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A团红担❤
古风现代交叉产出,沉迷虹组不可自拔
山风无墙,五人で嵐
欢迎勾搭~

【JS】来自樱花的你

-大概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人了,张嘴吃糖吧

-我就是对润润那盆富士樱爱得深沉

-和来自星星的你没有半点关系,反而和田螺姑娘有那么点关系

-又名:我有一盆富士樱和三个邻居

-------------------------------------------------------------------------


“我说,亏你们还敢号称这里是最安全的公寓楼啊!”

“松本先生,对于发生这种事情我们深感抱歉,但是——”

 

二宫和也猫着个腰低着头走进公寓楼的大门,就听见里面有吵杂的争吵声。本来写了一天代码的大脑就疼得缺氧,回到家还碰到这种三流吵架。吵死了啊…哪个混蛋这么没有公德心啊…信不信我把你拆分了写进JavaScript里面去啊…

 

带着杀气的双目一抬,却意外地看到了自己的学弟兼好友兼邻居松本润。

 

“J?发生了什么了么?”二宫和也的怒气早就飞到了天边去了。弟控,就是这么任性。

“Nino…我的家被人闯空门了。”松本润一看是他,立马委屈得不行。

“好好的怎么会进贼?这里不是保安工作一流的么?”

被小奶音苏了一脸的二宫和也赶紧安抚。

“家里被弄得一团乱,结果他们还不承认有陌生人进去过。”

“那个…松本先生,这栋大楼无论是大门还是地下室,甚至外部都有监控二十四小时工作保护住户的安全。而根据我们调出来的录像看,今天下午确实没有可疑的人靠近大楼…”

保安经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你是说我们在撒谎了?”二宫笑得一脸危险,“我们每年真是白白交那么昂贵的物业费,退钱!”

“当然不是,二宫先生——”经理连忙否认,“可是系统…”

“少拿那套来我面前晃悠。”二宫瞥了他一眼,“只要我愿意,我可以让它现在就放A片给你看信不信。”

“这…这…”

“算了Nino,”松本润拦住了卷起袖子准备替他出头的二宫和也,“也没有丢什么贵重的东西。”

“不是,”二宫还觉得意犹未尽,“你不能一直这么好心啊J——”

“走吧,你跟我上去看看。”松本润拉了一把不甘心的好友走向了电梯,走之前还不忘回头,“如果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我一定要问你们要个说法。”

“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避免这种事情再次发生。”经理忙不迭地点头哈腰。

 

电梯叮得一声停在了十八楼,松本润拽着二宫和也走了出来。这个公寓是新建成没多久的高档住所。每层楼一共四户人家,而松本润的邻居正好都是他的大学好友。住他正对面的就是在楼下碰见的二宫和也了,目前是一个著名游戏公司‘任地狱’的首席游戏设计师。而住在松本润隔壁的是大野智,经营着一家小有名气的保全公司,正职是开锁,副业是破案。剩下的一个住户就是二宫的青梅竹马相叶雅纪了,放着家里的桂花楼餐饮企业不继承,非要跑去做幼儿园老师玩。

 

他们四个从大学时代开始就是死党,二宫和相叶高松本一届,大野又高他们两个一届。虽然年龄参差不齐,但丝毫没有阻碍他们成为好哥们,大学毕业后更是相约住在了一起。眼下松本润和二宫和也在走道里絮叨,另外两个房门紧闭,看起来是不在家。

 

“哇靠!”二宫和也看着屋内的一片狼藉也是震惊了。

“看吧…真的是被弄得一团糟。”松本润揉了揉太阳穴。

 

松本润精于厨艺,对食物很有研究,平时也负责照顾三个邻居的胃。所以他对厨房的一切,从装修到用具都花了不少心思。可眼下厨房像是被坦克碾过一样。水槽里面全是水,地上还有白白的颗粒看起来应该是盐,高级不粘锅被烧得不成样子但偏偏里面又没有什么东西,流理台上还有化了一半的冰冻牛肉等等…

 

“这个…看起来好像不像是偷东西,反而更像恶作剧?”二宫和也摸着下巴说道。

“是啊…我也觉得。”松本润看了看一切正常的门锁,皱起了眉头,“走道的监控也没有拍到有人靠近。唯一的解释就是从外面进来的,我倒是没有关阳台的门。但这里又是十八楼…”

“嗯?你为什么不关?”

“噢,我养了一盆富士樱,为了照顾它方便也就懒得关了。”

“就是你之前捡回来的那盆快死了的?”二宫像是想起了什么,“居然被你养活了?”

“是啊!”一讲起这个松本润就一扫刚才的郁闷,拉着人就进了卧室,指着阳台上的富士樱给他看,“我今天早上发现它竟然开花了!”

 

眼看松本润越来越兴奋地要给他普及盆栽的基础知识,二宫和也及时制止了他。

“总之,等おじさん回来让他给你看看吧。”

“对哦,智君去哪儿了?”

“天知道被那两个律师带去哪里了。”二宫打了个哈欠,“累死了先回去了…就不帮你收拾了啊。”

“没事,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

送走了二宫和也,松本润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把厨房的一片狼藉收拾干净。揉着酸痛的脖子走进卧室,准备好好洗个澡放松一下。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睡衣,明明记得早上叠好放在床边的啊…找了半天才在阳台的角落里发现了揉成一团的睡衣。今天真的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啊…

 

不过累得不行的松本润也没有想太多,泡了个热水澡终于洗去了一身的疲惫。倒了杯红酒坐在了阳台的藤椅上,欣赏着细小花瓣随夜风轻轻晃动的富士樱。松本润抿了一口酒,不知不觉已经养了它有三个月了呢。

 

三个月前的那会儿他刚刚迷上盆栽没多久,经朋友介绍去了一家很古老的专卖盆栽的店。店长给他热心地介绍了各个价位的盆栽,可是松本润看着一字排开生机勃勃的植物,总觉得不是他想要的。

“请问,那盆是什么花?”松本润的目光被放在门边地上的一盆接近枯萎的樱花所吸引。散发着一股很古老的气息,也许是那枯枝烂叶的缘故吧。

“哦,那是盆富士樱。”店长看了一眼,“树龄不小了,得有个几百年了吧,算是我们家世代相传的花了。”

“几百年?樱花能活那么久?”

“就因为它很特殊,所以才会被我们当成传家宝。”店长摇了摇头,“可惜今年开始就一点点枯萎,我们尝试了很多方法都失败了,估计是树龄到尽头了吧。”

“那…能不能把它卖给我呢?”松本润觉得,这盆樱花莫名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这位先生,这盆花是不可能被养活的。不过如果您真的想要,就送给您好了。”

“真的?”

“嗯,反正本来我们也打算把它丢掉了。”

 

就这样松本润带着这盆被宣判不可能养活的富士樱回家了。之后三个月的每一天,他翻阅了各种资料,靠着自己并不高深的盆栽知识,小心翼翼地开始照料起这盆富士樱。原本晚上喜欢留恋于各大酒吧的潮男松本润,被一盆快枯萎的花牵动了心神。每天上班时候都在抓心挠肺地想富士樱怎么样了,真的是下雨了怕它淋着,开太阳了怕它晒着。一下班就准点冲回家,酒吧美女什么的早就被他抛在了脑后。

 

松本润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盆富士樱像是带着某种奇特的魔力,明明只是枯枝烂叶,偏偏让他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也许他养的根本不是樱花而是罂粟吧,不然该怎么解释这种上瘾般的着魔呢。为了方便照顾,松本润把富士樱放在了卧室的阳台上,这样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第一时间看见它,到了晚上也喜欢像今天这样倒一杯酒坐在边上对着它自言自语。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盆被专业人士判断为没救了的富士樱,在松本润并不是那么专业的照料下,竟然一点点恢复了生机。原本枯萎的树皮裂开,露出了仿佛新生的枝干,前段日子更是抽出了新芽,兴奋地他好多天没睡好觉。

 

今天早上醒来,发现富士樱竟然开花了。松本润激动得不行,恨不得把三个邻居拉过来高歌一曲‘サクラ咲ケ’。不过仔细想想大野智估计会找个箱子把花锁进去,相叶雅纪十有八九会想要借去给小朋友看,二宫和也嘛…算了不提也罢。抱着这样的想法,松本润只好遗憾地去上班了。

 

只是没想到回家后发现被人闯了空门。意识到时他第一时间冲进了卧室,看见富士樱没事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真的,你没事就好。”松本润伸出手指轻轻拨弄着淡粉色的花瓣,喝光了最后一点酒,“晚安。”

 

夜深了,床上睡熟的人没有发现,明明没有风,富士樱的花瓣却在有节奏地摆动着。

 

*

第二天晚上,松本润打开家门,看见了比昨天更严重的混乱场面,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猛地抽搐了一下。在确认完富士樱没事后,松本润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群聊。

 

「我的家又被人闯空门了!!!」

「J,那个恶作剧的人又出现了?」

「松润你家里进小偷了吗?!你等我明天带小朋友春游回来帮你抓啊啊!」

「笨蛋你不要那么激动好不好…」

「润君,我在家呢,过来帮你看看吧。」

 

大野智走进来时,松本润正坐在地上修理坏掉的吸尘器,整个客厅的地上都是各式各样的灰尘和垃圾。当然厨房更是一塌糊涂。

 

“润君, 你家是进贼了还是——”大野智皱着眉头看着这满地狼藉。

“我也不知道了。”松本润简直没了脾气,把昨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下,“一天比一天过分,今天不仅是厨房,居然把我的吸尘器也拆了。”

“这…”大野智检查了一下门锁,觉得从他的专业知识来看,不像是被人强行打开并伪装成没事发生一样。

“而且保安依旧说没有看见陌生人进入大楼。”松本润板着张脸揉了揉头发。

“我能想到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对方应该是个电脑高手。”大野智的拇指和食指在耳边搓着,“先黑掉了大楼的保安系统,瞒过监控进来我们这层。”

“接着黑掉了你的门锁,这种指纹锁虽然方便,但毕竟由芯片控制。给我一定的时间也能打开。”

“所以智君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

“我会给你的门装一个辅助锁,然后在门口拉条线装一个摄像头,你的阳台外面也装一个。这两个由我亲自控制,要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大野智比了一个开锁的动作。

“谢谢你啊,智君。”松本润松了口气,“可是要是这样明天还是…怎么办?”

“那你就找相叶酱给你想个比较灵异的解释吧。”

 

趁着大野智走进走出忙活着,松本润收拾起了厨房。跟昨天相比有进步,至少地上的盐没了,如果没有那些摔碎的碗碟碎片他可能会很高兴。锅子今天也终于不是空烧了,变成了黑呼呼的一锅水。拿了个勺子捞了一下,发现里面有没去壳的扇贝、缩成一团的荞麦面、没有去皮的番茄、没敲碎的鸡蛋…以及一张保鲜膜。

 

松本润深吸一口气,这家伙不会把我冰箱里的食材都丢进去了吧…打开冰箱一看,果然空了一半,甚至连他早上吃剩的面包都不见了。松本润脑补了一个小黑人一边奸笑着一边破坏着厨房,完事了还要把他的面包打包带走。这是何等变态的一个人啊…

 

“松润,搞定了哦。你明天关门的时候辅助锁会自动落锁的。”

“呃…那我晚上要怎么进去?”

大野智瞟了他一眼,像是在说我的弟弟你怎么问了一个蠢问题。

“懂了…有你在…”

 

*

送走大野智,心力憔悴的松本润跟他的富士樱吐着苦水。

 

“今天那个人又把我的睡衣丢在了阳台,你一定看见是谁了对不对?”

“要是你会说话就好了…”

“我倒不担心丢什么重要的东西,反而担心那人伤害你。”

“要不明天让智君帮我照看一下你吧?”

一阵微风吹过,比昨天大了一些的花瓣像是不满似摇了摇。

“还是觉得我这里好对吧?”

松本润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花瓣。

“晚安。”

 

松本润躺在床上,借着月光注视着那盆古老但又洋溢着生机的富士樱,觉得当时把它带回家真的是太好了。自从有了它相伴,仿佛其他女人都是胭脂俗粉妖艳贱货。别问我为什么要把花和人画上等号,没准是因为我爱上了我的富士樱。

 

跟那个闯空门的家伙比起来,可能自己才是个变态吧…

 

松本润丝毫没觉得自己的变态行为有什么不对,仿佛爱上一盆花是很理所应当的事情。这世界上都有人跟一块披萨饼结婚了,为什么我就不能跟富士樱过一辈子。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松本润沉沉睡去。

 

于是他错过了让人震惊的一幕。富士樱先是散发出淡淡的粉光,随后颜色越来越深,最后变成了正红。在一片光芒的笼罩下,一个年轻的男子从樱花中出现。先是一个淡淡的轮廓,然后渐渐凝聚成一个实体。他走到床边坐下,向上拉了拉被子,盖住了松本润露在外面的手臂。然后俯下身,在那微张的唇上留下了一个吻。

 

如果不是男子身上不着寸缕的话,我承认这是非常唯美的一幕。

 

又是一天这么过去。

 

早上松本润醒来时,发现身边弥漫着一股樱花的香气,昨晚好像梦见有人吻了他…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被完全绽放的富士樱吸引走了。终于都完全开花了呢。松本润觉得没什么比这个更让人开心的了。

 

*

带着一天愉快心情的松本润哼着歌下班回家,推开了相叶家的大门。正在给其他两人倒酒的相叶雅纪看见他,连忙招手。

“松润,快来,就差你了。”

“J,今天那个恶作剧的人还有出现吗?”二宫和也夹了一块烤肉。

“啊,不知道呢。”松本润看了眼大野,“我还没回去看过。”

大野智放下了啤酒,擦了擦手站起来,“应该没事了,我地方没有警报。去看看吧”

 

于是四个人凑在了松本润家的大门前,等大野智打开了辅助锁,迫不及待推门进去,然后不约而同倒吸了一口冷气。

 

今天比昨天又进步了那么一点点,客厅没了垃圾和灰尘。但是那些铺满地板的衣服是怎么回事?看起来还是从卧室蔓延出来的,那人是把衣柜里的衣服都拿出来了?

 

“J,我从来不知道你有那么多衣服。”

“Nino…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诶…”

 

松本润捡起几件衣服走进了厨房,嗯,厨房也有进步,至少没了那锅黑呼呼的东西。如果没有烧焦的平底锅和电饭锅就会更完美了。

 

“松润,你快来看这个。”相叶的声音从餐厅传来。

“怎么了?”

二宫示意了一下餐桌,上面放着一个很大的盘子,中间有个很小的焦黑的物体。边上还放着一双筷子和一杯迷之液体。松本润夹起那块焦炭,判断了一下应该是荷包蛋之类的东西。

 

“我是真的搞不懂这个闯空门的人了…”松本润一摔筷子,“到底想干嘛啊。”

“润,你来看下这个。”大野智拿着笔记本进来了,屏幕上是监控录像,“我可以肯定我的系统没被黑,这是大门的监控,可以看到一天都没人靠近。辅助锁也没有被打开。”

“…智君你别吓我。”松本润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这里,阳台的。”大野智按下了暂停键,“因为角度的关系只能看到一点点,但可以肯定是个男人,还是突然出现的。”

“不会吧…这里是十八楼啊!”

“我看过,外面确实没有可以供攀爬的地方。”大野耸了耸肩,“我也没有什么科学的解释了。你明天要不去找个神社拜拜?”

“松润,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一样?”

“非要说的话,那就是我的富士樱开花了…”

“我知道了!”相叶一拍桌子,冲回了自己家,“等我!”

一分钟后回来了,还带来了一本儿童连环画,在那哗哗地翻着,然后指着其中一页。

“就是这个了。”

 

三个人凑上去一看,是个叫‘田螺姑娘’的神话故事。大概是说一个男的捡了一个田螺回家养了三年,然后突然发现里面走出来一个姑娘每天给他做饭,最后他们在一起了。

一个俗套的爱情故事。

“松润,你的富士樱成精了!”相叶雅纪信誓旦旦地说着。

“然后每天出来捣乱?”二宫一拍他的后脑勺,“拜托那是给小孩子看的你都信?”

“也不是没有可能啊…”大野摸了摸下巴,“反正也没有别的解释了。”

“おじさん连你也?!”

 

没理会三个人在边上闹来闹去,松本润盯着被定格的画面,上面明明只有一个剪影,却给他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带点古老的樱花气息。松本润觉得大概是自己平时想富士樱想太多了,看什么都像樱花。

 

如果真的是富士樱成精了呢…心底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蠢蠢欲动。

 

“我有个主意。”松本润出声打断了三人的对话,指了指连环画,“这样…”

“最土的办法,但没准真的有用。”二宫和也赞同道。

“就这么办吧,”相叶拉了一把松本润,“你还没吃饭吧?”

“不了,你们吃吧。我还要收拾这些衣服。”

“那…好吧。”

 

松本润把客厅散落的衣服重新抱回卧室,坐在床上一件件叠着。刚刚他去看了一眼洗衣机,果不其然里面塞满了衣服,当然机器坏掉了,他的衣服也全毁了。松本润叹了一口气,看向了那盆开得灿烂的富士樱。夜风拂过,樱花的香气像那珍藏了十年的佳酿,浓厚又回味无穷。

 

也许春天来了?

 

晚安,我的富士樱。

 

*

第二天早上,松本润像往常一样起床洗漱吃饭。等咔嚓一声门锁落下,家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但其实松本润并没有去上班,而是藏在了客厅中一个巨大的储物柜中。这是个好位置,家里每个角落一览无遗,甚至连阳台也在他的视线内。此时的他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盆愈发妖艳的富士樱。

 

如果真的是你,出来好不好?

我的小妖精。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富士樱的花瓣只是随风轻轻摆动中,似乎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盆栽。

 

也对,这种神话里面的事情怎么可能真的发生啊…松本润垂下了长长的睫毛,自己可能真的疯魔了才会相信相叶酱的解释…

 

就在他一手快要按上了柜门时,富士樱散发出了淡淡的柔光,那些光点在半空中勾勒出了一个成年男子的轮廓,然后逐渐凝聚成一个实体。没过多久,一个身材匀称修长的男子出现在了阳台前面。松本润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粗重的呼吸弥漫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的心跳已经不能用快速来形容了。

 

这个世界真的玄幻了!有个长一样的亲戚算什么,你家的富士樱能成精吗?

 

这个不知道该说是妖精还是花灵的男子,熟门熟路地走到床边拿起叠好的睡衣穿在身上,还没有穿内裤…松本润咽了一口唾沫,爱上一个人需要多久他不知道,但是爱上眼前的男子只需要一眼。

 

别跟我说什么人妖相恋天诛地灭,我连爱上一盆富士樱都不怕。

还有相叶酱,你下半辈子的炸鸡块我承包了。

 

松本润的大脑飞快地回忆着昨天看到的神话故事,似乎只要把富士樱藏起来那人就回不去了?现在只要等他走到厨房搞破坏,自己看准时机把盆栽掌控在手中,一切都会很完美。男子传好了衣服,走到了客厅环顾着四周,似乎在考虑从哪里下手。

 

因为离得近了,松本润又闻到了属于富士樱的独特香气。男子的五官很完美,像最精致的雕刻,一切都恰当好处。尤其是他的那双黑耀般的眼睛,带着远古酝酿的沧桑和对人世的好奇。松本润对富士樱的爱水到渠成地延续到了他的身上,反正他们本来就是一体不是吗?

 

就在他暗中观察的时候,男子将视线停在了储物柜上,挑起了嘴角。这一笑让松本润有种天地失色的错觉。好吧有点夸张了,但确实特别魅惑。等等,按照剧本你不是该去厨房搞破坏么…为什么朝我这里走过来啊…松本润有点慌了,这个妖精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虽然松本润的客厅很大,但是再大也总有走完的时候。男子伸出手,打开了储物柜的门,朝里面目瞪口呆的人微微一笑。

 

“初次见面,我叫翔。”

 

*

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半天,松本润憋出一句,“你…到底是什么…?”

说完他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大嘴巴子,明明他就该上去抱住那个男人或者来个霸道总裁式的壁咚,然后直截了当的表白说我爱你,不管你是花还是人。

 

“我是富士樱的灵气蕴育出来的生灵,”翔耸了耸肩,“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大概叫妖精或者花妖之类的吧。”

“那…之前家里的…嗯…都是你?”

“你养了我三个月,我便替你做三天家务。”翔的笑容不变,“作为报恩。”

“呃……”他的富士樱是不是对家务的理解有点偏差。

“噢,那不能怪我的。”翔像是能读懂松本润地想法一般,“你们人类的东西太难用了。”

“那你今天——”为什么不继续了呢…

“我是来告别的,我的灵力只能支撑那么久了。”翔的身影竟然一点点淡了下去,“谢谢你让我多活了三个月。”

“不要!!”松本润被一瞬间的恐惧充斥了全身,想要拉住那个转身离开的人,却发现手穿过了他的身体。

“我去想办法,我一定会让富士樱继续活下去,相信我——”

“没用的,富士樱能活那么久已经极限了。”翔摇了摇头,“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有人愿意献出他自己的生灵。” 

“我愿意。”松本润毫不犹豫答应。

“傻瓜,会死的呢。” 翔抬起了虚化的手,像是抚摸着松本润的脸颊。

“为了你,我愿意。”松本润笑了,“我爱你,不管你是什么。”

 

翔叹了口气,表情难以捉摸,“如果你不后悔的话,闭上眼吧。”

“在那之前,记住我叫润。”松本润慢慢闭上了眼,“我的富士樱。”

 

然而他还来不及听到翔的回应,就感觉似乎被一股力量包裹住,像股温和的暖流在四肢百骸游走,最后集中在了后颈处。如果这就是死的感觉,未免太舒服了点吧?

 

“好了,睁开眼吧。”翔的声音响起。

松本润缓缓睁开了眼,上下打量了下自己,似乎没有一点不适。和刚刚相比,唯一不一样的大概就是后颈似乎被烙上了一个印记。

 

“从此刻起,你将是我一生的追随,我的主人。”翔拉起松本润的手,移向自己的左胸,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樱花印记,“这个印记会是我们永远的牵绊。”

 

富士樱,一个古老的种族。相传每一株富士樱在接近树龄终结的时候会蕴育出花灵,但此过程中会有枯萎的假象。在重新花开的时候花灵将会拥有人类的实体,但只能维持非常短的时间。如果在完全消失前,能和一个人类相爱,那么古老的咒术将会将他们紧密相连。

 

松本润感受着指尖传来的脉动,关于富士樱的一切像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记忆中。最初的惊讶过去,只留下溢满胸腔的欣喜。

“是不是从现在开始,你不会消失了?”

“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生命的终结。”

“那你之前为什么要我闭眼。”松本润无奈,“我根本一点事都没有。”

“那是骗你的。如果你有半分的动摇,我会直接消失在天地间,咒术也不会成了。”翔低下头吻了一下松本润的手背,“我只是没想到,原来真的有个笨蛋,会爱上一盆花。”

 

“其实我还是后悔了。”松本润抽回了自己的手。

“什么?”翔似乎不敢置信。

“如果早知道富士樱里面住着这么独一无二的花妖,”松本润把人打横抱起,“我一定对它一见钟情。”

“主人…”翔偏过了头,露出了泛红的耳朵。

“叫我润。”

 

双唇相贴,那声来不及说出口的称呼伴随着樱花的香气徘徊在唇齿间。

 

“Nino你看真的是松润的富士樱成精了!”相叶雅纪一把拉住二宫和也,“我赢了!你欠我一万!”

“你记错了,”二宫毫不犹豫否认,“我们根本没有打赌。”

“快走吧,润君要发现我们了。”大野智无奈。

 

松本润的眼皮一抽,这三个什么时候进来的…

“想知道什么是弟控么?”

翔眨了眨大眼睛。

 

“站住!”

原本打算偷偷溜走的三人身子一僵。

“都过来。”

乖乖挪到了客厅。


“来认识一下。”松本润把人搂得更紧,“他叫翔,是我的富士樱。”

 

更是我的爱人。

 

END


我们有个邻居兼弟弟。

他叫松本润,男,二十七岁。

正准备和一盆富士樱过一辈子。


THE END


------------------------------------------------------------------ 

一点废话:


我大概是个重度精分患者,一边听我担的笔尖第三章,一边写了这篇傻白甜。


可能有后续?

评论(19)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