既然想要借助江湖势力,那么我干脆把这江湖重新洗牌。”

“几千人…你竟然下得去手?”松本润的声音翻腾着怒意,“他们很多都是无辜的!”

“呵,无辜之人会妄图九宸令么。”樱井翔嗤笑,“更何况,我本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怎么?很意外?”

松本润的瞳孔猛得一缩,上前一把按住他的脖子,将人推到了山壁上。

“你究竟是谁?!”手指慢慢收紧。

“我是谁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肩膀被尖锐的岩石磨得生疼,樱井没有反抗,任由空气一点点在胸腔流逝。

“你们势力再大也不过是个江湖门派,何来的必要针对九王爷之事。”

“……”

“天机九宸…根本就是皇城的走狗。对不对?!”

尽管脸已经因为呼吸不畅而染上潮红,但他还是笑了,“百年前…圣祖秘立…天机九宸…世代…护卫京畿。”

好一个传承了百年的秘密,把江湖人耍得团团转。

松本润心里清楚,只要他再用点力,就可以要了樱井翔的命。令主一死,九宸令又在自己手上,天机九宸必定大乱。皇城失了这个助力,拿什么和九王爷抗衡,于大事简直如虎添翼。

 

可是自己真的下得去手么。

其实这个答案无须思考。

 

(二十八)

 

樱井翔慢慢地闭上了眼,窒息的感觉正加速剥离着他的意识。

他有无数条理由可以反驳,也有无数个办法可以脱身。

但他什么都不想做,能死在他手上好像也不错。

 

骤然,脖子上的迫力消失,突如其来的空气让他轻咳了起来。身子不由自主顺着山壁滑下,被搂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为什么不杀我。”

“为什么不反抗。”

“我现在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你。”银针出现在指尖。

“你不会的。”松本淡淡道,“就如你一路都在对我手下留情。”

樱井的身子微微一颤。

“第一次,我们在酒楼相遇,你就让我不要趟这浑水。”

“第二次,在乐林县,你又劝我收手。”

“第三次,假借受伤带我们远离了乔家庄。”

“第四次,你让和也离开长安,保留了断剑楼的实力。”

“最后一次,你带着九宸令坠崖,天机九宸就没有理由再对我动手。”

“翔,我其实都懂的。”

你藏在机关算尽的背后,是极力护我们周全的苦心。

“同时做风皇祠的掌门和天机九宸的令主,很累吧。”

 

樱井翔发现,松本润和他说过很多话,但从来没有哪句像这句这么触动心弦。

二十几年来,有很多人感激他,有很多人敬畏他,唯独没人问他一句是不是累了。

戴上面具是高高在上的九宸令主,摘下面具是济世救人的樱井掌门。

他隐瞒着天机九宸成了樱井翔,同时隐瞒着风皇祠成了九宸令主。

一边是救人,一边是杀人。

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

风皇祠就像一个编织好的梦境,他和松本润在里面相识相知,可以抛开一切就做个简单的好人。可九宸令主这个身份时时刻刻叫嚣着提醒着自己,梦境的外面是残酷的现实。明知立场不同,明知终会刀剑相向,还是忍不住渴望在事发之前再多沉醉一刻。

他可以选择不做樱井翔,可以选择不要风皇祠,但唯独不能选择不做九宸令主。

这是他从出生那刻起就被决定的命运。

 

“润…我真的好累。”

“我明白。”松本润柔声道,“你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

“你怎么还不懂?”樱井翔想从怀抱中挣脱出来,“我们根本没有未来!你就当樱井翔死在了山崖下多好,日子一久自然会忘了痛苦,为什么还要跟下来?”

“我什么都能接受,唯独不能接受你死了。”

“我不值得你这么做。”樱井转开了视线。

“不存在值不值得,你是风皇祠掌门也好,是九宸令主也好,我都不在乎。”伸手轻轻固定住他的头,迫使他直视自己的目光,“哪怕我们没有将来,至少现在还在一起。”

“那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忘了你我的身份,忘了彼此的立场,珍惜当下不好么?”

松本润的话像一个漩涡,撕扯着他的神智坠入深渊。

即使知道终会昙花一现,还是忍不住一夕贪欢。

“让我记住你。”


(二十九)


深山老林,孤男寡男。


(三十)

 

松本润再次醒来时,山洞里的只剩下他一人。拿起衣服披在身上,朝水潭边孤身站立的白色身影走去。

“我要走了。”樱井翔没有回头,平静道。

“嗯。”在他身边站立。

“我以为你会阻止我。”轻轻笑了下,“或者让我跟你走。”

“我没什么立场去干涉你的选择。”从后面环住他的腰,下巴扣在他的肩上。“我只希望你对自己好一点,不要再为了天机九宸而活。”

“……”

“皇帝荒淫无道,失民心于天下,百姓造反是迟早的事情。九王爷不过是顺应人心,没有他,也会有别人。”

“我明白…”樱井翔语气依旧平静,可在松本听来带着绝望的悲哀,“但从我出生那刻开始就逃脱不了天机九宸的网,为其生,为其死。”

“我知道你也对流离的百姓心存不忍,不然就不会有风皇祠的存在。何必助纣为虐?”

“那个烂好人樱井翔只存在于风皇祠中,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打断他的话,“只要我是令主一天,就要护卫皇城到最后一刻,哪怕他是商纣再世。”

“翔——”

“这是我的命,没有选择。”

“可是这样下去,你会成为众矢之的…”

“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樱井翔转过身,直视他的眼眸,“天机九宸不是单纯的江湖门派。如果你也是执意跟随九王爷造反,我一定会阻止你。”

“你会杀了我吗。”

“……”

“不用说了,我都懂。”

“谢谢你,润。”

 

松本润此刻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没有未来。推翻这个腐朽的王朝是他的夙愿,他和二宫和也还有断剑楼早已一脚踏入其中,想要抽身已是万难。而阻挡在他前进的道路上的,是他这辈子的挚爱。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就没有一个两全的办法么?

狠狠攥紧了拳头。

“有件事我要提醒你,”樱井翔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天机九宸的身份虽不为人知,但皇族之人大多知道。”

“——当真?”如果是如此,那么九王爷费尽心思要九宸令的目的就很清楚了。

“嗯,所以要当心了。你的九王爷——”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可不是个善茬。”

“我明白。”

 

“还有,九宸令我要带走。但是这个留给你。”

摘下手上的扳指,小心戴在松本润的拇指上。

“很好看。”樱井翔由衷地笑了,“我走了,润。”

干脆地转身,如果再不走,只怕他再也没有勇气离开。

“翔——”伸手想要留住他,但单薄的衣袖仅仅在指间停留了一瞬。

 

素白的身影正如初次见面时的骤然出现,此时也是在几个呼吸间消失在他的视线。

松本润轻轻摩挲着他留下的扳指。

再次相见时,又会是怎么样的光景。



TBC



------------------------------------------------------------------

一点废话:


这章算是对我之前挖的坑一个汇总的解释(其实也不算坑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开古风的车了,写的什么玩意儿...

完结倒计时,如果顺利的话还有一章。

2017-08-17翔受润翔JS
评论-29 热度-32

评论(29)

热度(32)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