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九宸 08(完)

@鱼丸挂件 你要的古风大佬相爱相杀就此完结了

-万字预警,有虐预警,逻辑炸了预警

-双结局,请有爱自取ww 其中一个有竹马线

-感谢一路追到现在的每一位亲,比心

-前文指路 01 02 03 04 05 06 07(R)

--------------------------------------------------------------------


(三十一)

 

话头转向众人分开的那晚。二宫和也虽然带着断剑楼人马星夜离开了长安,但一路上心神不宁,惴惴不安。常年在刀口上讨生活的江湖人,多半对危险有异于常人的直觉。二宫低头,看着平日里平稳有力的右手此时竟有点略微颤抖。自他和松本润接手断剑楼以来,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心中滋生的不安更甚。

果然,自己就不该答应让润孤身犯险。

 

“二当家,弟子来报。大批江湖人集中到了城东一带,难不成…”

“藏锋,你带着所有人继续赶往江都,我要回去看看。”二宫一拉缰绳掉转马头。

“不可!楼主有令,命属下务必护你平安抵达江都。”藏锋急忙拦住他。

“不行,放他一人在那里我死都不安心。”

“可是——”

“没有可是,不放心的话留下几个人跟着我,你带着其余人火速离开。”

“…是,属下遵命。”

 

二宫和也带着几个弟子瞒过尾随至人的耳目,悄然潜回了城东郊区。刚一进山,就听见了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心下一惊,果然还是来晚了。打了个手势,众人隐藏起气息,小心前进,没多久就撞见了激斗在一起的两方人马。黑衣人一方武功明显更胜一筹,余下的江湖人只得勉强抵抗。只是虽有求生之心,终究难以扭转乾坤。二宫虽心下不忍,但仅凭自己带的几个人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更何况,黑衣人一方的招式着装已经昭示着他们的身份。

天机九宸。

果真如他们所想,天机九宸终于出手了。

润,你到底是否安好。

二宫和也紧紧攥住了拳头,提醒自己要忍。若是被发现了,只能平白把自己搭进去。

 

“启禀护法,大多数江湖人都在这里了,但也有几个漏网之鱼,不知——”

“无妨,那些人成不了气候。”

“还有就是坠崖的松本润,要不要…”

“令主让我们不要插手,想那樱井翔应该有办法脱身。”

“是。”

 

松本润坠崖。

这五个字让二宫和也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以至于没有去想后一句话所含的意思。他此刻恨不得冲出去问个清楚,如果是天机九宸所为,他立誓要把他们挫骨扬灰。只是身体被边上弟子死死按住,免得他做出傻事。

好不容易挨到天机九宸离开,二宫和也飞快地朝着山顶冲去。即便脚边尸横遍野,在他心中都抵不过润的安危。赶到山顶时,只见血薇露首领的尸身,却是毫无松本润的踪影。

“二当家,楼主他——”

“不会的!去找绳索,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二宫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虽是心急如焚,但也不知道天机九宸之人是否还会出现,只得小心行事。等到断剑楼诸人带着绳索再次回到东山时,却遇见了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樱井——翔?”二宫喃喃道。

“二宫兄,你果然还是回来了。”

“润呢?!他人在哪里?”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襟,“你把他怎么样了!”

“他很好,还活着。”慢慢拉开他的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

“二宫兄,你冷静点。想知道为什么,不如借一步说话。”

“如果是你害了润,你以为你还走得掉么。”

“我说过我不会。以前不会,将来也不会。”樱井翔瞥了一眼四周,“更何况,我想走,你们拦得住么。”

二宫和也发现,眼前的樱井翔已经不再是那个他认识之人了。

无奈挥了挥手,命弟子退下。

“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二宫和也沿着樱井翔指给他的路顺利绕到了悬崖底,找到了正站在瀑布边的松本润。

“润!”二宫急忙跑上前去。

“和也?”松本润震惊地看着本该早已离开之人。

“我想来想去还是不放心你一人。”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看见他确实无大碍时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是樱井翔告诉我的。”二宫停顿了下,“润,他真的——”

“是,他是九宸令主。”松本润很平静,把今晚发生之事娓娓道来。

 

虽然这些事情印证了二宫和也一直以来的怀疑,但还是让他感慨于此人的步步为营。松本润看似平静,眼底深处却是深深的悲哀。看着这样的他,二宫也是心里一痛,冲淡了发现他安然无恙时的欣喜。

“那么王爷那里——”

“我不会说的。”松本润摇摇头,“翔的真实身份。”

“我知道你想护着他,可如果大战起,他的身份总有暴露的一天。”

“但我不甘心,”凝视着手里的扳指,“我和他会这么结束。”

“既如此——”二宫突然抬手一掌击中了他的胸口,毫无防备的松本润一声闷哼,鲜血溢出了嘴角,“如果不这么干,王爷地方你不好交代九宸令被他带走之事。”

“谢谢你,和也。”随手抹去了血迹。

“先别忙着谢我,别忘了自己的立场。”二宫上前扶住他,“走吧,我们去江都。”

 

松本润回头,看了一眼隐在远处的山洞。就在那里,他们刀剑相向。但也在那里,他们拥有了彼此。

翔,离开这里就代表着我们终是各自踏上了选择的路。

 

(三十二)

 

几日后,江都。

 

江都乃是前朝都城,圣祖改朝换代后迁都长安,是以江都有着不亚于长安的制式规格,也是有着重大军事政治意义的地方。九王爷密谋多年,早已将江都暗中掌控手中。断剑楼一行人经过几天的赶路终于到了江都,直奔九王府而去。

 

在刻意为之下,松本润维持着一副脸色苍白、重伤未愈的样子。明明是年少相识的兄弟,到现在竟然开始了相互算计。樱井翔的话虽不至于让他对九王爷心生嫌隙,但也开始暗中提防。也许自己只适合做个单纯的江湖人,这种尔虞我诈的勾当让人不免心累。

松本暗自叹了口气。

翔,这么多年你是怎么撑过来的。

 

九王府门口,想是接到了他们进城的消息,九王爷竟是早早在此等待。

“润,和也!你们没事真是太好了。”

“劳王爷挂心了。”两人行礼道。

“藏锋他们来了以后,本王一直在为你们担心着。”九王爷指了指内院,“进去说话吧。”

“和也,”松本对二宫道,“你先去将弟子去安顿下。”

“好。”知道他想单独跟九王爷说些什么,二宫也就不去掺和了。

屋内。

“润,看起来你气色并不是很好。”九王爷示意他落座,“可是哪里受伤了?”

“是,一时不慎受了点伤。”松本润坐下,“给和也看过,应无大碍。”

“和也的医术我自是信得过,不过你身边不是有那个神医樱井翔么。”九王爷好奇道,“这次怎么没见他跟你们一起。”

终于还是来了。

“他——”松本欲言又止。

“本王一直觉得,凭你的身手江湖上能伤你的人不多。”看着他的样子,九王爷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如果我没猜错,你这伤是他所为。”

“……”

“润,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什么么。”

“我说过,不会是他…”

“但他利用了你的信任,在你身边潜伏这么久。九宸令呢?”

我懂,但这个涂了蜜的陷阱,我心甘情愿深陷其中。

“九宸令——被他带走了。”

“松本润!”

松本润一撩衣摆跪下,“属下办事不利,请王爷责罚。”

“好一个风皇祠,好一个樱井翔。”九王爷喃喃道,良久才一抬手,“罢了,起来吧。你身上伤不轻,也算得了教训。”

“谢王爷。”松本松了口气,果然如和也所计划般。

“九宸令…难道真的注定得不到…”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口,“王爷,天机九宸,是否不单单是个江湖门派那么简单?”

“你为什么这么问?”猛地转头,凌厉的目光直射松本润,语气却是平静。

“如果只是个江湖门派,王爷不至于如此费尽心机想要得到九宸令。”松本润并不退缩,“王爷雄才大略,定是深知江湖人于两军交战不过锦上添花,起不到决定性作用。”

“润,你能想到这一层,不枉我如此看重你。”九王爷一笑,“我也不妨告诉你,天机九宸是护卫皇城的最后一道屏障。此事自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你不会怪我吧?”

“属下不敢,王爷自有考量。”

“这就是为何我要得到九宸令。只要天机九宸在一天,本王的好皇兄就能一直缩在皇城中苟延残喘。”冷哼一声,“不过就算没有得到九宸令,这天下依旧会是我的。”

松本润看着眼前气势如虹之人,希望自己的选择没错,他真能还天下一个清明。

“属下相信,王爷定能得偿所愿。”

“你与和也在我身边多年,劳苦功高。”九王爷拍拍他的肩膀,“本王可以许你一个心愿。”

“将来事成,我想恳请王爷放过风皇祠,饶樱井翔一命。”

“松本润,你要知道是他辜负了你的信任,是他带走了九宸令。”微微皱眉,“你还想保他?”

“请王爷成全。”

“你——”九王爷终是松了口,“想来这樱井翔也是极其出色之人,能让我们松本楼主如此念念不忘。如果他能为我所用,我便饶他一命又如何。”

“谢王爷。”松本润内心悬着的石头也终于放下。

 

翔,也许我们不会就这么结束。

 

从王爷地方出来,松本润径直找到了二宫和也。

“看你这个神情,王爷答应放过他了?”二宫瞥了他一眼。

“什么都瞒不过你。”

“如果最后我们失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放过我们这些人。”

“他可以有任何选择。”松本润望着长安的方向,“但赢的人一定会是我们。”

“等着吧,你们很快就有再见之时。”

 

(三十三)

 

圣元二十三年,九月初。

九王爷以‘帝昏庸,清天下’的名义在江都起兵。

此举让原本就对这腐朽的王朝失望之人、想要建功立业之人纷纷响应,军队实力不断扩大。尽管尚有不少忠于皇帝的人顽强抵抗,但九王爷的势力依旧锐不可当,飞快地攻下一座座城池。与其说攻陷,不如说是民心尽失的结果。

 

同年十一月末,陪都洛阳守将殉城。

至此王朝大半疆域都已被九王爷收入囊中,通往长安的门户已然大开。

皇位只有一步之遥,但知情人皆明白,真正的硬仗才刚刚开始。

 

同年十二月,九王爷亲自督战攻城,大败。

天机九宸终于开始行动。

 

整整一个月,天机九宸掌控下的皇城军将长安守得滴水不漏。无论是大肆进攻,还是小股偷袭,无一不被击得粉碎。对不明真相的将领来说,皇城军显示出的战斗力超出他们的想象。对九王爷等几个知情者来说,天机九宸的才是他们真正忌惮的。唯独对松本润知道,操纵者这一切的人是谁。

九宸令主,樱井翔。

 

二十万大军将长安围得如铁桶一般,却始终无法进入其中。有人提议,在如此包围下,长安的补给早已被切断,时间一久定是撑不住。此话虽然有可行性,但九王爷知道,打仗讲究一鼓作气。眼见一月过去长安毫无异常,而己方军队士气已是深受影响。当然凭他们的实力,自然是耗得起,但这不是他想要的方式。

九王爷的思量松本润看在眼里,终是站了出来。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和天机九宸有任何直接的对抗,但眼下已没有别的办法。

按照松本的说法,往常进攻不顺,多半是因为天机九宸混在守军之中,而他们的实力寻常士兵根本不是对手。况且天机九宸以九宸令为饵,早已将江湖上的好手除了七七八八。此时在九王爷身边的,也就自己的断剑楼尚能尝试一战,是以主动请缨。

正如他所言,断剑楼加入后实力大幅增加,虽说能突破天机九宸的布置还言之尚早,但至少有了与之抗衡的能力,守城军亦不像之前一样游刃有余。

 

“你知道的,再这么下去,他迟早会亲自出手。”二宫和也看着眼前激战的双方,嘴唇微动。

“也许这就是我的目的,我想他。”松本润苦笑一声,话头一转,“你会怪我吗?把断剑楼置于危险之中。”

“你是楼主,自然是听你的。”二宫平静道,“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不会干涉。”

“我这辈子最幸运的,是有你这个家人。”

 

(三十四)

 

两日后,松本润于交战中杀了明德门守将,皇城军溃败退入城中。九王爷大喜,亲自来到阵前准备下令大举进攻。但松本却有一种难言的不安,事情不会那么顺利。一边示意军队收缩阵型后撤,一边与二宫朝九王爷靠拢戒备。

突然,耳边传来弓箭破空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松本润判断出那是冲着九王爷去的。

这种靠内劲射出的巨大翎箭,射穿几面盾牌根本不是问题。

除了自己,没人拦得住。

松本润运起全身内力,拼命追着弓箭而去,一定要赶上。

眼见利箭离九王爷只有咫尺之遥,寒霜划过,一刀将其断成两截。

“润,小心!”

未等他松一口气,第二箭随之而来。松本润只得护住九王爷往边上一滚,弓箭擦着他的左肩而过,带起一串血珠,射穿了身后两人。

 

远处的城墙上,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叹了口气,终是没有射出第三箭。

放下手中的强弓,走出阴影在城墙上站定,身后九人一字排开。

九王爷虽是刚刚死里逃生,但还是很快恢复了枭雄本色。看着对面这阵势,也是明白过来了。

“九宸令主…”

黑衣男子突然从城墙下一跃而下,背手而立,像在等待着什么。

“和也,保护好王爷。”松本润握紧了从不离手的寒霜,低声嘱咐道。

“润,小心。”二宫知道多说无益,有些东西是只能靠他们自己。

 

松本润见过很多种样子的樱井翔。

唯独没见过眼前一身肃杀之气的他。

同样让人心醉。

如果可以,他很想把这半年的思念化为绕指柔。然而此刻,他们唯有一战。

无须去在意是谁先动的手,刀光剑影,一如他们初见。

只是不同与当时留有余地的试探,此时两人皆是全力以赴。一时间飞沙走石,两个上下翻飞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百招过去,两人依旧难分上下。然而松本润却打心底产生了一丝疲惫,他体会到了山洞中樱井翔不愿反抗、一心求死的无力感。

面对紧随而来的攻势,松本润放弃了躲闪。

“翔…”

樱井翔震惊地看着自己一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胸前,松本润连退几步,跪倒在地。下意识地想要上前查看他的伤势,然而刚迈出一步才意识到现在过去只会害了他。好在面具掩盖了他的表情,且远处的二宫及时射出一箭阻止了他继续前进,樱井顺势转身往回走。

“放手吧,翔。”松本润强忍着翻腾的气血,“你看看这天下,早已民心所归。这个王朝根本不值得你再坚持下去。”

“我明白。”没有停下脚步,紧接着一跃回了城楼之上,带着天机九宸离开。

九王爷虽想趁胜追击,但忌惮于天机九宸的实力,加之松本润重伤,思索再三还是鸣锣收兵。

 

明德门重新归于平静。

 

(三十五)

 

长安,天机九宸

 

樱井翔坐在书案前,摘下了面具拿在手上。手指摩挲着上面的纹路,像是在梳理自己的前半生。

 

四岁那年,母亲带着他离开了天机九宸,藏匿于风皇祠。

“翔,忘记你姓什么,长大后就做个大夫。”

十岁那年,他们的行踪被父亲发现,自己被强行带回天机九宸,母亲为制止父亲身亡。

“翔是你亲骨肉,放过他吧!为什么一定要带他回那个牢笼?”

“就是因为他是我儿子,才有要承担的责任。”

十八岁那年,父亲病重。

“你死了,我是不是终于有了自由。”

“翔,逃不开的终究逃不开。这是命,樱井家的命。”

二十岁那年,他继任九宸令主。同年,风皇祠新一代掌门樱井翔名声大噪。

 

成为风皇祠掌门是他对命运的一次抗争。但很快他就发现,他越是想靠近光明,就越被黑暗缠得脱不开身。他也终于明白了父亲那句话的意义,什么叫逃不开的终究逃不开。

有些面具,戴上了就拿不下来了。

 

“令主。”门外传来一声请示。

樱井翔戴上面具,“进来吧。”

“伤者都安顿好了?”

尽管天机九宸传承多年,实力雄厚。但以少敌多强撑了一个月,伤亡也是惨重。

“是,请令主放心。”男子停顿了一下,“只是属下有一事不明,今日阵前令主为何不杀了九王爷?他若一死,军心必乱。”

“你觉得,这个天下,还有多少人是向着我们的?”樱井翔摇摇头,“死了一个九王爷改变不了什么。”

“那为何我们——”

“——还在抵抗?”冷哼一声,“因为我们是天机九宸。”

“令主…”

“虽然天机九宸是圣祖创立用来守护京畿的,可其实真正决定天机九宸命运的,不过我一人。”樱井站了起来,“而且怕是弟子里面有不少有自己想法之人。”

“天机九宸誓死效忠令主!”男子慌忙跪下。

“我知道你们的忠心,但有些责任只是我的,与你们无关。”挥一挥手,“传我命令,半个时辰后,所有天机九宸与皇城军撤离,开城门。”

“令主!”他很清楚这样意味着什么。

“照做吧。”樱井翔朝外走去,“准备一下,我要进宫面圣。”

“…是。”

 

润,我曾经抗争过,但失败了。而你的出现,让我想要再努力一下。

 

长安,皇宫。

 

“臣天机九宸令主参见皇上。”

樱井翔恭敬地跪在台阶下,抬起头看着高坐龙椅上的人。

“爱卿辛苦了,天机九宸果然如老祖宗所言一般强悍。”圣元帝喜不自胜,走了下来想要扶他。

樱井顺势站了起来,“皇上廖赞了。”

“朕的好九弟现在怕是气得不行,想要这个皇位做梦吧。也不看看朕手里有什么——”

“皇上,”毫不犹豫打断,“你已经失民心于天下。九王爷继承大统是早晚的事。”

“樱井翔!”圣元帝笑容凝固,怒上眉梢,“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是皇上还没看清眼前的形势。”直视眼前的九五之尊,“天机九宸不可能挡住外面二十万大军一辈子,皇上如愿退位,天机九宸定会护你安然离开皇城。”

“放肆!朕是天子,这皇位本就是朕的!”

 

就在圣元帝大发雷霆之时,一宦官连滚带爬冲了进来。

“皇上,大事不好了!”声音带着颤抖,“长安城门大开,皇城军不知所踪。叛军…叛军已经攻入城中!”

“什么?!”圣元帝看着一脸平静的樱井翔,明白了过来,“好一个天机九宸,竟然敢背叛圣祖的遗训!”

“皇上,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背叛你的不是天机九宸,是我一人而已。”双目寒光一闪,“还是那句话,如果皇上愿意退位,我一定会让你平安离开。如若皇上还是执迷不悟,臣只有僭越了。”

“哈哈哈,朕堂堂九五之尊,怎能如丧家之犬一样。”圣元帝狂笑,“樱井家世代都是忠心的狗,唯独到你这代,是狼。”

“我就是要断了樱井家的命运。”

“朕看你将来如何去九泉之下面对列祖列宗。”慢慢闭上了眼。

“那就不劳皇上操心了。”手中劲风挥过,看着那个倒地的明黄色身影轻声道,“我很快就会亲自去解释的。”

 

看见樱井翔走出来,在一旁等待已久的男子急忙迎了上去。

“令主,皇上他——”

“殡天。”樱井翔望向远处越来越近人马,“接下来要怎么做你都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是,属下知晓。”

“智,以后天机九宸还要你多多操心。”

“属下一定尽力。令主,保重。”

 

(三十六)

 

半个时辰前。

 

九王爷正在计划何时大举进攻,一将军来报。

“启禀王爷,长安城所有城门忽然大开,守军踪影亦是难寻。”

“什么?”九王爷猛地站了起来。“当真?”

“我们已派出探子,暂未发现暗藏陷阱。”

“天机九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九王爷喃喃道。

比他更震惊的是松本润和二宫和也。

翔,你到底做了什么?

“来人,传令三军,准备进城。”九王爷眉头微蹙,“机不可失,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一闯。”

在全军准备出发之际,松本润把二宫和也拉到一边。

“和也,你带上藏锋他们,等下不要进城,悄悄离开。”

“又是这样,”二宫不知道说什么好,“你现在受着伤,我不在你身边谁照顾你。”

“不是,你听我说。”松本按住他,“我一定要带他回来。但王爷心机难测,越少把柄在他手上越好。”

“……”

“算我求你。”

“我只有一个要求,不准死了。”

“我答应你。”

 

半个时辰后,松本润跟着九王爷率军入城。二宫和也则带着数十断剑楼心腹准备悄然离开。

 

皇宫大门前。

 

一男子平静地看着将他团团围住的人马,无视那些对准他的弓箭,径直走到九王爷面前。

“天机九宸护法大野智,奉令主之命在此恭候九王爷大驾。”微一躬身行礼。

“大野护法好胆色。但本王却不知九宸令主有何指教?”

“令主说,先皇昏庸,天地难容,驾崩。”大野智平静道。

九王爷先是一愣,随即长笑,“好一个九宸令主,果然识时务者为俊杰。”猛地话锋一转,“只是以为这样做我就会放过他,放过天机九宸么。”

“王爷!”松本润大惊,忍不住出声道,“天机九宸既已有投诚之意,何不高抬贵手?!”

“润,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九王爷叹了口气,“我一直在奇怪,为何今日战场上九宸令主没有朝我射出第三箭,想来是你挡在我身前的缘故。后来你们交手,他明明可以杀你却又一次放过了你。”

“你以为本王真的想不到,你心心念念的樱井翔就是九宸令主吗?”

“……”被说中秘密的松本润脸色一阵惨白。

“不说话了?不如听听大野护法还有什么话说。”

“…令主请松本楼主前去天机九宸一聚。”

“你看我可有说错?松本润,你明知九宸令主是谁还欺瞒本王已是不小的罪名,但最让我难以接受的还是这个。”

九王爷拍拍手,身后队伍一阵骚动,数十人被带了出来。为首的赫然是被制住的二宫和也。

“和也!”想要上前却被架在二宫脖子上的利刃阻止。

“我与你做兄弟多年,你却为了一个外人处处提防着我,真是让人寒心。”

“此事皆因我一人而起。”松本毫不犹豫跪下,“和也和断剑楼其他人根本不知情。求王爷放了他们,我甘愿受罚。”

“放了他们可以,一个条件。”九王爷划过一丝冷笑。

“杀了樱井翔。”

“王爷!你答应过我放翔一条生路的!”

“没错,我是答应放过风皇祠的樱井翔,但我从来没答应你放过九宸令主。”

“你——”

“九宸令主必须死。只要他一死,我便放了天机九宸其他人,当然还有你的断剑楼。”九王爷看着他,“润,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么多人命都在你一念之间。”

“润,别管我们!”二宫和也朝他喊道,“走啊,去带他离开——唔。”话音未落身上又是重重挨了几下。

“住手!放开他!”松本润攥紧了拳头。

如果自己全盛时期,尚有把握救出和也等人。但此时还受着伤,功力不到平日一半,根本无能为力。

“我……去……”

“我果然没有看错,兄弟情深。”

 

翔,对不起。我无法丢下和也不管。

 



此处开始结局分支,想要HE的请继续往下。

想要找虐看BE的请戳我。




(三十七)

 

樱井翔换回了白衣,坐在台阶上,看着松本润一步步朝他走来。身后是鱼贯而入的士兵,将庭院层层围住。

“润,你终于来了。”丝毫不在意那些闯入的不速之客,冲着他招手,“再不来,我怕我都要等不到了。”

“翔…”松本润翔说些什么,开口却是“还是白色适合你。”

“我也这么觉得。”拉了他一把,“来陪我坐会儿,我们说说话。”

“这半年,你瘦了好多。”松本润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颊。

“我这里的厨子没有你做的好吃。”樱井把头倚在他的肩上,“山珍海味都抵不上你给我烤的山鸡,可惜再也吃不到了。”

“以后,我会一直给你做,做到你吃腻为止。”

“好啊。”笑了笑,“我会一直记着的。”

许我们彼此一个美梦,挺好。


“翔。”

“嗯?”

“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弑君?”

“我累了,你想让我放手,我便放手了。”樱井翔换了个姿势,靠进他的怀里,“这么多年,其实不是天机九宸束缚住我,而是我束缚住了天机九宸。”

“真正立誓效忠皇城的,是樱井家的先祖。”

“九宸令不过是个幌子,百年来,令主只会是姓樱井的人。”

“我反抗了一辈子,失败了一辈子。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便宜九王爷了。”

“可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认识你。我的出现,让你过得太苦了。”

“但你也让我明白了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樱井喃喃道,“我不后悔。”

“翔,我也不悔。”将人搂得更紧。

“更何况,是你让我有了斩断樱井家宿命的勇气。你要替我高兴才是。”

“可是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我知道。”樱井翔看着将他们围得密不透风的士兵,“九王爷不是好相与的良善之人,他派了这么多人和你一起来,想来是猜到了我的身份。他用二宫兄来威胁你来杀我,对不对?”

“对不起…对不起…”松本的声音带着压抑着的痛苦,“他抓了和也,我不能——”

“别说了,我都明白的。”轻轻按住他的唇,“我早就想到有这一天,从来没有怪过你。”

“是我没用…”

“别这么说,我们身处的原本就是个死局。”樱井翔的声音越来越轻,嘴角开始溢出鲜血,“最后还能这么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

“翔!你怎么——”连忙想要拭去血迹,却越抹越多。

“弑君之人怎配活在世上,这样结局对谁都好。”气息减弱,“润,我的死与你无关,你一定要记着。”

“好…我一定会记着。”泪水抑制不住涌出眼眶。

“傻瓜…别哭…丑死了。”

“那这样呢。”松本润努力扯出一个笑容。

“好多了…”樱井翔眼神渐渐迷离,“这辈子…不知道…是做樱井翔多一点…还是九宸令主…多一点…但不管哪个…我都爱你……”

“翔!!”松本润看着挚爱之人在自己怀中失去了气息,仰天长啸,“啊————”

 

(三十八)

 

松本润抱着樱井翔,一步步走向了皇宫。

“他死了。”语气平静,眼神却是一片死寂,“王爷,还望你遵守诺言。”

“好,我果然没看错你。”九王爷一挥手,“放人。”

恢复了自由的二宫和也跑到松本润身边,看见臂弯中之人一脸平静。如若不是苍白的唇和嘴角的血迹,看起来仅是熟睡一般。

“润——”二宫别开眼,“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与你无关。”松本润摇摇头,“他——早已做好了自尽的打算。”说完看向了远处站立的男子。

大野智叹了口气,走上前,拿出了九宸令。

“令主生前遗训,他死后,天机九宸上下效忠九王爷,不得有异议。”

“樱井翔果然是个人物。”九王爷接过了九宸令,“本王既收了九宸令,便不再计较天机九宸之前的行为。来人,好好安葬九宸令主。”

“谁敢动他。”松本润声音不大,却是透着一股阴狠。

“润,你这又是何必。他已经死了。”

“我要带他离开这里。”

“你还在怪我?”

“不敢,王爷既已坐拥天下,就不再需要我等之力。”

明白他的意思的二宫和也拿出门派信物,扬声道,“断剑楼弟子听令,从此以后江湖上再无断剑楼。如果谁想留下来辅佐王爷的请自便,如若不想也不必跟着我们。”

“你们——”九王爷思索良久,终于示意众人给他们让路,“罢了,你们跟了我多年,到头来却是这样。”

松本润唤来了乌云踏雪,抱着樱井翔上马,最后看了眼九王爷。

“王爷,好好用天机九宸。保重。”

一拉缰绳,带着二宫和也绝尘而去。

 

两匹马一前一后离开了长安城,朝着东郊山林前进。

半年过去了,曾经的血流成河早已被时光抹去了痕迹,唯独没有抹去的是他们留下的记忆。

松本润抱着樱井翔,慢慢走向了他们曾经坠崖的地方。

山风拂过,吹起了他们的衣襟,一黑一白在朝霞中纠缠。

 

“我说,九王爷没有派人跟过来,所以你们别装了。”

二宫和也在后面看着松本润一副要殉情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说实话,我是挺怕你又往下跳一次的。”

白衣人突然出声道,却没有睁开眼。

“再来一次也不错啊。”松本润笑了,“毕竟下面有我们美好的回忆。”

“润!”樱井翔睁开眼,脸颊微红,“放我下来。”

“不放,再让我抱一会儿。”

“有完没完啊你们…”二宫摇摇头,走上前,“玩上瘾了啊。”

松本轻笑一声,终于把樱井翔放下。

 

“他没有派人过来,看来是真的以为你死了。”松本润看看四周。

“未必没有疑心,但对他来说,只要九宸令主在天下人面前死了,让他能有个交代,其他并不是太重要。”

“但是你啊,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信息藏在扳指里面。我没有看到怎么办?”

“那只能怪我爱错了人。”

“那我也只能抱着你殉情了。”

“没想到你演的不错,没想到松本楼主还有做戏子的天分。”

“虽然明知是假的,但看你那时候的样子,我是真的怕你就这么离我而去。”

“傻瓜…都过去了。”

 

“樱井兄,时至今日你才让我真正心服口服。”二宫和也感慨到,“真的什么都让你算到了。”

(“二宫兄,不如借一步说话?”)

(“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二宫兄廖赞了,如果没有你的协助,这场戏怕是也演不下去。”

“真是,为了你们我可是白白挨了一身伤。”

“是是是,我的好和也,多亏了你。”松本润有一瞬间犹豫,“但是…断剑楼…终究是我没守住师父的基业。”

“不关你的事,是我做的决定,我爹他会理解我的。”二宫满不在乎,“更何况,江湖打打杀杀多没劲,还是赚钱有意思。”

“那你接下来是打算?”

“开个赌坊,赚大钱。”二宫一挑眉。

樱井翔听完捂嘴一笑,凑到松本润耳边。

“果然如你所说一般爱财。”

“樱井翔,我听见了。”

一时间整个东山都只有他们的笑声。

 

松本润执起樱井翔的手,将扳指重新戴回。

“你看,其实我们也是有未来的。”

从此刻起,茫茫江湖,红尘作伴。

 

(尾声)

 

一年后,明州。

 

“老人家,这帖药连服十天,当可药到病除。”

“大夫,多谢您了。”

“不必客气。”樱井翔起身送走了最后一个病人。

一年前他们离开东山后,辗转来到明州,隐姓埋名开了这间医馆。

“翔,吃饭了。”松本润从后堂走出来。

“诶…又是烤山鸡?”一脸无奈,“你打算做多久啊。”

“我说过,做到你吃腻为止。”

“我倒还好,估计和也会想要掀桌。”

“他今天怎么还没过来。”松本润好奇地望了望对门城中最大的赌坊。

“估计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你别跑!给我站住!”

正当他们准备坐下吃饭,对面传来二宫和也一声怒吼。

一个年轻人夺门而出,慌不择路逃到了医馆中。

“好你个小贼。”二宫和也一个纵身冲了过来,三两下制服了他,按在桌上,满桌子菜被弄得七零八落,“知道我是谁么?居然在我面前出老千?”

樱井翔默默后退一步,心想,“太好了不用吃山鸡了。”

“唉唉唉,痛——”

“好了和也,放开他。”松本润上来打圆场。

“不就玩玩吗,那么小气干嘛。”

“说!你叫什么名字?”

“相叶雅纪。”年轻人一撩散乱的头发,露出了一张清秀的脸。

 

前断剑楼二当家发现,他好像能理解当年松本润的感受了。

有些感情,总在不经意间到来。


END


---------------------------------------------------------------------

写在最后:


历时整整一个月,我终于把这个文给写完了。第一次写这么长的文,中间有想过放弃,是亲们的评论和红心支撑我走到了现在。在此再一次感谢每一位陪伴我走完这篇文的小天使。


最初的设定的确是BE,也就是我放在链接的那部分,稍微有过一点改动。后来写着写着自己也不忍心了,想给他们一个美好的结局,于是就有了你们看到的HE。大团圆,非常完美,五子都有出镜(笑 )把BE放出来是因为有一个人在大家都在拼命给HE投票的时候,一直在评论里一生悬命地求BE,所以也就写出来圆她一个梦。


这章的内容原本是预计5K字里面结束的,结果越写越长,整整翻了一倍。也懒得分两次发了,就干脆全部憋出来以后合成一章发,给大家看个爽w

看完有没有觉得很虐?即使是HE,其实也就只有最后一千来字是甜的。因为这文的基调本来就是相爱相杀嘛,前面几章一个劲地相爱了,只能后面把落下的刀子补上(逃跑


最后的最后,如果有哪里看不懂或者觉得有明显剧情上的bug的欢迎评论或者私信我,我会抽时间修改,然后放个修改好的合集方便大家重温(估计也没有人想看第二遍


2017-08-23翔受润翔JS
评论-22 热度-45

评论(22)

热度(45)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