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山风无墙,五人で嵐
欢迎勾搭~

【JS】残忍の缠绵 02

-给 @羊毛毛毛毛毛毛毛毛 太太的同名视频写的配文

-我又写了8500+居然还没写到监禁play,土下座

-上中下都没法拯救我爆掉的字数了

-依旧建议大家先看视频再看文,视频传送门请戳我

-前文指路 01

----------------------------------------------------------------------

06.

松本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事务所回到家中的。

 

他只知道自己根本无心工作。案件资料被他拿起又放下,视线始终不曾离开委托方那一栏的樱井翔三个字。不是已经过去很久了么,不是早就习惯一个人了么。为什么隔了这么多年他还能如此轻易得再次挑动自己的神经。在又一次把水打翻后,就连佐田也看出了松本润不在状态,强行放他回家休息。

 

“佐田さん,让他接手这个案件真的好吗?”立花彩乃担忧地看着松本摇摇晃晃离开的背影。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相信他不会公私不分。”尽管两人平时没少抬杠,此刻佐田还是选择相信这个才华出众的搭档。

 

松本润拉开冰箱门,拿出一罐冰啤酒,打开拉环一口饮尽。冰冷的液体刺激着食道,终于拉回了一丝神智。手中用力,空罐被他拧成了扭曲状,像极了他的内心。

 

恨吗?恨的。

恨到这些年再也没有去找寻他的痕迹。当年即使成为众矢之的,他也想保护那个人不受伤害。但自己豁出一切换来不过是他轻描淡写的一句‘分手吧’。恨他的狠心,恨他的退缩,也恨为了置气而答应的自己。如果当年没有轻易得放手,这十年是不是又是不一样的光景。

 

爱吗?爱的。

原来以为已经快把过去遗忘得差不多了,都是自我催眠的错觉。即使分开这么多年,一个名字就能吸引自己去见他。不是忘记,而是爱到极致怕再一次想起,怕再一次被抛下。一次已经够了,再来一次恐怕自己离疯了也不远了。

 

松本润苦笑了一下,拿出了手机拨通一个号码。

“智,你回趟老宅,把我房里的…那个箱子…带给我。”

电话那头的大野智听了一愣,他当然知道那个箱子代表了什么。

“少爷,你这是——”

“我不想回去。别问了,快去吧。”

“是。”

 

大野智挂掉了电话,叹了口气。他比松本润年长两岁,是一同长大的玩伴,当年的事情他也是见证了全过程。松本家十年前是个不算太有势力的黑道组织,因为那件事松本润更是和他父亲决裂,这些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这十年来,松本家的事务一直是大野在帮忙打理。

 

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突然想要那个封存了十年的箱子。不过想归想,大野智还是很快取来了东西,打开了松本润家的大门。

 

空旷的客厅里三三两两躺满了啤酒空罐,大野智皱着眉走了进去,在沙发边上找到了睡着的松本润。扶起那个满身酒气的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

“少爷…润——”

“嗯——智,东西拿来了?”松本润睁开了眼。

“在这里。”大野智把纸箱拿到他面前,去厨房倒了一杯水。“你怎么突然想要这个了?”

“我…今天见到他了。”松本润的手抚上了箱子,指尖划过抹去了尘封多年的灰尘。又仿佛抹去的不止这些,还有阻挡在他们与回忆间的隔阂。

“…”大野智倒水的手一顿,“樱井…翔…么。”

 

松本润没有回答大野智,他的心思全部扑在了打开的纸箱中。他们分手后,松本润把所有承载他和樱井翔回忆的事物锁进了箱子中,再也没有打开过。

 

我以为这样就能将你遗忘,我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对你的感情泯灭于时间洪流中,我以为这种幼稚到可笑的办法真的有用。

 

松本润拿起最上面的一块手帕,时间的痕迹给原本纯白丝质染上了点点暗黄。明明轻得可以,却从微颤的指尖滑下,掉落在地上。松本润咬着唇,发现眼角有湿润的感觉,用手指抹去时才发现是泪。哪怕十年前被狠心分手时,他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此时却不知为何,泪水却抑制不住地涌出,沾湿了手帕。

 

最痛的,莫过于将已结痂的伤口再次撕裂。

 

07.

大野智一早起来,就听见厨房有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知道小少爷又在折腾什么了。走进厨房一看,果然是松本润正在手忙脚乱地处理一条鱼。

“少爷,你要吃什么让佣人给你做啊。”

“你懂什么,我在给翔做爱心便当。”松本润挑挑眉,压低了声音说道。

大野智无语望天,堂堂黑道少爷一大早做贼似的就为哄恋人开心。

“我说润,你要秀恩爱我没意见,但你能不能不要动我的鱼…”大野智不开心了,“我昨天刚钓到的金枪鱼啊!”

“难怪这么新鲜。我跟你说啊你什么时候去钓一点扇贝啊生蚝啊之类的,翔喜欢吃贝类。”

松本润无视这个陪了他十几年的人抱怨。

“大少爷,这些东西能钓到吗?”立志成为渔夫的大野智觉得有必要给他普及下生活常识。

“这都不重要,你今天去帮我买点扇贝,我明天要做给翔吃。”

 

“好。”大野智应声道,随即把话头一转,“不过少爷,你得学会多关心下松本家的近况。”

“怎么了?”

“老爷最近给人盯上了,似乎是之前那笔买卖没处理干净,现在不少人对我们虎视眈眈。”

“这么严重?”松本润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难怪老头子总板着张脸。”

“嗯,这个坎能不能扛过去还是未知数。”大野智叹了口气。

“啧…”松本润一大早的好心情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毁了个七七八八。看了眼时钟,把饭盒放好,“时间差不多了,我先走了。这事儿等我回来再说吧。”

“我送你?”

“不用了,我去接他。”松本润挥挥手走出了大门。

 

差不多时间,樱井翔也在一众管家佣人的目送下走出了家门。自从他和松本润偷偷谈起了恋爱,就以锻炼身体为由拒绝了司机开车送他上学。走过一个街口,确定没有人再看着他后,撒腿跑了起来。等他气喘吁吁跑到约定地点,却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就在他左顾右盼之时,身体被人从后面一把抱住。

 

“早安。”松本润凑上前在他脸颊上留下了一个吻。

“还玩惊喜?”樱井翔赖在那个熟悉的怀抱中不肯动。

“惊喜还在后面呢。”松本润示意了下自己手中的袋子,“走吧,快迟到了。”

 

两人并肩走在大街上,随意聊着天,平平淡淡却又不失温馨。松本润悄悄握住了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樱井翔微微一楞但也没有松开,反而是戴着耳钉的耳垂在朝阳的映衬下变得有点红。第一次见面时,这双手就在钢琴上飞舞,那时候的松本润不会想到自己后来会越陷越深。

 

“就算等我们都老得走不动了,我也要这么牵着你。”松本润看着他们交握的双手,许下了年少时的诺言,“我会一直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我相信。”樱井翔露出了浅浅的微笑。

 

08.

离学校渐渐近了,路边来来往往都是学校的学生,两人默契地松开了手。他们在一起的事情若是被人发现了,怕是会引起很大的风波。走进校园后,照理说樱井翔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平时总有不少人会跟他打招呼,只是今天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们两个。

 

松本润平日里一向叛逆不羁,不怎么受同学待见,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学校里的另一个叛逆分子近藤出现在他们面前时,松本润才滋生出不可抑制的愤怒与…恐慌。

“哟,松本。堂堂樱井大会长居然甘愿和你小子在一起,能耐了啊。”

“混蛋,你说什么?!”松本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

“润,别听他胡说八道。”樱井翔急忙拦住他。

松本润发现樱井翔的手心全是冷汗,昭示着他内心的极大不安。

“好,我们走。”轻声安慰道,“没事的。”

“我胡说八道?你们自己去前面看吧。”近藤冲着他们的背影放肆地笑道。

 

学校的告示栏是平时张贴各种社团信息的地方,此时被学生们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看见他们过去了,自动分开了一条路,却免不了小声地指指点点。松本润快步上前,终于看到了上面贴了什么。手中的袋子跌落,里面精心准备的便当散落了一地。

 

告示栏上全是他和樱井翔的照片,有牵手的,相拥的,亲吻的。

 

来不及去思考这是谁干的,松本润只知道他们被逼进了绝路。在学校里,男生相恋本就是天方夜谭,更何况樱井翔这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周围的嘀咕声也大多围绕着他。樱井翔咬着嘴唇,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紧攥成拳头。松本润一把拉过他到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些不怀好意的视线。

“谁敢再说他一句。”

大概是松本润的声音太过阴狠,围观的学生顿时散去了不少。

“翔,别担心。我还在你身边。”松本润一边安慰一边开始动手撕扯那些照片,尽管他的内心也是惴惴不安。

“来不及了…”樱井翔的声音带着某种绝望,视线越过他的肩头看着走近的校长,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人越是害怕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无论他们怎么恳求与解释,学校还是通知了家长。很快,樱井翔被管家带了回去。松本润也随之被送出了校门,和他一同离开的是一张退学处分证明。被退学并不可怕,他更担心的是樱井翔回家后的处境。

 

是以当父亲怒斥他“狼狈得被退学,真是给父母丢脸”时,松本润还是坚定地说着“他由我来保护。”

“松本家是干什么的你不是不知道,你居然还敢跟樱井议员的孙子在一起。”

“那又怎么样,翔就是翔,跟他的家族没有关系。”

“混账,事到如今你还在儿女情长。你根本不配做松本家的人!”

“那我就不做。”

松本润摔下这句话,不顾大野智在背后阻止他,跑出了家门。

 

因为联系不上樱井翔,松本润只能在他们每天早晨见面的街角固执地等着。深秋,起风了。微冷的秋风刮过他的脖颈,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太阳一点点被乌云遮盖,身上的触感越来越冷。对他来说,樱井翔就是耀阳,是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的那缕光明。

 

翔,你还会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润…”

松本润猛地抬起头,终于如愿以偿地看见了那个心心念念的身影。

“翔,你来了!”

“……”

“你没事就好。就算我被退学了,我也会一直陪着你——”

“润,我们算了吧。”

“你——说什么?”

“分手吧。”

松本润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这三个轻描淡写的字摧毁了他做出的一切决心与努力,更像是在嘲笑他的天真。他千算万算也算不到樱井翔会退缩。

 

“你是认真的?”

“…是。”

“为什么?”

“别问了。”

“那就如你所愿。”

“对不起。”

“反正我一个人也习惯了。”

 

松本润转过身,抬头看了眼天。属于他的阳光,终究还是离他而去。

 

09.

松本润再次睁开眼时,一夜已经过去。因为宿醉的关系,头疼得厉害。然而梦中的记忆却是无比清晰。那是他和樱井翔在一起的最后一天。这些年因为主观意识的抗拒,他再也没有回忆起过。而樱井翔的再一次出现,让这段记忆不受控制地重新填满了他的意识。像细小的针一下下戳得他的心口千疮百孔,不会流血却疼得厉害。

 

翔,你为什么这么狠心。

即使是十年后我依旧这么认为,是你抛弃了我。

我开始后悔来见你,尘封的往事像那潘多拉的宝盒,本就不该被打开。

 

大野智在松本润的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看着那个孤单的身影。从十年前开始,他就是一个旁观者。他见证了一个寄托光明的优等生和一个藏于黑暗的叛逆者从相识到相恋最后到分手。认识樱井翔之前的松本润孤僻、不羁,黑道的家族氛围注定了他跟光明扯不上什么关系。而樱井翔的出现,一点点融化了他内心的坚冰,他开始变得会笑、会关心人。分手后,松本润尽管封存起了一切,却不愿再接手黑道家业,选择了无限接近光明的职业。明明想要遗忘,却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当局者迷,松本润不知道,大野智却是清楚,十年来这份感情从未有过半分减少。

 

然而成为一个成功的律师也无法填补内心滋生的黑暗。陪了这个人二十几年,大野智很明白,不管人前的松本润有多少朋友,人后的他比起年少时更加孤僻。即使是自己,也无法真正走进他的内心。能做到这点的只有一个人,樱井翔。

 

昨晚,他又一次见证了松本润的痛苦与矛盾。十年前的不甘,十年间的逃避,十年后的重逢让他终于留下了苦涩的泪水。然而就算流尽眼泪昏昏沉沉睡去,那双手也紧紧抱着装满回忆的纸箱不曾放开。

 

“舒服点了么?”大野智叹了口气,走上前递给他一杯醒酒茶。

“呵…”松本润接过杯子一饮而尽,“这颗心早就麻木了。”

“少爷,你接下来什么打算?”

“打算?回事务所处理他的案子。”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松本润的嘴角挑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他又出现了,你说,我该不该放他离开?”

大野智看着他的神情,涌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你别做傻事,我知道你心里的苦。但已经过去十年了,没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

“不会的…”松本润的目光游离,像是在虔诚地乞求,“他以前那么爱我。如果他——”

啪——大野智抬手给了他一巴掌,“润,你冷静一点!”

 

脸上火辣辣得疼,但这一下终于把松本润拉回了现实。

“你说得对。”自嘲似地摇摇头,“如果真那么爱,当年他也不会那么狠心了。”

“放手吧,少爷。”

“……”松本润没有出声,只是沉默着。没有开始,何来放手?

 

大野智看着洗漱后重新恢复律师本色的松本润离开的背影,心里始终有些不踏实。他当然希望松本润能幸福,但他也怕松本润会走进死胡同。两人的重新相遇未必是好事,一切的症结在于没人知道当年樱井翔到底为什么选择离开。

 

如果我能弄清楚的话。

 

10.

此后的几天,松本润拿出了自己的职业态度,认真地处理着案子。那晚撕心裂肺的痛苦仿佛只是梦一场。梦醒了,他们也只是委托方与被委托方而已。他的表现不仅让佐田和立花很满意,也让大野智暗自松了口气。本来不就是什么太复杂的诉讼案,在双方共同努力下逐渐走向结束。

 

是不是等这个案子了结,我们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

 

天色渐晚,松本润开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着。其实他的内心远没有表现出来那么平静。明明很想再多知道一点关于樱井翔的一切,什么都行,但偏偏没有勇气踏出那一步。自那天相遇后,他们再也没有见过面、说过话。和委托方的一切沟通,都是通过樱井翔的助理。与其说是默契,不如说是双方都在逃避。

 

路边掠过的景色陌生中带点熟悉,不知不觉中竟然还是来到了他的公司附近。松本润叹了口气,减慢了车速,停在了路边。天空中又开始飘起了细雨,似乎自那天以来,再也没有过阳光灿烂。雨刷左右摇摆抹去挡风玻璃上的雨滴,机械般的声音让松本润莫名烦躁。

 

拿出了手机,在地址栏输入了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邮件地址。

「在忙吗?要不要一起出来喝一杯」

「这些年,我很想你」

「我爱你」

修长的手指划过,打下了一句话又一句,却又在下一秒移动光标键删了个一干二净。

 

想要重新开始?松本润承认内心深处是有着渴望。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迈出那一步。松本润不停告诉自己,他还是喜欢我的,大野智说的都是假的。好不容易这缕光明重新出现,冰冷的内心重新被温暖,就像再也离不开令人上瘾的毒药。

 

而当你诚心祈祷时,上天会让你最想见到的人。

 

松本润坐在车里,透过被雨刷留下的水痕,看见樱井翔从大楼中走出来。修身的长风衣配以格子围巾,无一不再说着他早已不是当年的少年。松本润的目光贪恋地盯着那个身影,不愿挪开一秒。樱井翔似乎感受到,回过了头却也没发现什么。隐在暗处的松本润用手机将这一回眸记录下来。相片中的他,尽管装扮如何精英,没什么表情的脸上还是难掩憔悴。

 

不该这样。他记忆里的樱井翔不是这样的。一股无名的冲动推搡着松本润想要把人搂进怀里,抹去他眉宇间的憔悴。然而樱井翔并没有在大门口站很久,他接起了一个电话,平淡的神情终于展露了一丝笑容,变得既带点无奈,又带点欣喜。

 

松本润停下了已经按上车门的手,愣愣地看着樱井翔走向不远处的汽车,而后离开。直觉告诉他,电话那头一定是对樱井翔很重要的人。一时间,好奇、不甘与愤怒盘踞了他的内心,几乎不加思考便发动了车子跟了上去。

 

11.

樱井翔一边开着车,一边通过蓝牙打着电话。

 

“我说雅纪,你就大半年没回来,这样都能迷路啊?”

“东京每天都在变化,我哪想到这里现在成这样了嘛。”耳机里传来了相叶雅纪略带沙哑却元气满满的声音。

“找不到你可以打个车啊。”

“有翔酱在我还打什么车呐。”

“我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个损友…”樱井翔叹了口气,停了下来四处张望,“我到了,你在哪里?”

“啊,这里这里!”马路对面的相叶挥了挥手,向他跑了过来。

 

不远处的松本润一脸平静,似乎眼前看到的只是与他无关的两个陌生人。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樱井翔下车和那个帅气的男子拥抱,看着男子替他捡起散落的围巾,看着他们一起去了一家高级餐厅。平淡如斯,而与之相反的是反光镜中那无比阴冷的眼神。

 

餐厅中的两人在靠窗的位子坐下,樱井翔这才好好打量了久违的好友。大半年不见,相叶雅纪还是跟以前一样,阳光中带点天然。

“这次Nino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比较忙抽不开身。”相叶喝了一口酒,“我也是因为被派回来办点事,顺便来东京看看你,不过也不会逗留太久。”

“说起来,都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声恭喜。”樱井翔的笑着看了一眼相叶无名指上的戒指。

“那是…前不久的事情。”相叶笑容中带着点羞赧,“小和他突然就——”

“你就这么简单答应了?”樱井翔挪揄道,不过随即是打心眼里的祝福,“不过挺好的。这么多年,是该在一起了。”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是青梅竹马,也是樱井翔的大学好友。自从高中出了那个事情,尽管他和松本润最终分手,他依旧在一片指指点点中熬到了高中毕业。只是没想到的是,流言蜚语一直跟随他到了大学里。也就是那时候相叶和二宫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替他挡住了不少恶意的中伤。可以说没有他们,也就没有今天的樱井翔。

 

十年过去了,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的感情终于修成了正果。而自己呢?属于樱井翔的感情是他亲手摧毁的。没有过后悔,哪怕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做此选择。从重逢的那日起,他时常闭上眼脑海中就会浮现松本润的身影。曾经的叛逆少年和如今的精英律师,两个截然不同的影子在他心中纠缠。那张小小的名片被他摩挲地变了形,一次次盯着手机发呆。期待会有什么,又害怕会有什么。

 

即便再次相遇,在樱井翔心里,这不过是老天恩赐的怜悯,让他们知道对方的现状就够了。这样很好,这样就好。

 

“翔酱,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相叶雅纪看着突然不说话的樱井,叹了口气。

“…”樱井翔没有想到相叶会如此轻易看穿他的伪装。

“我看得出来,你心里很累。”

“我又见到他了。”樱井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口,“松本润。”

“怎么会?”相叶雅纪惊讶,他知道这是谁,也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因为一个案子…”樱井翔盯着杯中的红酒,“东京真的很小,不是么。”

“翔酱。”相叶难得严肃地看着他,“你还喜欢他对不对。”

“我——以为这么多年早就放下了。”

“但你并没有。既然还惦记着,为什么不再重新开始。”

“我不能,否则那时候的决定就没了意义。”

“可是你到现在都不肯告诉我们你为什么要和他分手。”

“......”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12.

记忆的潮水在脑海中翻腾,眼前的景象渐渐虚幻,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天…

 

樱井翔跪在空旷的和室里,感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无形压力。终究是年少轻狂,沉溺在爱情中的他根本没有想过会有被发现的一天。他以为他们掩藏地很好,能这样一直维持着地下恋情到毕业,到大学,到工作,总有一天他们能光明正大地在一起。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而当现实措不及防地出现时,樱井翔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但不管怎样,他还是想努力一下。他喜欢松本润,也不想就这么结束。

 

“翔,我很失望。”樱井老爷的声音在和室中响起,“你会做出这种事。”

“爷爷,我喜欢他。”樱井翔想要说服眼前的老人。爷爷一向疼他,说不定这次也会…

“我知道,但你又置樱井家于何地。”

“……”

“学校已经按照我的意思,把他开除了。”

“不要!”樱井翔猛地抬起头哀求道,“这都是我的主意。是我一定要跟他在一起。”

“你记住,樱井家的人不会犯错。”老人丝毫不为所动。

 

润…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爷爷!我们真心喜欢对方,为什么就不可以?!”

“因为你姓樱井,而他姓松本。我相信你是知道他家里是做什么的。”

“我知道,可是——”

“那你又知不知道,松本家最近给人逼上了绝路,不然你以为那些照片是哪里来的?”

“我——”

“翔,你已经让整个家族蒙了羞。”樱井老爷的声音不重,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决,“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下去,松本润就不是被退学那么简单了。”

 

樱井翔没有说话,身体带着微不可见的颤抖,放在膝头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看在你的份上,我可以不追究松本家的责任,甚至还可以帮他们一把。但是你要知道,以樱井家的实力,今天我能帮它,明天我也能把它送进监狱。翔,你懂我的意思么。”

“是…我懂…”樱井翔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嘴唇,鲜血溢出,铁锈味弥漫在唇齿间。疼么,疼的。可哪里比得上心里疼。

“我会和他分手,而且以后…不会再见面。”樱井翔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字一句说道,“求爷爷,帮帮他们。”

“好,不愧是我的孙子。希望你别忘了今天说过的话。”

 

润,如果这样你保住你和你的家族,我情愿放手。而事情的真相,我也永远不会告诉你,免得你做傻事。如果你要恨我,那便恨吧。

 

13.

“翔酱——翔酱——”相叶雅纪见樱井翔又没了反应,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抱歉…雅纪,有些东西我真的不能说。”

“没关系,”相叶摇摇头,“我知道你有你的坚持。”

“还有润他——”

“只要你将来不会后悔,翔酱,我和小和都希望你能幸福。”相叶叹了口气,“只是你再这个状态下去,会把自己逼疯的。”

“我明白,我看看明天能不能申请休假,正好能好好陪你玩几天。”

“真的啊?我跟你说美国的炸鸡块真的没有日本好吃诶!我想吃好久了。”相叶雅纪努力转移着话题。

“说实话,炸鸡块和Nino,你更喜欢哪个?”

“呃…”

“我去告诉他了啊。”樱井翔挑挑眉,笑得不怀好意。

“别啊翔酱。”相叶虽然哀嚎着,却没有错过樱井眼中的那丝落寞与悲哀。

 

吃完饭,相叶雅纪以没有定酒店为由,提出要去樱井翔家过夜的要求。

“酒店你都能忘定啊?你怎么不把自己也忘了…”樱井无奈道。

“哎呀反正翔酱家里够大,又不是没房间。”

其实相叶不是没定,而是担心樱井翔。怕他一个人在家胡思乱想,自己陪着好歹能说说话。

“真拿你没办法。”

樱井翔坐进了车里,朝家里驶去,没有发现有辆车一直从公司跟到了现在。

 

松本润将车熄了火,整个人隐在阴暗中。路边的灯光撒下了一片光明,却照亮不了他身处的黑暗。松本润不知道过去的几个小时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大野智的那句话。

 

“已经过去十年了,没准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微弱的声音在顽强抵抗,也许他们只是朋友,和朋友吃顿饭代表不了什么。直到亲眼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地走进公寓楼,松本润才发现那不过是自欺欺人。扶着方向盘的手渐渐抽紧,指甲嵌入掌心,竟然已经不会觉得疼了。

 

翔,你真的好狠的心。为什么你能这么轻易放下我们的感情,因为他比我好吗?十年前你已经摧毁了我的努力,为什么十年后还要摧毁我的最后一丝希望。

 

放手吧,他已经有了新的生活,祝福他不好么?

——不,他是我的,没人可以把他从我身边夺走。

你这是在把自己往地狱里推。

——那我就带着他一起下去。



TBC



------------------------------------------------------------------

一点废话:


所以润润监禁翔酱的理由已经很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怎么监禁了(喂


如果下一更我还没把车开出来,我就自挂东南枝

评论(2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