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山风无墙,五人で嵐
欢迎勾搭~

【JS】残忍の缠绵 04 (完)

-给 @羊毛毛毛毛毛毛毛毛 太太同名视频写的配文

-因为原视频是开放式结局,所以本文的结局是基于我自己对视频的理解。

-依旧建议大家先看视频再看文,视频传送门请戳我

-前文指路 01 02 03(R)

-----------------------------------------------------------------------

19.

深秋,这场阴雨绵绵的天气似乎永无尽头。

 

松本润跌跌撞撞地冲进中央医院,找到了等在抢救室门口的大野智。

“少爷——”大野智站起来,吃惊地看着像是从水中打捞出来一样的松本润。

 

雨水顺着他的发丝向下,划过被冻得发紫的嘴唇,不曾停留片刻流进衣领中。

 

“翔呢!”松本润一把抓住大野智的手臂,攥紧的拳头中带着明显的颤抖,“好好的怎么会这样?”

“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做傻事!”大野用力掰开他的手,把人往墙上一按,“如果不是我正好去了老宅,你还要瞒我多久?”

“我——”背后传来的疼痛让松本润有了短暂的清醒,推开了大野智,低吼道,“我也不想这样的!我那么爱他——”

“如果你的爱是把他关在那里做你的禁脔,那这份爱太自私了,他根本要不起…”

“我以为他…”松本润紧紧咬着嘴唇。

“你以为他有了新的生活?”大野智摇摇头,拿起了身边一叠纸拍在他的胸前,“自己看吧。”

 

报告不算长,却详细了记录了相叶雅纪的生平履历。除此之外,还有他与二宫和也的感情,与樱井翔的关系,以及…樱井翔当年在大学里受到的种种恶意的流言蜚语。松本润一页页地翻着,那些黑白的印刷体仿佛离开了白纸,在他的心脏上留下一笔一划的痕迹。水渍晕开在纸上,是雨水还是他的眼泪,已经分不清了。

 

明明是轻的可以的几张纸,现在却犹如有千斤重,重得他拿不牢握不住,也许扔掉会很好。但松本润知道,他已经没资格去逃避这些血淋淋的事实。上面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在嘲笑他的幼稚、控诉他的偏执。如果世上有后悔药买,那么所有的所有都会变得很容易。

 

可惜老天给这个世间留下了很多美好的事物,却唯独没有如果两字。

 

松本润的身子沿着墙壁缓缓跌落,目光始终不离紧闭的急救室大门。那盏红灯像是生命的延续,又像是一切的终结。

 

翔,我愿意倾尽一切来换你平安无事。


大野智叹了口气,蹲下身抱住了那个脆弱得如孩子般的人。如果自己能早点发现他的异样,或许就能阻止这场从少年时代延续至今的悲剧。十年前的樱井翔伤害了松本润,十年后的松本润同样伤害了他。哪怕并非出于本心,但都伤得彼此遍体鳞伤。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没有绝对的赢与输,有的只是这十年间未曾改变的爱与执念。

 

而如今,这场以爱为名的缠绵,留给他们的仅剩些残忍的现实。

 

20.

不知过了多久,刺目的红光终于熄灭,急救室的大门缓缓打开。

“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医生走了出来,摘下了口罩。

“我是他的…朋友…”松本润连忙站起来焦急地问道,“翔他没事了吧?!”

 

如果听到的是不好的答案…松本润发现他根本不敢往下想。

 

“病人原本是极度的体虚引发的高烧,现在烧已经退了。身上的伤痕也没什么大碍。但是——”

“但是什么?”松本润尚来不及松口气,心再次被吊到了嗓子眼。

“还没有恢复意识。”

“不是说已经退烧了?”大野智在一旁追问道。

“我们在抢救过程中发现他对周围环境表现出了一定的抗拒,像是潜意识在阻止自己醒来。可能跟他之前的遭遇有一定关系。也就是说,只有等到他愿意醒来,才能恢复意识。”

“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不好说,你们既然是他朋友,那就好好陪陪他吧。”

 

送走了医生,大野智回头看见了从刚刚起就一直沉默的松本润在原地喃喃自语。

“是我害了他…是我害了他…”

“少爷…”

“智,都是因为我,翔才不愿意醒来的。”无神的双目注视着前方,“我这种人根本不配活着对不对?”

“松本润,你要寻死也给我等到他醒来再去!”大野智忍不住拔高了声音,“在那之前,你倒下了谁照顾他?”

“你说得对…我亏欠他的太多了。”松本润站直了身体,“帮我去找最好的医生,我一定要让他醒过来。”

“好。”大野智看着他摇摇晃晃远去的背影,再一次叹了口气。

 

日子一天天过去。

 

樱井翔没有一点要苏醒的迹象。大野智联系到的专家得出的结论和医生的差不多,都表示是潜意识不愿醒来,并不是身体机能的关系。这种情况下,旁人能做的非常少。松本润只能寸步不离的陪着他,时常跟他说说话,哪怕那沉睡的人不会给他半点回应。

 

大野智看着一天天憔悴下去的松本润,担心他先倒下了。于是提出了和他轮流照顾樱井翔,但被果断拒绝。

“我能为他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鉴于日本的医生没有更好的方法,松本润把目光放到了国外。然而大野智并没有带回来好消息,反而是带回了十年前尘封的往事。

 

21.

“少爷,樱井さん未必希望你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大野智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人,轻轻关上了门,“而且真相并不是那么好接受。”

“说吧,无论是怎么样事实,我都会面对。”松本润深吸一口气,“为他,也为这十年。”

“好,你有心理准备就行。”大野智点点头。

 

于是在大野智平稳低沉的嗓音中,困扰了松本润十年的谜题终于被撕去了最后一层面纱。然而那隐藏在背后的血淋淋的真相,让他有了窒息的感觉,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打颤。那年的记忆仿佛还在眼前,不仅是和樱井翔,还有和家族的。

 

当初松本家在绝路中被人拉了一把,似乎有个神秘势力压下了那批货的事情。虽不至于让他们完全脱身,但至少缓解了致命的压力。这段事情松本润因为樱井翔的离开而无心顾及,但大野智却是清楚。当年他也没少去调查究竟是谁在暗中帮了他们,可是收获甚微。唯一查到的是那些照片的确是针对他们来的。

 

而在他们看来,樱井家属于无端被牵连进松本家的恩怨中,怎么也不可能出手帮他们,恨之入骨还差不多。所以这么多年来从未将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可如今查到的事实却由不得他们不信,那个救松本家于水火之中的神秘势力就是樱井翔的家族。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樱井さん应该是和家族做了一笔交易。”大野智摇了摇头,“他大概是以和你分手为筹码,来交换樱井家对我们的帮助。”

“还…有…呢…”松本润的嘴唇微颤。

“自从两年前当家的樱井老爷去世后,虽然表面依旧光鲜,实际上樱井家的势力一落千丈大不如从前。如果不是这样,我也不会这么轻易查到当年的往事了。”大野智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一点,恐怕和家族分道扬镳多年的樱井さん也是不知道的。”

 

这么一来,一切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松本润发现自己的眼眶酸涩的厉害,却再也流不出一滴眼泪。胸腔里的心脏虽然还在有节奏地跳动,却疼得如刀绞一般。在这个残忍的真相面前,他渺小得跟个蝼蚁似的,毫无还手之力。

 

“润…你还好吧?”大野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担忧道。

“谢谢你帮我查到这些,智。”松本润轻轻推开了他的扶持,“但现在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少爷——”

大野智还想说什么,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回病房,在樱井翔的身边坐下。

 

病房内。

 

边上的仪器依旧在滴滴作响,平稳得没有一丝波动。松本润轻轻地拿起了樱井翔的右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中。这双手,与十年前并无太大区别,依旧白皙修长。那些年许下的承诺,也依旧历历在目。

 

我从来不知道你竟然为我付出了那么多,而我居然跟个混蛋一样误会了你整整十年。我以为得知尘封的真相后的我会崩溃,但后来发现其实我早就没了崩溃的资格。我想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重逢后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回避我的感情,是担心家族对我继续出手吧…

 

松本润的嘴角掠过一丝惨笑,干裂的嘴唇小心地在他手上留下了一个吻。

 

你是爱我的,所以你不惜默默承受被我误会也要为我的家族尽一份力。

我是爱你的,所以我就真的误会了你整整十年,除此之外我竟然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

 

不仅如此,我甚至还把你关在身边害得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真是一个自私得无可救药的混蛋对不对?翔,我现在只求你能醒过来。至于之后你想怎么对我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能醒过来…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求你给我这个机会好不好?

 

没有你的世界,真的太寒冷了。

 

22.

樱井翔觉得自己身处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没有色彩、没有光亮、没有…他…

又是这种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感觉。

只是这次,没有了那种胆战心惊的害怕。

这片黑暗带给他的竟是很久不曾有过的安心。

 

一步两步,樱井翔就在这片空间里走着。

就在他以为会一直这样走下去的时候,身边的黑暗渐渐虚化,露出了藏匿其中的人与事。

那些是…他们的曾经。

 

“啊,樱井会长!等下的校庆你要为合唱伴奏吗?”

“是啊。”樱井翔停下了练习,笑着说道。

“呐!你们听说了吗?学校来了一个新的转学生,人长得可帅了,但是据说是个不良分子。家里好像还挺有势力的。”一个女子飞奔了过来,随意靠在了钢琴上。

“没想到学姐竟然喜欢那种风格的?”樱井挪揄道。

“姐姐我当然是喜欢小樱井你这种风格的啦。”来人换了个姿势,“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听说他是个刺头,小心他在校庆上弄出什么事端。”

“放心吧,我倒要看看会出什么事。”

 

景色一转,练习室变成了大礼堂。

樱井翔的手指在琴键上飞舞着,全体学生都起立随着钢琴声在那唱着校歌。

除了坐在第一排的一个人。

张扬的发型,不羁的神情,陌生的脸孔。

樱井翔心下了然,估计就是那个新来的转学生了,果然是个叛逆分子。

不停告诉自己要无视他,眼神却是不由自主始终往那里瞟。没想到那人同样盯着他看,两人的目光就这样火花带电般相遇了。

谁也不肯先认输,谁也不肯先转开目光。

直至一曲终了,樱井翔在一片掌声中向台下鞠躬。那人仿佛嗤笑了一声,起身走出了礼堂。樱井翔盯着他离开的背影垂下了睫毛,让人看不清心里所想。

 

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樱井翔脸上不由浮出了淡淡的笑容,那时候他是真的叛逆啊。后来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呢…就这么继续边想边向前走着,礼堂在身后慢慢消失,直到前方出现了新的景象。

 

那一天,樱井翔突然心血来潮想要走回家。在路过一个僻静的小巷时,仿佛听见了打架声。走上前一看,才发现倒在地上的人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正在被几个人围殴。

“住手!”樱井翔没多想便冲了上去。

“哟呵,哪里来的多管闲事的小白脸。”为首之人停下了动作,“信不信连你一起——”

“我劝你先想清楚,免得到时候后悔。”樱井翔沉着张脸,嘲笑般看着对方。

其实他心里比谁都虚,手心里紧张的全是冷汗。如果真的打起来,就他的身板估计一招就倒了。

“啧,今天就放过你。”也许是樱井翔伪装得太好,竟让那群混混选择离开,走之前还不忘重重踢了倒在地上的人一下。

 

等人都走远了,樱井翔连忙扶起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的人。

“是你?”

竟然是那个新来的转学生。

那人显然也认出了樱井翔,连忙推开了他,却因为身体疼得厉害而差点跪倒在地。

“先坐一会儿吧。”樱井担忧地看着他,不顾他的反对把人扶到一边坐下。

这一次没有再推开。

 

“好险啊,刚刚差点以为他们不会走呢。”樱井翔也旁边坐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要是真打起来,估计我一下都扛不住吧。”

“多事,书呆子一个。”那人听了之后微微一愣,忍不住皱眉。

“事实证明,书呆子不比你这身肌肉差。”樱井翔挑挑眉,颇有几分骄傲。

男子看他笑得像个可爱的小动物,扭过头嘴角飞快地上挑了一下。

“我叫樱井翔,你呢?”

“松本…润…”

 

“话说回来松本さん真的很厉害的啊,”得知了名字的樱井翔笑得更加灿烂,“一个人可以跟那么多人打架。”

松本润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隐约记得这人好像是学生会长,怎么感觉跟他认知里的不太一样…

“咳…还好吧。”竟然有点不好意思。

“诶?你的手好像在流血。”

“小伤。”松本润随意抹去了上面的血迹。

“等等,这样会感染的。”樱井翔从包里翻出了一块手帕,“手给我。”

“哈?”

“手给我听不懂么?”樱井一把抓过他的手,嘀咕道,“大男人还婆婆妈妈的。”

“喂——”松本润向来独来独往惯了,除了家里的大野智几乎没有其他朋友。按照他的个性,谁要是这么跟他说话早就没耐性听下去了。眼前的人似乎一直在挑战自己的底线,而他却没有阻止的冲动,只能愣愣地看着他替自己包扎。

“好了,回家记得上药。”

“我说你这个人,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松本润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你不是叫松本润么。”眨了眨大眼睛,笑得人畜无害。

“我是问题学生而你是优等生——”

“对我来说,你只是松本润而已。”

 

“时间不早了,我得先走了。”

樱井翔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

“明天见,松本さん。”

 

23.

走过一个又一个转角,回忆的片段接二连三地出现在他面前。樱井翔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与松本润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原来,青葱年少的我们竟是那样美好。

 

那到底是为什么我们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老天的捉弄还是命运的注定?

 

一滴眼泪落下,在这片空间里激起一片涟漪。樱井翔仿佛看见了十年前的自己站在他的面前。

 

“这些都是我们与他的回忆。”

“不,只是属于你与他的美好。”樱井翔的笑容苦涩,“现在的我和他...已经找不回当年的感觉了。”

“可是你还爱着他。”

“是,我爱他。但我不知道要如何再面对他。”

“他会有今天的偏执,也是当年的我们造成的。”十七岁的樱井翔拉起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额头,“其实,我会出现在这里不是已经说明了很多了么?”

“我…”

“如果你想清楚了,就回去吧。”指了指远处越来越显眼的光明,“当然我会尊重你的选择。”

 

回去么?是沉溺在过去的回忆,还是去面对现实的未知?

仅仅一瞬,樱井翔便做出了选择。挣开了被拉住的手,向前方走去。

“你知道的吧?回去代表着什么?”年轻的声音从身后飘渺传来。

“嗯。”脚步未停越走越快,“我明白。”

 

樱井翔睁开了双眼,看见了憔悴的松本润趴在床边熟睡着,自己的右手被他牢牢护在胸前。

 

代表着我原谅你了呢,润。

 

24.

“樱井さん,今天觉得怎么样?”大野智走了进来,把手里的保温瓶放在了柜子上。

“是你啊,大野さん。”樱井翔从床上坐起来,“已经好多了呢。”

“那就好。”大野智打开了保温瓶,“吃点东西吧?”

“唔,又是粥啊?”

“变了点新花样。”大野笑了,“是你喜欢吃的。”

 

自从那天樱井翔苏醒后,松本润喜极而泣,可随后却不知如何面对他。不为别的,就因为没办法原谅自己对他的伤害。与其面对面勾起他不好的回忆,不如做个鸵鸟能逃避多久是多久。所以这几天来都是大野智替松本润照料着樱井。

 

“说起来,我还没有好好谢谢大野さん呢。”樱井翔舀了一勺海鲜粥,吹了吹。

“嗯?”

“虽然记忆有点模糊,但把我救出来的是你对吧?”

“是我…”大野智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把话题提到这上面,想替松本润解释什么,“少爷他…放不下十年前的伤,又误会你和相叶さん,所以才——真的很抱歉,樱井さん。”

“我都明白,只是这话应该他亲自来跟我说。”樱井翔平静地说道,“而不是像个懦夫一样逃避。”

“我会转告他的。”大野智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说出来,“另外有件事…”

 

随后大野智一五一十把他查到的往事说了出来,包括他的猜测和樱井家这几年的日渐式微。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了。”大野智站起来,朝他鞠了一躬,“樱井さん,谢谢你当年愿意为了松本家做出的牺牲。”

樱井翔最初听到的一刹那也有震惊,但随即也释然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那些坚持看起来已经没了意义。

“没什么,我想换做是他,也会做同样的选择吧。”樱井翔放下了空碗,“大野さん,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医生说,如果身体没有觉得哪里不适的话,明天就可以了。”

“明天…么…”樱井翔低声重复着,目光移向了房门。他有预感,松本润一直就在和他一墙之隔的地方。

 

那为什么就不肯进来面对我呢。

 

大野智收拾好了东西,走出了病房,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倚墙而立的松本润。

“润,你都听到了吧?”大野智压低了声音,“别再逃避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松本润没有说话,只是那颤抖的睫毛昭示着他内心的挣扎。

“自己好好想想吧。”

 

25.

夜深了,病房外传来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明显。

 

樱井翔跳下床,走到门边。门外的脚步声也正好停了下来。即使隔着一道门,似乎都能听见彼此不平静的呼吸声。松本润不知道要怎么开口,而樱井翔却在等着他开口。

 

又是这种沉闷到让人发慌的气氛,又是这种明明你在我面前却咫尺天涯的距离感。

 

樱井翔靠着门慢慢滑下,坐在了地上。地砖的冰冷逼着他再次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知道是你。”

 

“翔…对不起…”

“松本润,你连拉开这道门跟我当面说的勇气都没了吗?”

“这些年,我不知道你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是个混蛋,竟然对你做出这种事。”松本润仿佛没有听见他的质问,自顾自地说着。

“——我不要听!”门内传来了樱井翔咬牙切齿的声音,“你是混蛋没有错,但只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混蛋!”

“翔,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你!”樱井的情绪似乎影响了松本润,“我以为你懂的…”

“我不懂?我既然会醒过来,这代表着什么你还不明白么?”

“现在不是你原不原谅我的问题,而是我根本没有办法原谅我自己啊——”松本润一拳重重砸在了门上,绝望的嘶吼从嗓间溢出。

 

“我曾经答应你,要一辈子保护你不受伤害。结果呢?”手上传来的疼痛让他无心顾及,“没有领会你的苦心的人是我,把你深深伤害的人也是我。”

“那些都过去了。”樱井翔抬起了头,把眼泪逼回眼眶,“对我来说,你是松ちゃん就够了。”

 

——我说你这个人,知不知道我是谁啊?

——对我来说,你只是松本润而已。

 

“润,我就在这里,你把门打开好不好。我们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逃避没有用的。”

樱井翔带着乞求的哭音透过了沉重的门扉重重地击在了松本润的心间。

“翔,我——”手已经不由自主握住了门把,只要轻轻一用力就能打开。只是为何手重如千斤,仿佛石化了一般。

 

樱井翔双臂环住了膝盖,把头靠在上面。他在等松本润的答案,然而回应他的只是令人失望的沉默。

“如果早知道醒过来是这个样子,我宁可一辈子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樱井翔站了起来,用手背抹去了眼角残留的泪水。

“你说得对,原来我的松ちゃん早就死了。回去吧,从今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房间里传来了窗户被打开的声音,以及樱井翔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一切归于死寂。

“但我要你用后半生来后悔今天的决定。”

 

这里是十八楼,难道…

松本润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一阵恐慌沿着脊椎向上震得他快要失去了思考能力。

毫不犹豫一把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空无一人的房间,和被夜风吹起的雪白窗帘。

 

“翔——!!”

松本润发疯似的冲到了窗边向下望去,下面一片漆黑看不清东西。

不会的…不会的…

浑身的毛孔都在打颤,极度的恐惧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忘记了呼吸。双手松开了窗沿,身体像个断线风筝般跌落在地上。

 


“原来真的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让你进来啊。”

樱井翔从门后走出来,走到他身后蹲下,伸手抱住了他。

 

背上温热的触感提醒着他这不是幻觉,松本润颤抖着转过头,看见了挂着淡淡微笑的人。一瞬间仿佛出走的氧分子都回来了,终于又有了呼吸的感觉。松本润低吼一声,转身紧紧搂住了失而复得的人,是那么得用力仿佛要把人揉进骨血中。

 

太好了,你还在…

 

“翔,我以为——”松本润颤抖的声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以为我跳楼?拜托…我恐高的啊…”樱井翔轻笑了一声。

“我错了,错得太离谱了。我根本不敢接受你会从我生命中消失的事实。”松本润的泪水打湿了樱井翔的衣领,“对不起…对不起…”

我发现比起面对你,我更害怕失去你。

 

“你如果真的想要寻求原谅,那就以后好好待我吧。”

“我发誓,我会用尽一切来兑现当年的承诺。但是答应我,一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一辈子那么长,也许哪天我就——”

“没有也许,就算是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面。相信我。”松本润毫无犹豫打断他的话,一字一句说道。

“我相信,就像十年前我相信你会这样一辈子牵着我一样。”樱井翔抬起了他们十指相扣的手,相视一笑。

 

我生命中那唯一的光亮,终究是回到了我的身边。


26.

“总监,这就是今天会议的总结了。”助理拿着一叠报告进来。

“啊,辛苦了。”樱井翔笑着接过,关上了电脑,准备下班离开。

眼角余光看见助理一直盯着他看,就好奇地问道。

“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吗?”

“呃,没有没有。”助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是觉得这次休假回来,总监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呢。嗯…好像变得心情很好的样子。”

 

“嘛,你也没有说错,确实解决了一件在心底积压了很多年的事情。”樱井翔穿上了大衣,看了眼时间,“不早了,你也赶紧回家吧。”

“您不带伞吗?”助理看了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我记得总监最近都没有开车来呢。”

“没关系,有人来接我。”

 

樱井翔走下楼,一路小跑找到了松本润的停在路边的车。

“等很久了吧?被助理拖住了。”

“没有,才一会儿。”松本润拿过一张纸巾替他擦干发丝上留下的雨水,“晚上想吃什么?”

“也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你安排吧。”樱井翔想了想。

“那就回家吃吧。”松本润发动了汽车,“智昨天刚钓到一条很大的金枪鱼,我问他要了一点。回去给你做刺身怎么样?”

“好啊!”樱井翔一听海鲜就兴奋,催促他赶紧回家,恨不得自己来开。

 

松本润一边制止想要跟他抢方向盘的人,一边想起了十年前的金枪鱼。

这次,总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吧?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来着,那晚的主意到底是谁想的?”

“噢,是智くん。”樱井翔随口把大野智就卖了,“他说这样最有用。”

“那家伙…”松本润咬牙切齿,自己半条命都快吓没了…

“不如我们把他的鱼都吃了吧?”

“好主意。”

 

正在海上夜钓的大野智仰天连打了三个喷嚏。



END



------------------------------------------------------------------

一点碎碎念:


经过大半个月的挣扎,我终于把这篇文肝出来了!


说说我对结局的理解吧,在我的设定里,润润才是贯穿了十年的悲剧。他对翔爱到了极致,最后才会忍不住伤害。所以等到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他才会有那种把自己逼进死胡同的行为。不过最终还是抵不过翔酱给他设的套,不再纠结了(我其实挺好奇有多少人真的以为翔自杀了...


其实对这个视频的结局我还有另一个理解,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时间放出来。


最后的最后,再一次感谢咩咩带给我们这么精彩的视频。这篇文掺杂了太多我自己的理解,她依旧鼓励我写到了最后。同样感谢每一位追到这里的亲们,笔芯!

评论(30)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