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山风无墙,五人で嵐
欢迎勾搭~

【JS】残忍の缠绵 01

-给 @羊毛毛毛毛毛毛毛毛 太太的同名视频写的配文,希望你喜欢w

-小黑屋监禁play,如果引起任何不适都是我的锅

-强烈建议大家先看视频再看文,真的剪得太好了

-视频传送门请戳我

 

--------------------------------------------------------------------

01.

快一点。

再快一点。

 

为什么要逃?

——有人在追我。

是谁在追你?

——我不知道。

 

樱井翔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离开这里。

 

昏暗的灯光,残破的扶手,斑驳的墙壁,以及无尽的台阶。

已经数不清自己在这个地方绕了多久。

每走完一段台阶,都在期盼着转角能是一切的终结,然而等待他的依旧是更多的黑暗。一次次期盼,一次次失望,这片空间就像沉默的螺旋,牢牢地禁锢着他在里面如同困兽一般。

 

空气的冰冷在怜悯他的蚍蜉憾树。

脚步的回声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一个踉跄摔倒在地,手下意识地抓紧栏杆才没有从楼梯上滚下去。

腿重重地嗑在台阶上,划出一道伤口。鲜血渗出,却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分不清是现实还是虚幻。

这一点太可怕。

意识到时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嗒,嗒,嗒。

皮鞋与地面接触产生的声音骤然出现,在空荡的空间里格外明显。

明明只是不疾不徐的响声,却让他滋生出一种名为恐慌的感觉沿着脊椎一路向上直冲头顶。

 

——他追来了。

他是谁?

——他是…

一个答案仿佛马上呼之欲出。

 

走,必须马上走。

樱井翔不知道为什么要逃,不知道为什么要怕,不知道在躲避谁。

只知道有种奇特的力量在推搡着自己。

离他越远越好。

 

脚步声愈发清晰。

他来了。

全身的毛孔都在叫嚣着。

咬紧牙关站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仿佛这样就可以驱散越逼越近的恐惧。前方是无边的黑暗,后面是未知的魔鬼,进退两难。也许前面永无尽头,自己的下场是筋疲力尽最终被魔鬼所追上。

但若在这里停下,一切都没了意义。

樱井翔这么说服着自己。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祷告,眼前终于出现了楼梯之外的事物。

一扇门。

那是被逼入绝境之人的最后一丝希望。

推开门,眼前并不是他所期盼的光明。

漫漫黑夜,淋漓大雨。

但至少,他出来了。

 

雨水顺着发丝向下,迷了他的眼。雨滴冲刷着大地,身体犹如风中飘萍在不住颤抖。

应该很冷吧?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感受到。

又是这种不合常理的感觉。

 

这里是哪里?有没有人可以帮我?

樱井翔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

然而脚像是被灌了铅一样迈不开步伐,想走却走不动。

好不容易压下的恐慌重新弥漫了上来。

两腿一软,整个人差点扑倒在水坑里,幸好被一双有力的手拉住。

 

伴随着冲口而出的道谢,他回过了头。

一个男子持伞替他挡住了飘落的雨滴。

视线朝上,男子的容颜透过模糊的视线并不算清晰,仅仅有个轮廓。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

 

“翔。”

 

02.

这一句低沉的话语不失温柔,却如一道惊雷撕裂了残酷的梦境。原本沉睡的人猛地睁开眼,樱井翔从床上坐起。原来是在做梦么…只是这个梦境未免太真实,真实到让他到现在都只能靠大口喘气来平复内心的惶恐。寂静的房间里一时静得只有他并不平稳的心跳声,清晰得宛如梦境中的脚步声,挑拨着他脆弱的神经。

 

好不容易等自己平复下来,樱井翔才又一次打量着这个除了白色还是白色的房间。纯白的墙壁、床单、地毯,就连自己身上也是一身白色的衣裤,单调得没有一丝别的色彩。白色,代表着美好与纯净。然而在这里,樱井翔只能感受到麻木与恐慌。跳下床,光脚站立在地上。把他留在这里的人显然是怕他着凉,在地上铺了一层厚实的羊毛地毯,隔绝了地面传来的寒气。

 

然而这点也无法抹去他是个没有自由的人,一个被监禁在这个白色牢笼里的困兽。房间的上方有个小窗,是他能连接外界的唯一桥梁。但那冰冷的铁栏杆隔绝了逃离的可能,甚至连触碰都做不到,每天仅能透过那个窗子来判断日升月落。只是浑浑噩噩间,已然数不清被关在这里已经多少天。

 

一天,三天,五天,可能甚至更久。从最初渴望被救而大声呼喊,到现在平静得仿佛麻木一般。在这种不断失望的情况下,时间都没了意义。不是不想逃,只是真的逃得出去么。会不会就像那个梦境一般,再努力也逃不开那个藏于黑暗的身影。樱井翔站在镜子前,看着镜中自己消瘦的脸庞和没有神采的眼睛。自嘲般地笑了笑,从什么时候起,在公司里叱咤风云的樱井翔,变得如此畏首畏尾。

 

再这么下去,会不会变得跟书上说的斯德哥尔摩一样,自己的最后一丝求生欲望就这么消逝殆尽。樱井翔靠着床沿缓缓坐下,解开了领口处的几颗纽扣,露出的锁骨上有着一点点红印,再往下甚至有更多隐藏在衣物下。低头看着这些对他来说可以是噩梦的印记,樱井翔微微颤抖的手重新扣上了衣服。被人关在这里泄欲固然难以接受,但真正造成冲击的是这背后扭曲的情感。

 

造成这一切的人是谁?尽管梦境中的身影是如此模糊,樱井翔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咆哮着一个答案。那三个字就在唇舌边徘徊,然而他没有勇气说出口,犹如禁忌一般。樱井翔慢慢躺倒,双腿蜷在怀里,用手臂环住,仿佛这样就能得到片刻的安心。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和梦境中一样的节奏。樱井翔把头埋进臂弯中,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人。

 

“翔,你醒了?”

铁门被推开,来人拿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是热腾腾的食物。

“怎么躺在地上,也不怕着凉。”

把东西放在桌上,伸手轻轻把人拉了起来,口中的语气是那么的温柔。

 

然而他的这份柔情让樱井翔难以招架,也没资格接受。他们之间一切美好的过往都在十年前画上了一个休止符,而做出那个残忍的决定的人就是自己。自那天起,关于这个人的一切,都被他锁进记忆深处的抽屉中,能好好珍藏却不会再打开。可是上天偏偏安排了他们再次相遇,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爱也好恨也好,终将走向各自的结局。

 

樱井翔转过头看着他,眼光中有不甘也有妥协。

“你到底想怎么样?”

没什么血色的双唇颤抖着吐出了那三个音节。

 

“松本…润。”

 

03.

樱井翔停下了敲击键盘的手,揉了揉酸痛的肩膀。瞥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三点差十分。近来公司卷进了一起商业诉讼案件中,竞争对手想要借此机会趁火打劫。虽然自己有足够的自信来解决这个事情,上头还是打算请律师事务所介入一同处理这个案件。对于这个决定,樱井翔没有说什么,毕竟他能在这个年纪爬到总监的位置,知晓分寸也是他的一大依仗。

 

拿起手边放着的一叠资料,上面是今天会来公司见面的事务所简介。斑目法律事务所,日本四大法律事务所之一。后面则是洋洋洒洒的一男一女的律师履历,华丽得一塌糊涂。顶级律师顾问佐田笃弘和组员立花彩乃,都是行业里面的精英。上头真是好大的手笔,樱井翔心想。看来这次的事情能很轻松得解决了。

 

只是不知何故内心深处隐隐有些不安,心跳也有些加快。樱井翔端起杯子,狠狠灌了一口已经冷掉的咖啡,入口的苦涩终于冲淡了些许紧张。看来是该休假几天了,这段时间没日没夜地工作,就是上紧发条的机器也需要休息的时间。

 

“总监,事务所的律师已经到了。”助理轻轻敲了敲门。

“请他们去会议室,我马上就过去。”樱井翔扬声说道。

 

搓了搓自己的脸,让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工作上。让访客久等显然不是他的作风,随手拿起整理好的案件资料走出了办公室。

 

“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

樱井翔推开会议室的门,迈着稳健的步伐走了进去,朝在沙发上的人伸出了手。

“我是敝社的总监樱井。”

“哪里哪里。”佐田笃弘站起来和他握手,“久闻樱井总监大名,没想到竟是如此年轻。”

这种场合双方难免寒暄一番,期间立花彩乃出去接了一个电话。

等立花回来后,樱井翔觉得是时候商讨正事了。

“那我们便开始吧?”

 

立花面露难色,低声对佐田笃弘说了几句话。

听完后佐田努力克制自己抽搐的嘴角,“这家伙怎么突然…不是让明石和他一起去见委托人的么。”

“明石さん是拦不住他的…”立花也无奈。

“怎么了?还有其他人要来吗?”樱井翔好奇得问道。

“啊…是。”与其等下让那家伙乱来,佐田觉得不如先打个招呼,“是我的搭档突然打电话想要一同参与这个案子,已经快到了。真的很抱歉。”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等他来了一起好了。”樱井翔不在意地摆摆手。

 

04.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樱井翔和佐田笃弘随意聊着天,发现刚刚压下去的不安再一次涌了出来。该死,自己到底在慌什么。工作这些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哪怕是刚毕业那会儿也没今天这种状态。没准是因为窗外乌云密布阴沉天气。视线再一次扫向会议室的门,其实过去了不过十分钟,却像十年那般漫长,樱井现在急需结束这个压抑的气氛。

 

门外终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随着助理一声“打扰了”,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樱井翔如释重负般抬起头,脸上还带着他一贯的笑容。

 

然而下一秒笑容凝固,时间停滞。

“你好,我是事务所的松本润。”

 

窗外的乌云终于承受不住重量,伴随着雷声化为豆大的雨滴冲刷着大地,也刺激着樱井翔的神经。一个十年没见的人再次出现在你面前是什么感受?

 

记忆中的人褪去了年少与不羁,一头长发也被剪短,曾经的问题少年摇身一变成了四大事务所的律师。樱井翔做梦都不会想到,他还会有机会见到穿着西装衣冠楚楚的松本润。他们原本像两条平行线,各自沿着生命的轨迹前进着,直到有天平行线不合常理地相交了。十年的时间,不可置否松本润变了,樱井翔知道变的不只是他一人。可有些东西又没变,声音,笑容,以及感情。

 

我以为我花了十年时间来遗忘,我以为我习惯了没有你在身边,我以为锁着回忆的抽屉永远不会再打开。

 

松本润看着眼前似乎愣住的樱井翔,显得很平静。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藏在胸腔里的心脏跳得是多么激烈且没有规律。自从从明石达也处得知佐田他们要去面见的委托人叫樱井翔时,他的内心就没有过片刻的安定。这三个字唤醒了尘封多年的记忆,有爱,有恨,五味陈杂。整个日本这么大,叫樱井翔可以有千千万,但万一是他呢。

 

一开始松本润只是想单纯见一见这个叫樱井翔的人,不为别的。至于见面了如何,他也根本没有考虑过。没想到这个人恰好就是陪他度过最美好青葱岁月的人,也恰好就是狠心斩断一切的人。他变了,曾经如阳光般耀眼的人变成了沉稳低调的领导者。但他又一点都没变,那个骨子里和自己一样叛逆的人,最终没有继承家业而是选择自己出来打拼。既然十年来你坚持的东西不曾改变,为什么当初要放弃我们的感情。

 

只是现在想这些都没什么意义,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他们早就不再是当年的学生。过去的终究会过去,千言万语也不过化作了他平淡的问候。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松本润伸出了手。

“我很好,你呢。”

樱井翔也伸出了手。

“我也是。”

 

相握,再一次感受彼此掌心的温度。

两人的视线都从眼前之人的容颜划向了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上。

你很好,我也很好,仅此而已。

 

05.

最后还是佐田笃弘打破了这场再相遇的戏码,“你们认识?”

樱井翔闻言率先松开了手,笑容再一次出现在了脸上,不管内心是多震撼,此时他还是公司的樱井总监。

“是,我和松本さん曾经是…高中同学。”樱井顿了一下,“好多年没见了。”

“的确,如果不是借着这个案子,我都不知道樱井さん竟然年纪轻轻就成了总监。”

尽管多年没见,两人的默契似乎还在,带着玩笑意味的话语驱散了见面时奇怪的气氛,隐藏起了不该有的情感。

“我也没想到你会成为律师呢。”樱井翔一边笑着接过他的话头一边请他坐下,“看来我们双方真的有缘,这次的事情应该能很轻易解决了。”

 

“原来是这样,那不如我们就开始吧?”佐田笃弘看了一眼松本润,“因为我们的关系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

“哪里的话。”樱井翔翻开了资料,“既如此我先大致介绍一下案件的背景吧。”

房间里一时只有他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和翻页声。

 

松本润无意识地翻着立花彩乃递给他的案件资料,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樱井翔的声音似乎勾起了他的回忆。记得他们刚认识那会儿,樱井翔还没进入变声期,一个打着耳钉的学生会主席张口却是略带青涩的声线,但就是这样的反差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直到有一天,樱井翔的声音褪去了最后一丝稚嫩,自己还开完笑般说没有以前好听,惹得他追着自己打了好久。

 

“我声音不好听了你就不喜欢了?”

“唔,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一下。”

 

沉浸在回忆中的松本润不由自主抬起了视线,牢牢盯着记忆中的主角。那灼热的目光仿佛要烧穿他最后一层防御。对过的樱井翔自然也感受了到了,太过炽烈的目光让他如坐针毡,平稳的语调也出现了波动,甚至还吃了不少次螺丝。只怕松本润自己都没发现,他的目光里承载的是无意识流出的浓厚情感。

 

“松本さん是有什么疑问吗?”坐立难安的樱井翔终于中断了介绍。

佐田似乎也感受到了松本润的失态,低声不悦道,“喂,松本——”

接二连三的询问终于让松本润收回了思绪,暗自整理了情绪,不能再胡思乱想下去了。

“是,关于刚刚樱井さん说的那点…”

 

就这样,在两人刻意回避视线碰撞的情况下,会议总算顺利结束。

“大致的计划就是这样,我们会先出面和对方进行协商,后续可能还会需要同樱井总监进行沟通。”佐田笃弘合起了资料。

“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一定尽力,也麻烦各位了。”

“这是我们该做的。”佐田站了起来,“如果樱井总监觉得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先告辞了。”

“几位慢走。”樱井翔也站起来,和他们一一握手。

 

松本润的手似乎比见面时握得更用力了一点,但转瞬即逝,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松开了。直到最后他们也不曾再有过对话,一种属于成年人的沉默。谁也不知道,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是否真的是被放下的执念。

 

送走了佐田等人,樱井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雨势似乎变小了,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雨水滴落在玻璃上,留下一长串痕迹。一滴接着一滴,无穷无尽。透过模糊的雨帘向下望去,不意外得看见了那个身影。放在裤袋中的手握紧了一张小纸片,那是松本润留下的名片。樱井翔靠着落地窗,听着滴答的雨声,收回了目光。睫毛睡下,掩盖了他的百转心思。

 

一行人走出了大楼,松本润停下了脚步。

“佐田さん,这个案子就交给我负责吧。”

“哈?可以是可以,只是你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积极了,这可不是你的作风。”

“你从下午开始就一直很奇怪诶。”立花抱着胳膊撞了撞松本润的肩膀,“难道是因为樱井さん?”

“想到哪里去了,我就是觉得这个案件挺有意思的。”松本润瞥了她一眼。

“随你吧。”佐田知道他的能力,也就不再深究,“居然还在下雨,早知道开车来了。”

 

看着佐田和立花上前叫的士,松本润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名片,是樱井翔的。

这两张小小的纸片见证了他们在十年后因为工作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

“喂,你到底上不上来啊。”佐田在的士里朝着他喊道。

把名片重新收好,松本润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迎着细雨最后向上看了一眼。

 

真的,好久不见了。

 

TBC


---------------------------------------------------------------

一点废话:

下章开车,监禁play嗨起来(滚

评论(2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