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山风无墙,五人で嵐
欢迎勾搭~

【JS】Double Exchange

-直(da)播(lian)系列的番外,故事接打情骂俏后续

-我就是想给表哥加点戏,新cp深山x影山登场

-依旧延续本篇的傻白甜风格

-逻辑死,ooc , 请不要在意细节

----------------------------------------------------------------------

“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Sho的三分钟厨房。”

“我是你们的新朋友Masaki。”

 

宝生丽子最近心情很好。东京的犯罪率似乎一下子低了很多,没有大案件就意味她不用依靠管家影山的力量。每天白天扮刑警,晚上继续做她的大小姐,玩得不亦乐乎。由于日子过于悠闲,她也开始追赶平民的潮流。比如今天在警局听见有人在说最近风头正劲的直播间,是两个大帅哥一边做饭一边秀恩爱。宝生丽子被勾起了好奇心,一听就觉得很有爆点。

 

所以在用完晚餐后,宝生丽子就坐在客厅里用超大的投影看起了直播,顺便品尝影山给她泡的顶级花茶。说实话,她家的执事除了腹黑毒舌基本就只剩优点了。长得帅,会做饭,有责任,还很有钱。毕竟是给宝生集团做管家,赚的钱远远多于普通人了。

 

「哇!又来一个帅哥!」

「Sho酱你出轨了吗?!你觉得我有没有机会?」

「来人把前面的那个拉出去暴打一顿。」

「我的妈我觉得这位更符合我的审美啊!」

「Jun呢!!让我看看你绿了没!」

 

果然很精彩啊!感觉信息量非常大。宝生丽子在沙发上选了一个舒服地位置看戏。

 

“Sho酱…我搞不定啦!”Masaki似乎招架不住弹幕各种轰炸,求助似得看向身后那个从开始时就一直背对大家没有露出正脸的人。

“嗯?怎么了?”Sho放下了手中的食材,走了过来。

“他们问你是不是出轨了还有Jun是不是绿了。”Masaki觉得自己肯定会被Nino砍成薯片的。

“哈哈哈哈!”Sho笑得直不起腰,拍了拍Masaki的肩膀,“还是我来吧。”

“今天Jun他有事出去了,所以是Masaki陪我直播。他可是非常非常可爱的。”Sho朝着屏幕挥了挥手。

 

「原来如此!害我白激动了半天…」

「Sho酱为什么你身边都是帅哥??」

「这位Masaki名草有主了吗?真的很可爱啊!」

 

直播间的弹幕又炸了,可是宝生丽子一条都没看进去。她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集中在了那张不能更熟悉的脸上,这个世界玄幻了!宝生想要拿起茶杯喝一口压压惊,手一抖杯子从指间滑落,和大理石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大小姐?您没事吧?”影山闻声赶到,动手开始收拾起了碎片。

“影山。”宝生丽子严肃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问你一个问题。”

“您请说。”

“你其实是会影分身术的忍者对不对?”

“大小姐,恕我失礼。”影山深吸一口气,弯下了腰,“请问您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水银吗?”

又来了…宝生丽子提醒自己要忍耐,指着他身后的屏幕问,“那你怎么解释这个?!“

 

影山回头,一眼就看见了被放大的和自己至少有九成相似的脸。画面上的人他认识,是他表弟樱井翔,之前一直在国外工作,到底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大小姐,我建议您以后少看一点漫画。”影山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有个更好地解释就是他是我亲戚。”

“我记得你不是双胞胎啊。”宝生丽子不信,“哪有长那么像的亲戚。”

“那我只能用家族基因强大来解释了。”影山耸耸肩,“他就是我的表弟樱井翔,只是我们很久没见了。”

“噢——原来是这样。”宝生丽子拖长了语调,想起了刚刚看到的弹幕,突然有了主意。“影山,我放你几天假。你不是很久没见你的表弟了嘛,去叙叙旧吧。”

“嗯?可是您——”

“去吧,说不定有什么意外得惊喜呢。”宝生挥挥手。

“那么,我会安排好临时接替的人选。”

 

影山离开后,宝生丽子继续看着投影上正在打闹嬉笑做饭的两人。她家毒舌执事的表弟,好像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呢。

 

*

毕竟是自家人,影山联系上樱井翔比二宫和也联系上松本润容易多了,方式也很简单粗暴。

 

樱井翔做完了直播,送走了相叶雅纪,正好松本润也回来了。手机轻微震了一下,拿起一看是一条陌生号码的信息。

「明天下午三点来这里碰面。如果你不来我就把你小时候穿女装的照片发到网上去。」

后面是附上了一个地址,没有署名。

樱井翔的嘴角抽了抽,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选。怎么就被发现了呢…

 

正在厨房里忙着收拾残局的松本润抬头看见樱井翔拿着手机一脸严肃。

“翔,怎么了?”

“额…没怎么…”樱井翔连忙否认,一想到是谁他头就有点疼,还是先不让润知道好了。

“真的?”

“真的!对了明天下午我有点事,电影我们改天再去看吧。”随手拨弄了了两下手机放在桌上,“我先去洗澡了。”

“诶?你不是想看很久了么——”

 

什么事那么重要啊...要说最了解你的除了对手那就是枕边人了,松本润觉得这里面一定有猫腻,。等到浴室传来水声,他拿起了樱井翔留下的手机,居然还上锁了!稀奇了,这可是头一回。

松本润的怒气值积攒50%。

密码密码...试了自己生日,翔的生日,交往纪念日,甚至‘我爱松本润’这种一看就有毒的答案,结果一直提示错误。

松本润的怒气值积攒100%。

 

嘿呀,好气啊!我不会真的被绿了吧...

 

虽然心里一直胡思乱想,第二天下午他还是一脸正常地目送着一看精心打扮过的樱井翔走出家门。当然等关上门,松本润立马黑下了脸,拿出手机直接下达了命令。

“大翔,出来喝酒!”

 

*

影山坐在空无一人的咖啡厅里,拿出了怀表打开一看,两点五十九。还有一分钟,要是还不出现,那就只好发照片了。是贴那张旗袍的呢还是女仆的呢?影山喝了一口红茶,慢斯条理地思考着怎么对付自己表弟。

 

随着门上的风铃叮铃作响,一个人踩着点进来了。

 

“这一片明明那么热闹,居然一个人都没有,真是难以置信。”

樱井翔拉开凳子坐了下来,摘掉了墨镜口罩还有帽子。

“稍微动用了一点宝生集团的力量。”影山放下了茶杯,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丝无奈,“倒是你,打扮成这样想干嘛。”

“最近出门总能被人认出来,这样能省很多麻烦。”樱井翔耸耸肩,自顾自地倒了一杯红茶,眼神还一直朝影山面前的芝士蛋糕上瞄。

“我看你做主播玩得很开心啊。”影山把蛋糕往前推了推。

“哪能啊...这只是我的副业。”樱井翔尴尬地笑笑,吃了口蛋糕就放下了叉子,嘀咕道,“好难吃,还是润手艺好...”

“还是什么?”

“没什么...哥,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发短信还不署名。”

虽然一看就知道是你发的。

 

“我家大小姐看了你直播以为是我。”影山瞪了他一眼,“你回来了不说一声还是我的不是了?”

“那什么...太忙了...所以没跟你说。”樱井翔望了望天,你知道等于整个家族都知道了...

“你这次回来好像有哪些地方不一样了。”

“我能有什么变化啊?”

“有种要煮红豆饭的感觉。”

樱井翔一口红茶全部喷了出来。看吧...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肯告诉你了,要不要这么准。

看着手忙脚乱找纸巾擦嘴巴的表弟,影山推了推眼睛。

“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没有,绝对没有!哥,我们晚上去吃什么啊我知道有家烤肉店不错——”

 

“我亲爱的表弟,你以为所有人跟你似的都是瞎子么?”

“你无名指上虽然没有戒指,但那圈印子难道是凭空冒出来的么。”

“你以前从来都不挑剔食物的口味的,现在居然还会嫌弃东西难吃了。”

“你知不知道你都有双下巴了啊?就你那动手能力会自己做饭才有鬼了。”

“还有那个直播间,所有人都在说秀恩爱,这么高调还指望别人不知道?”

 

影山的语调很平稳,但速度一点都不慢。樱井翔觉得自己的神经越来越疼...这么多年过去他的表哥还是那么可怕的一种存在啊...

“我知道你以前摆过算命摊子,但你现在明明是个执事啊!”

“我的副业一直是侦探啊...我忘了告诉你了么。”影山喝了口茶,轻描淡写地说道。

“——必然没有啊!”樱井翔崩溃了,手肘撑住桌面低下了头,“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老实交代。”

“好吧,我在美国登记结婚了。”樱井翔瘪瘪嘴,“而且...是跟个男人...”

随后把他和松本润从相遇到恋爱到结婚一五一十说了一遍,然后坐正了身体,准备迎接暴风雨的到来。

 

没想到影山只是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撩了撩眼皮。

“所以你就这样把自己卖了?”

“怎么能叫卖了呢...”樱井翔眨了眨眼睛,“你好像不是很生气?”

“我看着你长大的会不知道你其实早就弯了?”影山身子前倾,“但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是下面那个,你知不知道我们家只能是攻?”

“下面就下面,他对我好就行了。”有本事你做上面那个。

“是不是真的好不是你说了算的。你爸妈他们知道了么?”

“还没想好怎么说...”

“我可以帮你去说点好话,但是有个条件。”影山的嘴角微微挑了挑。

 

听了影山压低声音的一番话,樱井翔头痛欲裂,只想趴在桌上哀嚎一下。

苍天啊...能不能赶紧来个人把这个妖孽收了啊!!

“我就想看看他到底对你如何。如果不好的话你趁早跟他离婚。”

“可是有必要这样??我喊他出来不就好了。”

“那就没意义了,”影山摘下眼镜擦了擦,重新戴上,“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答应,下场自己考虑。”

“哥...算你狠。”

 

樱井翔现在无比后悔自己没事开什么直播,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

东京的另一边,一个喧闹的酒吧里。

 

松本润坐在吧台前喝着闷酒,周身的低气压又一次逼退了企图接近他的男男女女。仰头又喝下了一大口波本,肩膀猛地被人搭住。扭头一看,是张和自己无比相似的脸。

“动作这么慢。”松本润扫了他一眼。

“还慢?我可是丢下案子就过来了。”深山大翔放下了自己的包,跟酒保要了杯酒,“你今天怎么会找我喝酒?失恋了啊?”

“翔他——”

“不会吧?真被我说中了?”深山大翔摸了摸耳朵,不等他说完就在一边碎碎念,“哥,你看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婚姻是人生的坟墓,更何况还是个男人。”

 

松本润和深山大翔是一对表兄弟,因为强大的家族基因,他俩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这两兄弟从小关系就好,松本润的厨艺更是师从深山大翔,结婚也好回国也好他都第一时间告诉了这个表弟。只是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和顾虑,松本润并没有让樱井翔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似的兄弟。

 

“你说够没有啊。”松本润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我没有失恋。”

“嘶——那你在这里装什么忧郁啊...”深山大翔揉了揉头,无语道,“哥,我是个直男,不是很懂你们这些基佬的想法。我以后要找对象肯定也要找个直男。”

松本润一口酒呛在了喉咙里,我那愚蠢的欧豆豆啊...

“呵,没毛病。你开心就好。”

 

“合着你没什么事还火急火燎地找我来喝酒。”深山大翔觉得被耍了。

“也不能说没事...”松本润的手指转动着杯中的冰块,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我就觉得翔他有点奇怪。”

“嗯,我这里有两个猜想,都是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那你就一起说吧...”

“你没事找事或者你绿了。”深山大翔咬着嘴里的糖块,一脸遗憾的样子。 

 

“不太可能吧...明明昨晚才做过。”松本润若有所思,在一边自言自语。

但是怎么解释他的反常呢...

“你想知道直接去问他不就好了。”律师深山表示直球什么最有用了。

“那不行...万一弄巧成拙了翔肯定会不开心的。”松本润连忙摇摇头,“前段日子好不容易才哄好的。”

深山忍不住望天,我的哥你说出来的话都对不起你的总裁身份和酷炫的外表啊。爱情真是让人盲目...

不过毕竟是自家哥哥,深山觉得还是要帮他一下的。

“那我们可以这样——”

 

“你确定这样有用?”松本润怀疑地看着他,“不会玩脱了吧...”

“当然,你是当局者迷,我就不一样了。”深山大翔挑挑眉,“我可是律师,发现蛛丝马迹是我的强项。”

“你行不行啊...”松本润始终觉得哪里不太对。

“安了,哥。不会有事的。”

 

深山大翔喝了一口酒,冲淡了嘴里的甜味。让我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人让大哥他如此牵挂。

 

*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玄幻,樱井翔被那个和自己长一样的表哥胁迫准备一项计划,松本润被那个和自己长一样的表弟忽悠也准备进行一项计划。现在两个计划的当事人装作没事一样正在手牵手逛着街,不过都有点心不在焉,各自思考着等下要进行的事情。

 

要是被穿帮了的话...润/翔他会炸了的吧...两人都忍不住各自打了一个冷颤。

 

等走进一个商场后,樱井翔突然提出要去洗手间。松本润暗自松了口气,表示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看着自家darling消失在洗手间深处,松本润三步并成两步冲进了一个试衣间,在里面等待他的是表弟深山大翔。两个人飞快地交换了一下衣服,唯一不一样的发型也被帽子完美挡住。

“记住,翔说什么都是对的。他特别讨厌吃香菜但喜欢吃荞麦面,还有贝类也喜欢,你等下可以带他去吃——”

“哥,这些话你已经说了至少二十遍了。”深山大翔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

“千万小心啊,我可不想下半辈子睡沙发。”

“知道了知道了...”

 

另一头,樱井翔快步走进了挂着清洁中牌子的洗手间,和等在里面的影山交换了衣服。

“哥,你的衣服永远都是这么一板一眼的么。”樱井翔戴了戴那副金边眼镜,“居然是没度数的?”

“我是个执事。”影山抹了点发胶在头上,“那你非得用这么奇怪的发型?”

“大风吹,这个很流行啊。”樱井看着镜子中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人影,“润他是个处女座强迫症患者,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听我的,除了某些时候...”

“比如?”

“咳咳...那什么的时候...还有就是他有时候喜欢在大庭广众下亲我。”樱井翔不忘最后提醒一遍,“你打探归打探,千万别暴露了!不然我就惨了。”

“...禽兽。”影山看着表弟不由自主捂住了屁股,直接在心中的小本子上给松本润扣了二十分。

 

影山最后整理了下衣服,确定自己和樱井翔没什么区别后,走了出去。朝等在外面的松本润挥了挥手,笑得灿烂。

 

*

影山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他想要扮成樱井翔的样子和松本润相处一段时间,看看他是不是真心实意对自己的表弟好。一个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流露出的才是最真实的。影山一直以来都这么觉得。

 

深山大翔的计划也很简单,他想要扮成松本润的样子和樱井翔相处一段时间,从细节上来考量他是不是真的绿了自家表哥。如果真是那样,作为直男的自己以后就更有理由去FFF那些同性恋了。

 

不过当樱井翔朝着他跑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性向。虽然照片上见过,但是真人明显更有活力与朝气。尤其是当他笑的时候,深山竟有点被晃得睁不开眼。这样灿烂得如樱花般的人,真是便宜大哥了。

 

影山看着松本润突然不说话了,只是怔怔地盯着自己看,心里也有点忐忑。难道是被发现了?再三肯定自己的外表没有出错,影山思考着这时候樱井翔会怎么做。好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与松本润十指交错。

 

“怎么不说话?傻了?”

深山被手上的温度一惊,才发现自己竟然出神了,连忙调整心态。

“因为翔太好看了,看呆了。”这个倒是实话。

“讨厌...”影山表面上装得一副害羞样,实际在心里又给松本润记上了一笔。嘴巴很甜,自家表弟应该很吃这一套,就是不知道是好是坏。

 

真正的松本润在不远处的货架前偷瞄这边两人的动态,暗中观察。不看不要紧一看就炸了。好你个大翔,居然还吃翔的豆腐。他家darling的手只有他能碰!这下是真的失策了... 松本润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把自己表弟打一顿,看看他出得都是什么馊主意。

 

“啊,你一定饿了吧?中午想吃什么?”深山突然觉得背后有股凌厉的眼光扫射着他,觉得不能在这继续待下去了。

“随便啊,你挑吧。”影山知道樱井翔是个吃货,只要他多吃点至于吃什么都不重要。

“周围好像有家新开的荞麦面店,要不去吃那个?”

“行啊,就那个好了。”影山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

深山大翔一愣,不是说是荞麦面的狂热爱好者么?怎么会这么平淡...不过疑惑归疑惑,他还是拉着樱井翔朝那家店走去。毕竟多说多错,作为一个合格的替身是不会自讨没趣的。

 

另一边真正的樱井翔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目送着两人走出商场。目前看来一切顺利,但好像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忘了说了,是什么呢?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思绪,看来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乱子才是。

 

*

荞麦面店里。

 

影山仔细地掰开筷子,夹起一点点荞麦面,等上面的热气散去一点,略微吹了吹,然后送进嘴里轻轻咀嚼着。有时候人可以伪装外表,却伪装不了无意识流露出来的一举一动。可以说如果今天对面是真正的松本润,影山这从容优雅的吃面方式早就暴露了他不是樱井翔。

 

可惜深山大翔虽不是松本润,但也发现了樱井翔的异常。他还记得松本润再三跟他强调樱井翔喜欢吃荞麦面,碰到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的时候更是恨不得把腮帮子塞得满满的,就像仓鼠一样。虽然和眼前之人的反差很大,但深山不得不承认这个一派从容的樱井翔更符合他的品味。该死,自己怎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

 

如果他不是樱井翔的话...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一直在蠢蠢欲动。善于追求0.1%真相的他突然有了一个极其大胆还有点荒谬的猜测。既然自己可以和表哥长得很像,那么樱井翔会不会也有一个长得很像的亲戚呢。深山记得松本润告诉他因为自己手艺太好了,把樱井翔都喂出了双下巴。可是眼前这个人明明是个尖下巴...这一点更进一步验证了深山的猜测。不过作为一个律师,他还有最后一个证据要确认。

 

“翔,要不要来点香菜?”

“好啊。”

 

好了鉴定完毕,这个人绝对不是樱井翔。

 

影山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他还在尽力扮演着表弟的角色,然后顺便考察松本润这个人。一顿饭下来,他发现松本润对他是百依百顺,什么事情都抢着来,看来平时是真的对翔很好了。除了爱讲冷笑话这点让他难以接受,其他方面倒是挑不出什么毛病,勉强给个及格分吧。

 

深山大翔看着面前这个吃完饭还不忘优雅地擦嘴巴的人,觉得自己直男的设定在这一刻分崩离析。不管你是谁,只要不是樱井翔就行,我还不想让和自家大哥抢男人这种狗血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深山的内心像上紧发条的八音盒正在弹奏欢快的乐章,他甚至都懒得去思考为什么会有真假樱井翔两个人。这些都不重要,他现在满脑子都只有怎么把人搞到手。

 

“吃饱了吗?”

“嗯,好撑啊...”

吃饱了就好,这样才有力气应对接下来的事情啊。深山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挑起了嘴角。

 

*

深山大翔带着吃饱喝足的‘樱井翔’重新逛回了商场,看见立着维修中牌子的洗手间不由分说就拉着人进去。这下可苦恼了尾随其后暗中观察的两个正牌货。

 

松本润一边假装挑衣服,一边恨得牙都要咬碎了。混蛋大翔你到底想干什么!要是你敢动翔一下,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块。顺便在心里祈祷,honey你可千万挣点气,一定要发现那个不是我啊!

 

樱井翔则是担忧得看着远处的洗手间,他原来以为松本润最多和自己拉个小手亲个嘴,没想到竟然玩得那么大吗?不会真的想要大庭广众之下玩厕所play吧?但他也不觉得腹黑表哥会乖乖被怎样,反而是开始担心真相暴露后的自己了。

 

松本润一定会让他三天下不了床的吧...

 

洗手间内。

 

“润,你想干嘛?”影山不知道松本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来跟你好好聊聊。”深山一步步把人逼到墙角,手臂一撑,挡住了他所有退路。

“在洗手间里?”影山的嘴角抽搐一下,觉得有必要重新给他打个分。

“这样你的秘密才不会泄露呐。”

“你在说什么啊润——”

“其实,你不是樱井翔对吧。”

 

这句话扔出去后,深山看见原本不安的人突然站直了身体,脸上的慌张的表情也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怎么发现的?”影山淡定地扫了他一眼。

深山便把之前自己的怀疑挨个说了一遍。

“......”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不说?影山深深地替自己表弟的智商感到捉急。

“所以你到底是谁?”

“我叫影山,是翔的表哥。”影山推了一把松本润,“现在能请你让开吗?”

“当然不能,因为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深山凑近他的耳朵,“其实我也不是松本润,我是他的表弟,深山大翔。”

“呵,你以为这种玄幻的东西我会信?请恕我不能奉陪了。”

“你不信也没事,以后总会相信的。”深山的笑容里带着努力抑制的渴望,“现在只需要知道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就可以了,这位影山先生。”

说完便把他的手按在头顶,然后把影山所有想要脱口而出的嘴炮都堵在了他的吻中。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洗手间里的两人就是不出来。樱井翔有点急了,想要走近点再看。光顾着看前面,好像不小心踢到人了。

“啊,不好意——”樱井翔连忙想要道歉,但是看见蹲在地上的人回过头后他有种活见鬼的错觉。

 

“翔?!”

“润?!”

两个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但是在一起这么多年,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爱的肯定不会错。如果外面这个才是真的,里面那个到底是谁?!

“我表弟深山。”

“我表哥影山。”

 

松本润率先反应过来,决定先下手为强。

“亲爱的你不仅没告诉我你有个跟你长得一样的表哥,还联合他来骗我?”

“不是的!我也是被他逼得...”原本就提心吊胆的樱井翔被松本润这一长串指责弄得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知道错了?”

“润我们回去再说好不好,表哥他还在里面——”

“你有功夫管他不如担心下你自己!”

 

等到樱井翔趴在在另一个没人的厕所的洗手台上被松本润从后面进入时,他才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妈蛋明明他也玩了偷天换日,自己都还没找他算账呢!!但是现在想起来也晚了,他只能承受着源源不断的快感以及忍耐溢出嘴边的低吟。

 

这也太不公平了啊喂!

 

至于后来樱井翔有没有找松本润秋后算账,看他们家沙发有没有睡过的痕迹就知道了。而且自那以后好几天,樱井翔都没有自家表哥的任何消息。直到下一周直播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直播间被人黑了,里面贴满了他小时候的黑历史。用脚想想都知道是谁干的了。

 

为什么倒霉的总是我啊!!

 

樱井翔哀嚎一声缩在松本润的怀里求安慰。松本润一边咽着口水把照片偷偷存下来,一边安抚着炸毛的仓鼠,“乖啊,我帮你报仇。”于是转手就把影山和宝生丽子的信息发给了深山大翔。

 

哥只能帮你到这了,剩下的你自己加油。

 

几天后。

 

正在出外勤的宝生丽子遇见了一个背着双肩包嘴里嚼着糖块的年轻人。

“我叫深山大翔,是您的执事的表弟的爱人的表弟,美丽的小姐。”深山朝宝生丽子行了一个礼。

“噢,你找我有事?”

“影山他拿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一样东西,想找他拿回来。”

我的心。

 

躲在暗处的影山自然是看到了这个让他恨得牙痒痒的人,多亏了他自己的屁股到现在都在隐隐作痛。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执事,影山不可能无视宝生丽子对他的召唤。

“大小姐,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请不要跟这种只会用下半身说话的混蛋说话。”

影山努力无视着在一旁的深山大翔。

 

宝生丽子看着两人之间的暗流涌动兴奋极了,终于有人要收了这个腹黑毒舌的妖孽了啊!

“影山,回去准备一下,晚上我要请深山先生共进晚餐。”宝生大小姐朝深山眨眨眼。

“...是,大小姐。”影山深吸一口气,“但以后的推理就只能靠您自己了。”

“没关系,我很乐意为您这样高贵善解人意的小姐效劳。”深山大翔微微一笑,“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个律师。”

 

你到底想干吗?!

当然是在追求你啊。


END



问:爱人的表哥和他长得一样怎么办?

答:把和自己长一样的表弟介绍给他。



REAL END


----------------------------------------------------------------

一点碎碎念:


答应写给大家的巨长番外,希望食用愉快w

这个系列我可能还能再写一百年。


还债进度:40%

评论(41)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