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竹马】打情骂俏后的那些事(完)

-没有直播的直播系列,迷弟终于实现见偶像的愿望

-前文打情骂俏戳我,前前文秀恩爱戳我

-万字撒糖不要钱,甜不死你算我输

-ooc,逻辑死,不要在意细节

-----------------------------------------------------------

“雅纪亲爱的,你开门啊!”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最近衰爆了。从相叶雅纪开始迷上那个天杀的主播Sho开始,他的生活就注定充满了戏剧性。在他看来,樱井翔除了一张帅脸其他一无是处。傲娇、生活三级残障、动手能力为零,怎么看都是该被社会抛弃的人。明明只会做焦炭还开了个直播间,美其名曰教人做饭实则疯狂秀恩爱。但是偏偏有一大群人把他当宝,为首的就是他家笨蛋和好学弟松本润,都瞎眼了啊!

 

为了证明自己是仅剩的正常人(其实就是报复Sho收了相叶做迷弟,收了松本做老公),二宫·强行拖Toma下水·和也设计了一连串事情,成功地让樱井翔当着几万粉丝的面和松本润大吵一架。虽然最终还是低估了松本润‘什么都是我的错‘的原则,好歹膈应了樱井翔一晚上,二宫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只不过后来一时太过喜形于色被相叶发现了自己内心的小九九,迷弟一怒之下没收了他的命根子游戏机,还把他关在了门外。啧啧,典型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开,除非你去给Sho酱道歉!”

相叶雅纪冷冰冰的的声音隔着房门传出。

“我——我是不会给那个恶魔道歉的!”

二宫和也极力反抗。

 

“是嘛,那我来看看你这个3DS,好像是新买的哦?”

“相叶雅纪!我警告你要是敢动它,我就——”

“你怎样?把我变得和这个一样?”

清脆的咔嚓声一响,门缝里滚出断成两截的触控笔。

 

二宫完全没想到相叶下手如此干脆,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嘴巴子,让你多嘴!

他新买的游戏机啊!攒了好久的私房钱啊!樱井翔都怪你啊!

他家笨蛋完全变了,可爱无双天然赛高的大兔子为了一个外人化身成了小恶魔。

 

“先是笔,然后就是整个机子了。从哪里下手好呢…”

相叶把游戏机翻来覆去得看着,慢悠悠说道。

 

二宫和也觉得游戏机已经炸了,不能连面子也一起炸了。

作为一个有志气的人,要坚守自己的底线。

 

“雅纪!我现在就道歉!求你放过它吧!”

 

呵呵。底线是什么?能吃吗?

不就道歉么,谁规定之后不能再继续搞他的?

樱井翔,你给我等着。

 

*

“阿嚏,阿嚏——”

东京一个豪华公寓中,樱井翔靠在流理台前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正在厨房收拾满桌子番茄的松本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急忙走到他身边。

“怎么了?感冒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这么大人还淋雨。”樱井翔揉了揉鼻子,“一定是有人在说我坏话。”

“谁敢这么说你啊。”松本润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难道是Toma…”

“亲爱的,咱们不是说好了么。”一个踉跄差点把水撒了,“不提他了好不好。”

“那可是你好兄弟,以后总会见面的。”

“不见了!”

开玩笑,见面等于把你送入虎口,我才没那么傻。

 

“做你兄弟也是不容易。”

“兄弟哪有你重要,是吧darling。”

这话要是让弟控二宫和也听到,难免又是一阵血雨腥风。

“哼,我可是难受了一晚上。你要怎么补偿我嘛。”

松本润把人拉进怀里,不由分说吻住,可比在直播镜头前大胆多了。

“这样补偿好不好?”手伸进了衬衫下摆,摩挲着腰间的敏感地带。

“唔,才几点啊你就发情。”

“和你在一起我每时每刻都想做。”

“不要脸——”樱井翔嘴上虽然矫情着,还是扭动着纤细的腰肢渴望更多的触碰。

“都老夫老夫了,别害羞了啊。”

 

松本润一用力把人抱起来放在流理台上,准备来个厨房play。

没想到樱井翔长腿一伸阻止了他的下一步行动。

“先洗澡去啦。”把人往浴室推,“淋雨不洗澡你想生病吗?”

“不要,大不了感冒。”

“松本润,你生病了谁给我做饭吃!”主播Sho不小心喊出了心声。

“原来不是担心我的身体啊——”松本润哀嚎道,“亲爱的我要是和荞麦面一起掉河里你先救谁?”

“当然是先救你了。”

“真的啊?!”狂霸酷炫的Jun因为打败了一盘荞麦面正沾沾自喜。

“因为荞麦面是会浮起来。”樱井翔眨了眨眼,理所当然道,“换成寿司就不好说了。”

 

如果他们在直播,有个弹幕一定能表达此时的气氛。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看着那张俊脸由哀到喜再转哀,小恶魔樱井翔觉得好玩极了,晚上积攒的最后一丝郁气也终于消失殆尽。

“好了,不说笑了。赶紧去洗澡。”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的嘴角,“洗完我们继续,darling。”

松本润发现自己是个只会说好好好的废人了。

 

*

东京的另一头。

 

相叶雅纪终于打开了门,趴在门上的二宫和也一个不(故)小(意)心(的)摔进了房间。

“痛——”相叶被整个人压倒在地上,后脑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笨蛋你还好吗疼吗我帮你揉揉脑震荡就早点休息吧。”

二宫努力减少道歉这个事情的存在感。

 

不过追星的迷弟哪有那么好忽悠的。

“Nino, 我数到三,你要是不打电话,这一个月都得睡沙发了。”

菱形的嘴唇上下一碰,直接把惩罚从一晚变成一个月。

二宫觉得在这么下去说不定要连着禁欲一年了。

认命地拿起手机,翻出了学弟的电话。

 

 

好不容易把松本润推进浴室,等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樱井翔终于松了口气。

回到厨房继续收拾自己留下的烂摊子,这么多番茄,得吃到什么时候去啊…

樱井翔一边摇头,一边随手接起了放在流理台上的手机。

“喂,哪位。”

低沉的声线通过电波传到那头,二宫和也没有仔细分辨,反正他的好学弟早就没了小奶音。

“J,是我。我有话要跟你——不是,跟你家恶魔——也不是,嗯——”

“哈?”

樱井翔听得一头雾水,看了眼来电显示,才发现他拿错了手机。

嗯,这不能怪他啊…谁让他们手机是情侣款来着。

 

“J?你有没有听我在说啊…我想跟你的樱井さん道——”

二宫和也发现道歉这俩字真难说出口。

“二宫さん,我就是樱井…润他洗澡去了,你找我有事?”

“没有!我找J,不是找你——”

二宫惊得差点把手机摔了,下意识直接否认。

我是想道歉,但不是跟你直接道歉啊!

 

“Nino!是不是Sho酱在接电话啊啊!”

相叶雅纪的tension一下子高涨,伸手就去抢手机。

“把电话给我!”

“你别闹,等下摔坏了再买一个要好多钱啊。”

“给我!”

“不给!”

 

樱井翔听了老半天,发现手机里只有两个乒乒乓乓的嘈杂声。

一个是二宫和也,另一个是谁?

管他呢,反正是找润的,把电话给他不就好了。

一边这么想一边推开了浴室的门。

 

热水从花洒上降下,流过松本润的脖颈,腰身,直至脚踝,衬托出他完美的身材和高涨的男性荷尔蒙。

你觉得樱井翔会看呆?

想什么呢,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什么没看过啊。

樱井瘪瘪嘴,反正他是不会承认松本润的那里比他大的。

“翔?想跟我一起洗早说啊。”

“你洗个澡都能想到那里去啊!”

“洗澡而已啊,是你想歪了吧?”松本润笑得不怀好意。

“变态!二宫さん找你。”樱井白了他一眼,递过了手机。

松本润闻言关小了水流。

“Nino找我?”

 

那头相叶雅纪好不容易凭借手长脚长的身高优势抢过了手机,激动地难以思考。所以当手机里传来人声时,他都没有分辨到底是谁就开口到。

“Sho酱!很,很高兴认识你!我真的好喜欢你的直播!”

 相叶上来就是一句对偶像的表白,完了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哦对,他还没自我介绍呢。

“我叫相叶,相叶雅纪,是Nino的彼氏。之前有一次——”

“呃,相叶さん,你好。我是松本润。”

 

世界上最囧的事情莫过于跟偶像表白然后发现认错人了。

 

相叶雅纪的脸刷一下红了起来,恨不得时光倒流十秒钟。

Sho酱会怎么看我啊啊啊!

都怪Nino啊啊啊!

相叶嘟着嘴地把手机扔给了二宫,嫌弃道,“是你学弟啦。”

 

“J…”兜了一个圈子终于找到了正确的人。

“Nino? 这是怎么回事啊…”

“相叶氏他…算了说正事。”二宫和也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晚上…嗯…是我…那什么…”

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个完整的句子。

松本润略一思索,大概猜到了他想说什么。虽然不知道Nino为什么要开这个玩笑,没准有什么误会在里面,还是见面说开了比较好。

“Nino,明天带上相叶君,来我们家吃饭吧。”

“诶?不是——”

“就这么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啊。”

“等等,J!”等二宫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成了忙音。

 

*

“我喊了Nino和他的男朋友明天来吃饭。”

松本润按掉了手机,随手往台面上一扔。

“好啊。”樱井翔点点头没有异议。

反正又不用他做饭。

“你慢慢洗,我先出去了。”

自己送上门的仓鼠,不吃是傻子。

“翔,你觉得你还走得掉吗——”

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准备开溜的人,微一用力拉到身边。猛地增大的水流把樱井翔淋了个湿透。

“啊——我的衣服!这件迷彩是限量版啊,很贵的!”

“没事,我再给你买十件,一周每天换一件,剩下三件我们扔着玩。”

“限量版!”

“在钱面前,这都不是个事。”

“哪有你这么花钱的…”

“我乐意,只要是为了你。”

“哼…明明说好的等你洗完澡做的!”

“我忍不住了。”松本润扯开湿透的衣裤,按住了有反应的炽热,“亲爱的,其实你也想要不是吗?”

“我——”樱井翔撅起了红润的双唇,“那你倒是快啊,磨磨蹭蹭的…”

“等下你可别喊让我慢点。”

 

撇开那边满室春色不说,这边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氛围。

 

二宫和也放下手机,无语望着天花板,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这是要登门道歉的节奏啊!

捡起了在地上躺尸的游戏机触控笔,今晚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看来有必要找点柚子叶洗洗,再找个神社拜拜,去去霉运。

唯一让他欣慰的是,晚上大概不用睡沙发了。

 

自从得知明天要去偶像家,相叶雅纪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

一边嘴里在碎碎念不知道什么东西,一边从房间这头走到那头,来回重复。

“别转了好不好?相叶氏!雅纪!笨蛋!”

二宫和也被他晃得脑壳疼。

喊了几声没有回应后,终于忍无可忍把人按住往床上一带。

“冷静一点啊!”

 

被压住的相叶雅纪终于恢复了正常,当然还是难掩激动。

“Kazu!明天我们真的要去Sho酱家里了吗!”

二宫原本打算明天找个理由不去的,但看着那宛如宝石般璀璨的笑颜,还是把这个想法拍回了脑海深处。

嘛,既然雅纪那么开心,还是去吧。恶魔樱井翔说到底还是眼前的天使比较重要。

“是啊…”二宫和也顺了顺他的头毛,“早点睡吧,为明天养足精神。”

“嗯嗯!”相叶忙不迭的点头,飞快得洗漱后拉灯睡觉。

 

半小时后。

“Nino, 我有点紧张…”睡不着的相叶推了推身边的人。

“相叶雅纪,你真的是个笨蛋啊!”

 

*

让我们再次回到东京的这一头。

 

“禽兽…不懂得节制两个字怎么写。”樱井翔嘟囔着,被松本润从浴室抱到床上安顿好。

“明明是你让我不要停的。”松本润委屈得小奶音都出来了。

“哼!”

话是这么说没错,自己是有爽到啦,但是现在好累…

拉住被子一滚,裹成了一个热狗卷。

 

“翔,头发都没干,会生病的。”松本润急忙把人挖出来。

“我没力气。”樱井翔一动不动。

“好好好,我帮你吹。”

拿过来吹风机,把风调小,微热的风仔细地吹过每一缕湿发。

樱井翔舒服地呜咽了一声。

“怎么,还疼啊?”

“还行,就是累。都怪你啦…我这样明天还怎么招待客人。”

“明天你只要坐着就好了,又不用你做饭。”

“那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生活残障呢。”

 

你本来就是啊…

松本润在心里默默吐槽。不过这话要是说出来,仓鼠估计要亮爪子了。他家宝贝什么都好,就是傲娇了点。

“没事,Nino的男朋友相叶君是你的忠实粉丝,之前那次——”

所以你是生活残障的事情人家早就知道了…

“噢?就是那个炒饭的投稿人啊!”樱井翔这才反应过来。

“Nino说相叶君可喜欢你了,他们还因为你吵过架。”

“你吃醋呐?”翻过身戳了戳他的脸颊。

“怎么会,反正不会有人比我更喜欢你了。”

“你就这么肯定啊?没准Toma——唔——”

“再提他我就让你三天都下不了床。”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

“废了你!”

“你舍不得的。”

“睡觉!”

“好好好…”

 

半小时后。

“润,我有点紧张…”睡不着的樱井推了推身边的人。

“哈?为什么啊?”

“我从来没有见过粉丝,活的!”

“我不就是你的头号粉丝么。”

“你脸皮敢再厚一点嘛?”

 

*

第二天一大早。

 

睡梦中的二宫和也被悉悉索索的声音吵醒。他努力说服自己在做梦,还是失败了。

认命得掀开被子坐起来,看了眼挂钟,才七点钟。

“雅纪…一大早得你干嘛…逃难吗?”

衣柜门大开,相叶雅纪正在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拿出来比划着。

“Nino你醒了啊!我在考虑今天穿什么。”

“哈?随便穿一件不就好了。”

“不行!要去Sho酱家里诶,怎么可以随便。”

“你只是去做客,不是去开会。”

“开会?明明是朝圣。”

 

二宫和也朝天翻了个白眼,他真的不能理解迷弟这种生物啊。原来以为自己弟控病已经很厉害了,迷弟病更加可怕啊。

“Nino你快起来,我也要帮你好好打扮打扮。”

相叶雅纪把二宫从床上拉起来。

“别,你自己折腾不要拖上我。”

“是嘛,我记得你学弟很时尚的哦。要是穿得太简单的话会不会——”

相叶笑得一脸高深莫测。

“我穿,我穿还不行么…”

好像被抓住了什么了不得的把柄。

 

折腾了两小时后,相叶终于满意地定下来了要穿的衣服。

没等二宫和也喘口气,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相叶一把抓住他拼命晃。

“Kazu,啊啊啊我们还没有准备见面礼啊!怎么办!”

“你放开我先…要窒息了…”

相叶连忙松开手,看着二宫从角落里拎出一套遥控飞机。

“就这个吧,本来打算昨天聚会给J的。”

“这个…玩具?是不是太幼稚了点…”

“J他以前就喜欢玩这种东西,送这个正好。”二宫摆摆手。

“可是Sho酱要是不喜欢怎么办?”

我管他喜不喜欢…

“他们都结婚了,J喜欢的他肯定也喜欢,安了。”

“噢…”

这种前后没什么关联的理由也就相叶会相信了。

 

 

再看看主播家这里。

 

因为惦记着粉丝要上门的事情,樱井翔同样早早就醒了过来。平日里双休日不睡到日上三竿不会起来的人,今天竟然主动走出了房门。

“早啊,润。”

正在厨房处理食材的松本润诧异地回头。

“亲爱的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饿…睡不着了嘛。”

看着睡眼惺忪的人,松本润凑上去就是一个早安吻。

“乖,先去洗漱。我帮你准备早餐。”

 

二十分钟后,神清气爽的樱井翔走进了厨房,拿起三明治啊呜就是一口。

“怎么穿得那么正式?”松本润给他倒了杯咖啡。

“见粉丝嘛,当然要正式一点。不然怎么维持我的光辉形象。”

“本来是有的,就昨天你那个小醋坛爆炸,形象早没了。”

“松本润,需要我提醒你罪魁祸首是谁么。”

樱井翔皮笑肉不笑。

“都怪Toma。”

甩锅嘛,我也会。不过Nino我真的被你害死了…

“哼!”樱井冲他做了个鬼脸。

“都快三十岁的人了,稳重点。”松本不甘示弱。

“我就是幼稚,你咬我啊!”

“哪里?上面下面?”

“啊啊我真是瞎眼了才跟你这个流氓结婚。”

“我怎么就流氓了?”

“一大早讲エロ段子还不流氓?”

“这叫情趣好不好。”

 

其实这样子的对话每天早上都在这个家里发生。没什么营养,吵吵闹闹但又简单温馨。等他们老得走不动了,大概还是会在这样的清晨互相拌嘴。找个人过一辈子不就是这样嘛。

 

*

吃完早饭,樱井翔在厨房里面给松本润帮(捣)忙(乱)。

“亲爱的,你昨天不是喊累么。去客厅休息好不好。”

“不要,你让开。我要做番茄炒蛋。”

“我来做就好了啊。”

“我可是热门做饭直播间的主播,粉丝好不容易来一趟我怎么说也得大展身手一下。”

“行了吧…你做出来的那叫番茄炒焦炭还差不多。”

“我警告你,你要是在客人面前折我面子——”

“——你就让我睡沙发。这么多年都会背了,也没个新意。”

“你管我!”

 

就在他们推推搡搡的时候,门铃响了。

“Nino他们来了,我去开门。”松本润擦了擦手,走向了玄关。

一拉开门,就看见眼前之人一个用力的鞠躬,差点撞到他身上。

“樱井さん!很高兴认识你!”

“呃…相叶さん,请进。”

 

如果说认错一次还情有可原,认错两次真的是没救了。

相叶雅纪觉得自己一定把脑子忘在了家里。

“笨蛋…我早就说了,开门的不会是他,你偏不信。”

一旁的二宫和也恨铁不成钢。

怎么办?现在是不是应该找个洞钻进去。

相叶急得团团转,只能求助似的靠向二宫和也。

“抱歉啊,J。”二宫果然还是靠谱的,“他出门没带脑子,让你见笑了。”

“没事没事,相叶さん很可爱啊。”

 

“什么很可爱啊?”

听了一半的樱井翔走了过来。

相叶雅纪看着平日里只存在于屏幕上的偶像此时正活生生站在他面前,很想尖叫一下。

当然了这么做也太弱了,他只是腿软了。要不是二宫一把拉住他,只怕他现在已经在地上土下座了。

“这位一定就是相叶さん了吧?润和我提过你。快进来吧。”

樱井翔露出了迷人的笑容,伸手拉过了他。

 

我决定一个月不洗手了!

相叶雅纪脑海里只有这一个想法。

 

“Sho——啊不对,樱井さん。”相叶慌忙改口。毕竟第一次见生人,礼貌是必须的。

“没关系的,叫我Sho酱也行呀。”樱井冲他眨眨眼。

“啊!真的可以嘛!”相叶雅纪激动得不行。

“当然了。你们平时不都这么叫我的嘛。”

“Sho酱!我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的直播!”

“抱歉啊,这两期都没有好好做饭,让你们见笑了。”

“不是的!不管Sho酱直播什么我都喜欢。”

“唔,其实我每次都只会做黑暗料理诶。”

“会做黑暗料理也是一种本事嘛!”

 

樱井觉得眼前的人实在是太可爱了,大眼睛菱形嘴还带点天然。

相叶则是觉得Sho酱真的是天使!他要做一辈子的脑残粉!

 

*

明明才见面五分钟,两个人却聊得像是相熟多年的老朋友。这大概也是难得的缘分了。

 

二宫和也和松本润面面相觑,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当然还有宠溺。

“呐,这个给你。”二宫递过了手中的礼物。

“Nino!你还记得我喜欢玩这个啊!”松本润激动了,出国多年他已经很久没碰遥控飞机了。

“是啊。之前逛街看到的,昨天忘了给你。”

“好兄弟!谢了啊!”

“咳咳,你喜欢就好。”

弟控二宫和也此时一本满足。

 

这份意外得礼物让唤起了学生时代的记忆,松本润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

“润,你们在干吗?”樱井翔好奇得凑了过去。

“啊,Sho酱!这是我和Nino送给你们的礼物。”

“诶?谢谢啦!”

樱井拿起一个遥控器,跃跃欲试。

“我还从来没有玩过这个呢。这个要怎么弄?”

 

“噢,像这样。”

作为一个游戏死宅,遥控器之类的他见得多了。这个一看就跟游戏手柄长得差不多,二宫和也觉得应该没难度。

推动操作杆,直升机的螺旋桨转动,慢慢地飞了起来。

“哇,好厉害。”樱井翔感慨道。

等等,这个飞机怎么离他越来越近了…

 

“翔!后退!”

“Sho酱小心!”

松本润和相叶雅纪的惊呼声几乎同时响起。

可惜还是太晚了。

没等樱井翔反应过来,直升机就和他的小樱井翔来了个亲密接触。

 

“痛——”

樱井翔一瞬间疼得不会走路,捂住那里像个袋鼠一样蹦进了卧室。

“翔!”松本润吓得赶紧追了进去。

“二宫和也!你你你——”

相叶急得团团转,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天地良心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二宫急忙解释,“我也没想到这么难操控…”

“你知道你打中哪里了吗!”相叶朝他吼道,“那关系着Sho酱的下半生的幸福!”

“你的Sho酱一看就是下面那个…”二宫嘟囔道。

“你说什么?!”

“我说都是我的错…”

这下好了,是真的要道歉了。不过也确实是自己的过失。

“你知道就好。”相叶瞪了他一眼,“要是Sho酱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拼了。”

 

房间里。

 

樱井翔摔倒在床上缩成了一个球状。

“润,痛死了——”

“乖,我看看有没有伤到。”松本润柔声安慰道。

好在现在天气尚冷,衣服都比较厚。看似很凶猛的接触,除了有点疼并没有什么实质的伤害,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还好还好,应该没有伤到。”

“可是还是很痛诶…”樱井翔蹙着眉头。

“我给你揉揉啊。”

“嘶——轻一点啊你!”

“好好。”松本润控制着手上的力道,“亲爱的你这样都能有反应啊。”

“喂!”樱井的脸红得像个苹果。

“有反应就说明没事了。”松本笑道,“还疼吗?”

“好多了…”

 

松本润把他从床上拉起来,整理好衣物。

“出去吧。Nino也不是故意的,现在估计也在着急呢。”

“这我知道的啦。”

 

客厅。

 

看见两人走出来,相叶连忙拉着二宫冲了过去。

“Sho酱!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樱井翔安抚似地冲着相叶摆摆手,“已经不疼了。”

“樱井さん,真的很抱歉。”二宫和也认真地道了个歉,“是我大意了。”

“没关系的,二宫さん不必介意。”樱井温和地笑了。

一旁的相叶看得两眼冒星星,他家天使Sho酱果然长得好脾气好什么都好。

 

“等下就开饭了,先坐一会儿吧。”松本润招呼大家坐下。

“润,我突然想吃扇贝诶。”

“嗯?Sho酱我给你去买!”相叶一跃而起,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大门。

“相叶さん!等等——”樱井翔一推松本润,“你快去找他,等下迷路了。”

说完对他不动声色地使了一个眼色。

在一起多年,两人早就养成了难得的默契。松本润知道他大概是有了什么想法,应了一声就出门找相叶去了。

 

*

偌大的公寓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二宫さん,想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樱井率先打破了沉默。

“茶吧,谢谢。”二宫不动声色。

虽然不知道樱井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反正肯定不会是真的想吃扇贝了。

 

樱井翔一边倒茶一边悄悄打量着这个昨天才见面的人,第一眼看过去二宫的脸上就写着精明两个字。

其实昨天听完松本润的解释,樱井就发现他们的吵架应该和二宫和也脱不了干系。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斤斤计较的人,不会为了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生气。他只是好奇为什么二宫会对他有若有似无的敌意,才会想趁着这个机会弄清楚。

 

“二宫さん和Toma的关系也很好哦?”樱井翔把茶递给他。

“嗯,我和他还有J高中时候都是一个社团的。”

“难怪你会拉他下水,原来都是好兄弟。”

“别误会。”樱井忙加上一句,“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只是单纯很好奇二宫さん为什么要开这个玩笑。”

 

二宫和也没想到樱井翔还是个直球boy,上来就正中红心。

不过既然说开了,他也不是什么做了不敢承认的人。

“昨天发生的事情确实有我在背后推波助澜,Toma可以说是被我坑了。”

二宫站了起来,朝樱井翔鞠了个躬。

“对不起害你和J吵了一架,樱井さん。”

 

“真的没关系。”樱井翔忙摆手,请二宫重新坐下,“我和润都不会因为这个生气的。”

“我提起这个只是担心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的事小,要是影响你们兄弟情谊就不好了。”

二宫和也发现他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J会这么爱眼前这个男人。

有些东西的确是自己先入为主了。

 

“我可以叫你翔さん吗?”

“当然可以,Nino。”

樱井翔笑了。

 

“其实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二宫有点不好意思,“我最初针对翔さん只是因为雅纪实在太喜欢你,再加上J多年没有音讯突然和你结婚了,让我一时没能释怀。”

“原来是这样。”樱井翔松了口气,幸好不是什么大的误会。

“现在想想真的挺幼稚的。”自嘲般笑笑。

“其实要是换做我,估计也会干同样的事情。”

言下之意有些小事真的不必介意。

 

误会解开了,两人也渐渐熟了起来,相谈甚欢。

二宫和也暗自感慨,樱井翔除了傲娇和生活残障,其实更是个聪明、独立、情商max的人。配他家的好学弟正好。不对,他们都结婚了,可是自己什么时候能有出头之日啊。

 

“Nino,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樱井翔发现二宫和也正盯着他手上的婚戒出神,便出声问道。

“嗯——倒也不是…”

“我猜猜看,想跟相叶君求婚?”

“哇,这你都知道?”二宫惊得跳了起来。

“我的表哥影山以前摆过算命摊子。”

“算你说对了,雅纪他——虽然是个天然,但是脸皮薄。我不知道怎么样才合适。”

“有时候,直白一点可能效果比较好哦。”

樱井翔想到了自家那位当年的求婚。

“放心,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要是成了,你就是我偶像。”

 

“不过话说回来,你是故意支开我家笨蛋和J来跟我说这些的吧?”

“噢,其实我是真的想吃扇贝了。这个是顺带。”

二宫和也努力忍住自己抽搐的嘴角。

樱井翔,你这人真的有毒啊。

 

*

很快,出去买扇贝的两人回来了。

 

松本润感觉到了二宫和也和自家亲爱的之间变得融洽的氛围,看了眼樱井翔,发现他正在对自己比小树杈。

他家darling果然有一套。

 

之后的故事也无甚新意,松本润的手艺没得说,四个年轻饱餐一顿,一直疯玩到了晚上。期间有相叶进了厨房就不肯离开,说要朝圣;有二宫大展身手玩纸牌魔术,看得两个刚回国的人目瞪口呆;有樱井在雪白的三角钢琴上即兴演奏,弄得迷弟说要买同款钢琴;也有松本润在抽鬼牌游戏中每次第一个赢,被冠以欧皇润的名号。

 

华灯初上,二宫和也拖着恋恋不舍的相叶雅纪走到门口,准备离开。

“Sho酱!”相叶不开心,“时间怎么就那么快啊。”

“雅纪以后再来玩啊,我们可以一起直播。”

“啊啊啊真的可以吗?!”

“笨蛋么你,人家直播秀恩爱,你过去当电灯泡吗?”二宫和也毫不犹豫给了他一个烧栗。

“对哦…”

 

“来,我跟你说个事。”

樱井拉过相叶,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我说J,你真的捡到宝了。好好珍惜。”

二宫和也靠着门框,对松本润说道。

“我会的。你也是啊,再不动手相叶君跟别人跑了怎么办。”

松本润挑挑眉。

“我知道呢…”

 

等送走了两人,松本润好奇地问樱井翔。

“你刚刚跟相叶君说了什么了?我怎么感觉他脸有点红。”

“噗——”樱井翔笑得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小恶魔,“我跟他说啊……”

“哇?这样合适吗…”

“安啦,是为他们好。明天就会来感谢我的。”

 

伸了一个懒腰,樱井翔朝房间走去。

“累死了今天,睡觉!”

“这才几点睡什么觉,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松本润从后面抱住他。

“走开啦!”樱井努力挣扎,“昨天才做过诶!”

“你今天受伤了,我要检查下你的兄弟的状况。”

“呵呵,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兼职医生了。”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反正就是不要!我累!没力气!”

“没事,这种事情一般出力的都是我来着。”

“松本润!我诅咒你总有一天xx人亡!”

“乖,你才不舍得呢。”

“哼!”

 

 

这边两人一到家,相叶雅纪就先去洗澡了。

二宫和也则是一直在想今天樱井翔和松本润对他说的话,拉开床头柜翻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静静躺着两枚样式简单但很精致的白金戒指。这对戒指他准备了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想好要怎么跟雅纪说。

 

樱井翔建议他直白一点,但是直白了会不会把那个脸皮薄的兔子吓跑啊…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相叶的声音。

“Nino,你在看什么?”

“没…没什么!”

啪的一声把盒子关上,小心地转身并挡住,就见相叶不信任地看着他。

“啊——对了,翔さん最后跟你说了什么啊?刚刚一路回来你都不肯说。”

二宫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努力转移着话题。

 

相叶挑挑眉,一脸你确定要知道?

“Sho酱说…你今晚要跟我求婚。”

“噗——”

来不及咽下的水喷了相叶一脸。

樱井翔!算你狠啊!有你这么帮忙的吗?!

 

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不如就顺其自然吧。

二宫和也深吸一口气,拿过了小盒子,打开,里面的白金戒指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相叶雅纪捂住了嘴。他原以为Sho酱只是跟他开了个玩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没有玫瑰,没有烛光晚餐,甚至没有单膝下跪。

二宫拿起一枚戒指,问他。

“雅纪,以后,我的钱都归你,你愿不愿意和我结婚?”

相叶眨眨眼,没有说话。

二宫和也感觉自己紧张得都快心跳停止了。

樱井翔你看看你干得好事,非要玩直球,把人吓到了吧!

 

“雅纪,你——”

“我在想,你为什么到现在才说。”

“你…你愿意?!”

“Kazu那么好,我干嘛不愿意啊?”

 

这四十八小时内发生的事情太多太多,作为旁观者的我都觉得太跌宕起伏了点,但好歹皆大欢喜不是吗?结了婚的继续你侬我侬,没结婚的这不马上要结了嘛。

 

END

“走!买机票!我们明天就去荷兰。”

“去干嘛?”

“干嘛?结婚!”

“诶?!”

THE END

----------------------------------------------------------------

照例一点废话:


大声的告诉我,甜不甜?!


我觉得我写的已经不是傻白甜了,而是一发不可收拾的神经小剧场。

以后我要是说完结了,你们千万别信我!


这个是真的没了,除非你们还乐意看没有直播的直播系列(逃走

评论-29 热度-169

评论(29)

热度(169)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