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不停往前走的长针和短针,当我回头看时,只是非常短的一瞬。

樱花先生❤

相方@是谁杀死了INK

【JS】Love or Fight (R)

-厕所普雷,Double Exchange戏中戏

-论阿昔到底要写这个系列到什么时候(望天

-那个点梗的人请自觉出来认领

-逻辑死,ooc , 请不要在意细节

-------------------------------------------------------------------


这年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影山听完松本润的一番分析,真的想把这句话让樱井翔抄一百遍。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是零,那么结了婚的人智商一定是负数。如果换做是别人,影山肯定会用优美并不带重复的语句向对方的全家献上最诚挚的问候。但是鉴于这个人是自己的表弟,全家什么的真的不好出手,啧。

 

好了那就决定贴那张女仆的吧。

 

影山虽然一脸淡定,但是墨黑的眼珠闪过的一丝紧张并没有逃过深山的眼睛。像被人盯上的猎物努力维持着最后的镇定,慌乱又不失优雅。

 

他现在的防御真的很脆弱,是一鼓作气还是徐徐图之?

 

松本家祖传的直球基因在这一刻发挥了关键作用。

 

“所以你到底是谁?”

“我叫影山,是翔的表哥。”

“影山…跟我的名字很配啊。”深山吹了声口哨。

“松本先生,请你自重。”影山皱了皱眉,想要推开他,“现在能麻烦你让开么?”

“当然不能,因为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深山凑近他的耳朵,“其实我也不是松本润,我是他的表弟,深山大翔。”

 

影山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但随即嗤笑一声。如果自己跟表弟长一样已经是只有0.1%可能性的事实,现在再来一对长一样的表兄弟?而且自己的表弟跟眼前这人自称的表哥是一对,这算什么?平日里管理着宝生集团庞大资产帝国的执事影山开动了他的金头脑,只一秒便得出了答案。

 

0.1%*0.1%=0.01%

 

很好,没准宝生家可以去投资拍一部叫99.99的电视剧。

 

“呵,你以为这种玄幻的东西我会信?请恕我不能奉陪了。”

“你不信也没关系,现在只需要知道我对你一见钟情就可以了,这位影山先生。”

 

当影山那好看的眼睛带着嘲讽瞥向他时,深山大翔觉得自己的心跳停了半拍。他现在算是知道为什么自家大哥会对樱井翔百依百顺了,这家人的魅惑绝对是深入骨子里的。碰到这样的人,如果还有哪个男人敢说自己是直的,那他一定是瞎了。

 

我说小律师…抖S执事明明是在鄙视你,不是在诱惑你啊…

 

不过这些念头只在一瞬间一带而过,比他的想法更快的是他的动作。深山大翔把影山不停想要推开他的双手抓住按在胸前,低头狠狠地吻住他的唇。

 

深山记得松本润有次跟他说樱井翔的唇饱满得像个快熟的樱桃,影山虽然和他长得很像,但唇似乎薄了一点点。可他就是喜欢这种的。面对影山的极力抵抗,深山也不急,只是慢悠悠地含住他的上嘴唇细细舔舐,舌尖扫过上面的纹路,时不时试探着紧咬的牙关。等到唇瓣渐渐有了充血的迹象,他才肯放过转而进攻被冷落了很久的另一半。

 

“住…混蛋…松本——”

 

影山趁着深山大翔转换进攻目标的间隙,想要呵斥他的无礼。只是还没来得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微张的嘴唇反而给了深山进攻的机会。深山干脆放弃了嘴唇,带着灼热欲望的舌席卷着影山的口腔,准确地勾住四处躲闪的小舌贪婪地挑逗吮吸着。

 

影山觉得赖以生存的氧气正在一点一滴地从体内流走,被禁锢在胸前的双手根本用不上劲,只能无力地扭动着。唯一能活动的手指摩擦着深山大翔的衬衫,指尖弯曲隔着衣服狠狠刺进他的胸膛中,恨不得撕下一层血肉。

 

深山大翔自然感受到了胸前传来的刺痛,他甚至还能听到影山喉咙深处断断续续不成音节的声音,不用想就知道肯定在问候他的全家。可是越是这样深山就越起劲,这种在他看来可以称为情趣的东西,只会刺激得他更卖力,想要征服这份该死的优雅与骄傲。

 

在深山锲而不舍的进攻下,影山抵抗的频率越来越低。越来越严重的缺氧让他快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他惊恐得发现自己甚至开始不由自主回应起了挑逗,一丝快感从两人紧贴的嘴唇的滋生然后冲击着他的中枢神经。

 

不行…不能这样…

影山狠下心用牙齿重重磕了一下深山的嘴唇,在他吃痛的同时一把推开了人。

 

“啪——”

影山抬手甩了深山大翔一巴掌。

“松本润!你这样对得起翔么?!亏你还敢口口声声说爱他。”

这一下虽然是在怒斥眼前之人,何尝不是在警告自己。

 

深山大翔摸了摸被咬破的嘴角,抹去了渗出的血迹,无奈地摇摇头。

“我要说多少次才能让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松本润啊…”

深山摘下帽子,露出了完全不一样的发型。

“这样呢?或者我给你看我们从穿开裆裤起就一样的合照?”

 

影山没有说话,靠着墙壁平稳着自己的呼吸。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这人可能真的不是松本润。擅长脑补推理的影山很快理清了全过程,应该是自己和翔在洗手间交换衣服的时候,那俩兄弟也趁机换了身份。好一场double exchange, 好一个0.01%的概率。

 

“这位神山——”

“那个,我叫深山不是神山…”

“——深山先生,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刚刚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影山整理了一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凌乱的衣服,走向了洗手间的门。才走了没两步,右肩就被一只手搭住。

“宝贝儿,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你离开么。”



所以,

你们是想留在这里看表弟和表哥打一架呢?

还是,

出门右转去隔壁看表哥和表弟你侬我侬呢?



放在台面上的手机震了震,松本润正在清理的动作一停,接起了电话。

 

“哥…你在哪里啊…”传来了深山大翔有气无力的声音。

“商场厕所。”松本润按了免提。

“好巧,我也是。”深山顿了一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家那位有个长那么像的表哥啊!”

“这是个好问题,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松本看了眼在一边哼哼唧唧的樱井翔。

“所以我们被他们俩兄弟耍了?”

“那是你,我可是很满足的。”

“其实我…也…嗯…”

 

都是男人,这种话基本也是一秒懂了,但是没想到最激动的是樱井翔。

“我表哥把你上了?!”

又一个被摧残的可怜人…

“额,不是。”深山看了眼洗手台镜面上的两个大字。

「SCREW YOU」

 “是我把你表哥上了。”

 

樱井翔愣了好几秒,但很快每一处神经都兴奋地在尖叫。

天啊我的妖孽表哥居然被一个男人给压了这简直就是年度最佳这下可以嘲笑他一辈子了!

 

等等…

 

表哥被人上了,还是被我darling的表弟。

他找不到那俩兄弟,就只能拿我出气了。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表情从呆滞到兴奋到恐惧又到呆滞,他家宝贝这是怎么了…

“润…我完蛋了…”樱井翔面无表情。

“别怕有我呢。”松本润赶紧抱住他,“到底怎么了?”

“喂喂——”深山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哥你能不能给我送点衣服过来啊…我的衣服被他表哥毁了…”

“活该,自己想办法。”松本润干脆地拒绝,“没看见我正忙着么。”

 

深山大翔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嘴角不停地抽搐着。

这年头做表弟都没人权的么?!

等我把影山追到手,到时候我就是你的表哥夫了。

 

深山拿手机拍了张screw you的图片设为桌面背景,摸了摸耳朵。


下次见面,我不会再给你逃走的机会了。

影山先生。



END



-----------------------------------------------------------------

一点废话:


忙成了一只校长喵,然而我却管不住我的手啊!!


还债进度:60%


还差一趟车和九宸的番外...好多啊

评论(23)
热度(167)

©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