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山风无墙,五人で嵐
欢迎勾搭~

【JS】残忍の缠绵 03 (R)

-给 @羊毛毛毛毛毛毛毛毛 太太同名视频写的配文

-你们要的监禁play,车速非常快

-本章内容涉及bondage, toy, philter, 请务必确认能接受再上车

-依旧建议大家先看视频再看文,视频传送门请戳我

-前文请戳我头像

 

---------------------------------------------------------------------

14. 

第二天,樱井翔去公司申请了长假,不过即使休假很多东西也要他提前做好打算,就这样忙忙碌碌到了傍晚。拿起手边最后一叠资料,拉开抽屉准备放进去,却看见里面静静躺着的一张名片。原本四四方方的边角因为自己一遍遍拿起又放下而被磨平,拇指摩挲着最上面的三个字,清晰的印刷体似乎被水渍晕开,大概是眼泪吧。

 

日暮的绚烂透过落地窗描绘出樱井翔的形单影只。越是美好的事物越是短暂,就如彩虹一般。当世界留给我们的只剩这张小小的纸片,是该抗争还是妥协。

 

从衣架上取下了外套,关上了灯。路过那天见面的会议室,停下了脚步。那日的你推开这道门时,是否与我一般不安?樱井翔静静地看着,直到手机声响起,又一次在他好不容易平复的内心激起一圈涟漪。

 

这个号码,早已刻在了心上。

 

谁都没有出声,只是透过听筒感受对方不平稳的呼吸声,以及隐藏在背后的不安与期待。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樱井翔的手心渗出冷汗。滑腻的触感让他要几乎握不住手机,沉闷的气氛让他喘不过气,只好率先出声打破这份诡异的沉默。

 

“松本——さん,是么。”

“是我,樱井さん。”

原来十年过去,我们只能这么称呼对方。

 

“我明天就要去北海道,关于这个案子,我想最后和你确认一下。涉及保密,能不能麻烦樱井さん来一下我家。”松本润的声音很平静,仅仅阐述着一个事实。

“当然,如果你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去你地方。”

“不…没关系…”樱井翔想到了家里的相叶,“还是我过来吧。”

“好,我等你。”

 

平平淡淡的对话,没有意想中的波澜。褪去年少时的青涩,在这个成年人的世界里,我们之间也仅剩如此。樱井翔发现,即使自己想得再多,考虑得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他依旧会在接到电话时毫不犹豫地答应去见面。

 

你不怕他做出什么吗?

——他不会伤害我的。

你就这么肯定?十年了。

——我相信。

 

15.

樱井翔站在门前,整了整自己的西装,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门铃。门很快被打开,松本润脸上熟悉的笑容让樱井有了一瞬间的恍惚。

 

松ちゃん…

 

“请进,樱井さん。”松本润把人引到沙发边坐下,“要喝点什么吗?”

“啊…不用麻烦了。”樱井翔犹豫了一下,“等下还有事。”

“樱井总监果然是大忙人,但也不用这么着急吧?来点红酒怎么样?”

松本润笑着站起身,朝酒柜走去。

 

“等——”樱井翔想要拒绝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是相叶。

“翔酱!你在哪里啊?”

“我在…外面有点事。怎么了?”樱井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他。

“大阪那里的公司出了点事,我得马上过去。”相叶雅纪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让人安心,“翔酱,小和说你要是照顾不好自己,他就亲自飞回来喂你吃香菜。”

“好啦,我没事的,明天开始就休假了。”樱井翔笑了,低沉的嗓音做出了承诺。

“你才是要照顾好自己,别再丢三落四了。”

“不用为我担心。”

 

不远处的松本润背对着樱井翔,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微笑。只是眼神中没有半分笑意,甚至连愤怒都没有,有的只有麻木与空洞。瓶中的红酒缓缓注入酒杯,中指划过杯沿,抹去了多余的部分。苍白的手指衬着殷红的液体更加妖艳,松本润伸出舌头,舔去了那一点点残留。

 

果然是好酒,他一定会喜欢的。

 

樱井翔挂掉了电话,才发现松本润不知何时回来了,正在边上的沙发上注视着他。又是那种灼热的视线,只是与在公司不同,炽烈中带了点玩味的探究。樱井翔被看得浑身不自在,一股不安沿着脊椎一路蔓延上来。没有和那个目光对视的勇气,樱井别开眼,拿起了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

 

“松本さん,是案子哪里出了问题吗?”

“别急,案子没事。”松本润满意地看着那杯少了三分之一的红酒,脸上的笑意更甚,“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么?我们有十年没见了呢——”

身体前倾,靠得近了,甚至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翔さん。”

 

樱井翔忍住向后缩的冲动,他意识到所谓的商讨案子可能只是引他过来的幌子。松本润的笑容未改,语气也是轻柔,却看得樱井翔毛骨悚然。

“这些年…你还好吗?”努力着维持着表面上的镇定。

“我当然好,好到几乎把你忘了。”松本润坐直了身子,手轻轻按上了左胸,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脉动,“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

“是我对不起你。”

“为什么要道歉呢?虽然这里疼了有十年,但也代表着我想了你有十年。我想翔さん一定也是的吧。”

“我——”

“看来是我想错了。难怪翔さん可是如此简单开始新的生活。”

“你在胡说什么?!”

 

与樱井的震惊相比,松本润显得游刃有余多了。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随后放下,玻璃和茶几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响,给本就诡异的气氛更添一丝压抑。

“刚刚电话里是谁?”

“是一个朋友。”樱井翔发现眼前的人别说是跟十年前,就是跟几天前的他都判若两人。“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这样的松本润,竟让他感到害怕。

“所以那位亲密的朋友就是翔さん着急回去的理由?”松本润挑起了嘴角,拿出手机轻轻放在桌上,往前推了推,“我想,你说的应该就是照片上的这位吧?”

 

屏幕上的相叶雅纪笑得一脸灿烂。

 

“松本润,你跟踪我?!”樱井翔猛地站了起来。

“是,我跟踪了你…”松本润平静地接受着他的怒视,只是语气中带上了几分乞求,“翔,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你——”

樱井翔想要说什么,却发现四周的景象渐渐模糊,四肢也仿佛在一瞬间被抽空了力气。甩了甩头,努力将视线集中在面前的酒杯上。

难道是…

“红酒的味道不错吧?我特意为你挑的。”松本润在他的耳边低声呢喃。

 

你不怕他做出什么吗?

——他不会伤害我的。

 

樱井翔一边嘲笑自己的天真,一边徒劳地想要阻止神智被慢慢侵蚀。然而极度的困意袭来,他再也支撑不住,重重地倒在了地上。酒杯跌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深红色的液体四溅,瞬间被黑色的衣料吸收得无影无踪。在失去意识前的一刹那,他似乎听到松本润说了最后一句话。

 

翔,你愿不愿意,陪我永坠黑暗?

 

16.

“我到底想怎么样?”

松本润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手指沿着脸颊的轮廓缓缓向下,轻轻抬起了那个不知何时出现的尖下巴。

“这么多天过去了,翔难道还不明白我想怎么样么?”

“我怎么可能明白…”樱井翔惨笑一声,“你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松ちゃん了。”

“你的松ちゃん早就死了,是你亲手埋葬的。”

“原来你真的恨我。”

“翔,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恨你。”

“如果你不恨我,那这一切算什么?!”

 

记得那天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那张纯白的床上,四肢被沉甸甸的铁链禁锢。松本润就站在床边看着他做着徒劳地挣扎,对他的恳求不闻不顾,眼里透露出来的是樱井从未见过的偏执。无论樱井翔用怎么样的口吻,严厉也好,命令也罢,始终都不能撼动松本润分毫。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松本润撕扯开他单薄的衣裤,在他颤抖的身体上留下一个个印记,伴随着低沉嘶吼贯穿了他。

 

无论整个过程中樱井翔如何求饶,松本润都恍若未闻,只是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直到身下之人承受不住再次失去意识时才肯停下,然后细心地清洗和上药,第二天再一次重复。樱井翔被困在这个地方一遍遍被掠夺、被侵犯,循环往复,似无尽头。樱井翔想给松本润的举动找一个解释,寻找到答案后却是忍不住发抖——松本润恨他。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解释。

 

即使再如何害怕,樱井翔始终觉得这是自己欠他的。十年前种下的因,十年后收货的果。如果松本润真的那么恨他,如果这样真的可以填补他的内心的裂痕。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樱井翔选择了妥协。而现在,松本润竟然说不恨他,这无疑是摧毁了樱井翔一直以来的精神支柱。

 

“翔觉得我把你关在这里是因为恨你?”

松本润抓住樱井翔的手腕,一用力把企图逃离的人压在了床上。

“樱井总监这个聪明的大脑竟然也有出错的时候。”

“放开我!”

樱井翔努力想要推开身上之人的禁锢。

“因为我太爱你了,爱到发狂。可是你呢,一次次从我身边离开。十年前是,十年后也是。我只好把你留在这里,只有这样你才会乖乖地陪着我。”

“松本润…你疯了——”

“没错,我早就疯了,从我再次见到你的那天开始!”松本润抓住他的手按到自己的胸口,“这颗心脏还在跳动的理由就是因为你,你难道一点都感受不到吗?”

“我们…早就结束了。润,放我走吧。”

“不可能,我好不容易才再一次得到你。我不想我的下一个十年依旧只能守着那点回忆哭泣!”

 

这句话带给樱井翔的冲击不亚于那句‘我不恨你’,原本努力挣扎的四肢停下了动作,愣愣地看着眼前之人努力想要掩盖内心深处的恐慌与脆弱。他能感受到松本润偏执的行为下是对他深沉到扭曲的爱。这是这份爱,太过于沉重。他不敢要,也要不起。

 

樱井翔的突然沉默让松本润燃起了一丝希望。翔,只要你肯留在我身边,我什么都能答应你。把人抱到桌边坐好,拿过还在冒着热气的食物放到他手边。这些天来,樱井翔几乎没怎么吃东西。虽然靠着营养针能维持身体基本需求,但看着他一天天消瘦下去,松本润的内心也是焦急。

 

“你看,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荞麦面,吃一口好不好?”

“只要你答应我不再离开,我马上放你出去。”

“我会好好补偿你,过去的十年,还有之后更多的十年。”

 

这些天看惯了偏执如恶魔的松本润,眼前这个柔情似水的人像极了年少时的他,那个只属于樱井翔的松ちゃん。好想就这么沉溺在其中,好想答应他不再离开,好想告诉他其实这么多年自己也同样爱着他。

 

“今天我能帮它,明天我也能把它送进监狱。”

——为什么偏偏在这时候想起。

“希望你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但也庆幸在这时候想起。

 

樱井翔转过头,看着那双带着期盼的眼眸,一字一句说道。

“你若是想补偿我,那就放我走吧。”

 

17.

松本润眼中的光芒渐渐暗淡下去,重新归于黑暗,在周围的一片白色的对比下更显得深幽。

“翔,事到如今,你为什么还不肯听话?”

“不要再错下去了…”

“错的是翔你吧?你一再拒绝我是为了那个照片中的男人么。”

“我说过相叶君只是朋友!”

“你觉得我会信吗?”松本挑起嘴角,眼底深处的冷酷一闪而过,“是不是只有等我把你的相叶君杀了,你才肯留在我身边。”

“松本润!他跟我们根本毫无关系!”樱井翔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名为愤怒的情绪,“不准你动他!”

“那你求我啊。”理智的堤坝一瞬间被冲个粉碎,嫉妒的洪水瞬间淹没松本润的神智。嘴角的弧度越挑越高,“翔知道怎么能让我开心的,对吧?”

“不要让我恨你…”

 

如果爱没用,那就恨吧。

 

18.

松本润清理完床上的一片狼藉后,想要去见一见这个叫相叶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能让你念念不忘。然而大野智那里还没有消息传来,他决定先去樱井翔家看看。然而心有所思的他并没有发现,床上双目紧闭之人那越来越苍白的唇和不正常潮红的脸色。

 

就在他离开前脚离开别墅没多久,大野智驱车进入了庭院。

 

这几日大野智一直有点不好的预感,几天前松本润扔给他一张照片,让他去查上面的人的底细。大野智曾问他这么做的理由,松本润只是说没什么,可惜眼中那一闪而过阴狠没有逃过大野的注意力。大野智不觉得自家少爷现在有什么多余的经历去管别人的闲事,心里便猜测十有八九应该跟樱井翔有关。

 

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

 

意识到这一点后,大野智才发现之前有过的不安又一次蔓延上来。他一边去查相片中的人的信息,一边关注着松本润的一举一动。然而很快,他发现少爷再也没有出现过。手机不是忙音就是关机,家里也是空无一人。去事务所一打听,暴跳如雷的佐田笃弘几乎吼着说松本润已经好几天没有去上班了。大野智只好去查樱井翔的下落,才发现樱井翔也请了长假。他担心松本润可能真的干了什么傻事…

 

就在焦急之时,他想起松本家在郊区有一座老别墅,已经好多年没有人去过了,一直处于一个半荒废的状态。来到这里发地上留下的轮胎印正是松本润的汽车,大野智松了一口气,看来真的是在这里。

 

下了车打开门,虽然有生活的痕迹,但整个屋子里空无一人。走到地下室,发现原来设计用来的避难用的房间不知何时上了厚重的锁。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人。干脆地拿出枪一枪打碎了锁头,缓缓推开门。等看清屋内景象时,大野智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纯白的房间还飘着一股淡淡的糜烂的气息,让人能轻易联想到之前到底发现了什么。但更让他震惊的是床上躺着一个人,右脚被铁链锁在床柱上昭示着他囚犯的身份。大野智快步上前,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憔悴消瘦的脸。他虽然没有见过樱井翔,但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那个十年前选择离开的樱井家少爷。

 

担忧地按向樱井翔的额头,滚烫的触感透过指尖传递出来。手指的微凉让樱井翔微微睁开了眼,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的脸时猛地抽搐了一下,带动铁链的声响回荡在空旷的室内。

 

“别怕,樱井さん。”大野智连忙按住他,“我是来带你出去的。”

也许是大野智的声音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樱井翔慢慢合上了眼,又一次失去了意识。尽管没有钥匙,但大野智还是三两下打开了床尾的锁链,一把把人抱起。樱井翔全身上下都滚烫得厉害,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追究松本润的责任,只能先把人送去医院再说。

 

东京。

 

松本润的手按住了樱井翔家的门把手,却没有勇气打开。如果里面全是两人共同生活的痕迹,又或者直接见到了相叶,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是上去摧毁所有,还是默默承受?松本润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

 

公寓里干干净净,是属于一个人的纯粹。律师的本能让他在一瞬间看到了太多东西,一双拖鞋,一个酒杯,一支牙刷。欣喜从心底蔓延出来,像一股暖流温暖了原本冰冷的四肢。走进卧室,依旧没有什么装饰品,一派简约。

 

唯有床头柜上摆放的一个相框。松本润颤抖着手拿起来,手指透过镜面摩挲着两个青春年少的身影。照片上的他依旧耀眼,照片上的自己依旧不羁。镜框上原本深色的喷漆因为长年累月的触碰褪去了原本该有的色彩,松本润甚至可以想象每到深夜樱井翔拿着相框回忆他们的曾经,就像现在的自己一样。

 

意识到自己竟然因为误会而对最爱的人做出那种事情后,松本润瘫坐在了地上,双手紧紧拥着相框在胸前,留下了无声的泪水。然而他并能懊悔多久,手机震动,大野智的一条信息将他无情推向恐慌的深渊。

 

「东京中央医院,樱井翔在急救。」

 

 

TBC

 

 

--------------------------------------------------------------

一点废话:

 

这是我开过车速最快的车,要是肉不好吃也别打我...

 

另外本文其实有三条时间线,一个是监禁中,一个是他们重逢,还有一个是十年前的回忆杀。别看晕了~

评论(1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