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不停往前走的长针和短针,当我回头看时,只是非常短的一瞬。

樱花先生❤

相方@是谁杀死了INK

【JS】有种爱叫和你一起慢慢长大

-来一发很甜的青梅竹马式小甜饼

-谨以此文感谢那只最可爱的仓鼠在二十二年前的今天加入了J家

-以及,祝我自己三岁生日快乐

-某种意义上我和翔酱有蜜汁缘分w

--------------------------------------------------------------------

1. 来自妈妈的危机意识

 

松本妈妈和樱井妈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但正所谓防火防盗防闺蜜,这两人吵吵闹闹了二十几年。小时候比谁的裙子好看,长大了比谁嫁得好,然后就开始比谁先生。所以当樱井妈妈查出来怀孕后没几天,松本妈妈也不甘示弱地加入了生宝宝大军。

 

“哈,这下你输定了。将来肯定是我儿子先出生。”樱井妈妈嘲笑道。

“我祝你生个女儿,然后被我儿子迷得不要不要的。”松本妈妈磨着牙。

 

松本妈妈深知自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只好拍了拍突起的肚子。

“儿子,你要争气啊。以后争取勾引到樱井家的女儿爱上你,然后再一脚踹了。这样才能给你妈我报仇啊。”

 

肚子里的松本润一哆嗦,觉得莫名被赋予了一个神圣的使命。自己将来可是要成为花一样的男人,这样对待一个甜美可人的小姐姐,不太好吧?

 

对门的樱井妈妈洋洋得意的同时,也不忘给儿子灌输危机意识。

“儿子,你要争气啊。以后要做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让松本家的孩子无限崇拜你,然后再鄙视他。这样他妈一辈子都要被我嘲笑了!”

 

肚子里的樱井翔翻了个身,觉得不能理解。为什么你们的烂摊子,要我来帮你收拾?我都还没出生,就给我安排了一个死对头,您可真是亲妈。

 

几个月后,樱井家的儿子顺利出生了。得知了这一喜(噩)事(耗)后,松本妈妈怒气攻心,早产了几天。就这样松本润赶上了同一天的末班车,和樱井翔一个早上一个晚上。

 

松本妈妈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照理说对门生了个儿子,自己也生了个儿子,而且还是同一天生日,没有什么大的区别,看起来又回来到了同一起跑线上。但是为什么樱井翔一看就是健康机灵满肚子心眼的男神胚子,而自家的儿子却是软萌得跟个包子一样。

 

儿子,将来你凭什么去压倒樱井家的那位啊啊?

 

摇篮里的松本润翻了个白眼,不是甜美可人的小姐姐我还压他干嘛,没兴趣。一边冷漠地听着两个妈妈的拌嘴声和两个爸爸的劝架声,一边就感觉摇篮里多了个不速之客。

 

尖尖的下巴,大大的眼睛,长得好像一个——

 

樱井翔一翻身,咂了咂嘴,占去了摇篮三分之二的位置,把松本润挤到了角落里。

 

——恶魔!!

 

于是三个月大的松本润把这个侵占他领地的人当成了一辈子的宿敌。

 

2. 宿敌是这么养成的

 

如两个妈妈所愿,松本润和樱井翔从穿开裆裤开始就一直在吵架。拜她们所赐,两个人的竞争意识渗透到了生活中的每一件事情里。究竟是老一辈的恩怨延续,还是这俩就是看对方不顺眼?这个问题没人知道。

 

比如还没断奶的时候,这两人会比赛谁喝得快。当然赢的人肯定是带着吃货buff出生的樱井翔。每次喝完他就托着腮帮子看边上的松本润艰难地和奶瓶奋战。有时候心情好的话,他会伸手把奶瓶举得高一点方便松本润喝,顺便抹一把嘴巴心想这人只有喝奶的时候是可爱的。不过嘛…

 

你都喝得比我快了居然还想来抢我的食物?松本润咬着奶嘴恨恨地想着。

 

比如他们会说的第一个单词是对方的名字,会做的第一个动作是扑到对方身上。如果松本润用手在樱井翔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痕,那么樱井翔会毫不犹豫回他一记头槌,哪怕疼的是自己的鼻子。如果樱井翔哭了,松本润会果断哭得比他还响亮,直到自己缺氧咳嗽为止。

 

他们会在吃饭的时候拿起勺子扔到对方的身上。

他们会在玩耍的时候把对方搭的积木房子弄倒。

他们会在睡觉的时候抢同一个枕头同一条被子。

 

再比如他们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妈妈,有个专门的小本子来记录他们的胜负。

 

1月25日,多云。 小润把小翔的毛绒熊弄坏了,晚上小翔是压着他的胳膊睡的。小翔胜。

8月30日,晴。 小翔不小心把小润的晚饭弄翻了,小润拿起小翔的碗就往地上一扔。平局。

10月22日,小雨。小润感冒了,小翔不肯去自己床上睡,然后他也感冒了。小润胜。

 

很多年以后他们才知道有这个本子的存在。

 

3. 小太阳 V.S. 小红花

 

就这样,两个人打打闹闹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而且还被分在了一个班,对此两个当事人非常嫌弃。上幼儿园的第一天,正常小孩应该是坐在地上哭得歇斯底里要回家。而这两个人仿佛心理年龄不止三岁,一脸淡定地看着这一片混乱。

 

他们两人的表现在一众孩子中简直就是清流,也许是因为这点,也许是因为他们一个机灵一个可爱俘获了年轻老师的心。老师特地当着全班小朋友的面表扬了他们,并给樱井翔一个小太阳贴纸,给松本润一个小红花贴纸。

 

“这是只有乖孩子才有哦。”老师冲着一脸羡慕的孩子们扬了扬手中的贴纸,“只要你们不哭,老师就给勇敢的小男孩一个小太阳,给可爱的小女孩一朵小红花哦。”

 

小女孩…小红花…松本润炸了,你才是小女孩呢!

 

“小翔——”松本润拖长了音拉了拉樱井翔的袖子。

“怎么了呀?”樱井翔调动了全身的警觉性,一般他这么说话的时候就是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你的小太阳不好看,我拿我的跟你换好不好嘛?”

“不要!”

 

松本润看暗着没用,那就只好明抢了。于是熟练地一扑,把樱井翔压在地上,想要抢他手上的贴纸。

 

等老师发完最后一个贴纸,才发现前面打成了一片,急忙冲上去拉开。可惜已经晚了,松本润的嘴角被樱井翔一巴掌糊出了一个乌青,樱井翔的手上也被挠出了三道血痕。一问之下才知道是自己闹出了乌龙。松本润戴着帽子,可爱的包子脸在她的高度近视下就成了女孩子的最好证据。

 

“那…”老师看了看手中空空如也的贴纸,“小翔和小润换一下好不好呢?”

 

樱井翔很想拒绝,但是看了看松本润可怜兮兮的嘴角,瞪大的眼睛里面好像还有亮晶晶的东西,像是在努力不哭出来。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哭出来也太丢人了。

 

“好…好吧…”自诩大几小时也是哥哥的樱井翔撇撇嘴,做出了让步,撕下了手背上的贴纸贴在了松本润的手上

“小翔最好了!”松本润一把抱住樱井翔,在他粉嫩的脸颊上啵了一下。

“放…放开啦——”樱井翔被弄得有点脸红,毕竟他们视对方为眼中钉多年,这么亲密的动作不存在他记忆里。

 

把头埋在樱井翔肩上的松本润悄悄勾起了嘴角,他好像找到了比打架更有用的方法。

 

比起家常便饭一样的挂彩,晚上来接孩子的两个妈妈更在意谁赢了。一番解释下,松本妈妈激动得准备给儿子买十个盆栽作为奖励,而樱井妈妈则是黑着张脸告诉儿子今天晚饭减半。

 

夜深了,松本润把手上的小太阳对半撕开,一半留在自己手上,一半贴在樱井翔的手上,然后伸出胳膊搂住了他。原本熟睡的樱井翔睁开了眼,没有像往常一样把人踢到一边,只是动了动嘴唇,像是在说什么。

 

バカ。

 

4. 套路与反套路。

 

自小太阳事件过去后,松本润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发现与其和樱井翔打一架,不如鼓起腮帮子装可怜,效果比以前好多了。出卖了作为男人的尊严,换来了樱井翔对他一次又一次的妥协。该吵的架一个没少,但是小本本上属于他胜利的正字越来越多,松本润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光明。

 

带着这个想法,两人升上了小学,又被分到了同一班。上学前松本妈妈语重心长地对他谆谆教诲。

 “儿子,你不能总是用一个套路,这样很容易被敌人摸清的。要学会与时俱进”。

 

松本润不以为然,直到某一天的便当事件终于让他感到了一丝危机。

 

樱井翔是个吃货,他的最大危机就是出门忘了带便当。

 

坐在他后面的松本润发现的时候,对此表示了毫不留情的嘲笑,并且打开了自己的豪华便当,让里面的海鲜拌面闪瞎了樱井翔的眼。松本润故意咂咂嘴,夹了一块扇贝放进口中,不出意外地看到了樱井翔的喉咙动了动。

 

当然松本润也不是真的这么没下限,他只是想吊着樱井翔一会儿,然后再分他一半午饭。至于为什么不装可怜了,笑话你占上风的时候会这么干?

 

可惜樱井翔面对松本润的挑衅无动于衷,转过身对着左边的女生微微一笑。小女孩被这个灿烂的笑颜迷得晕晕乎乎,表示樱井同学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吃我的便当吧。听到这个松本润整个人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拿过自己的饭盒往樱井翔面前一拍。

 

“不准吃她的,吃我的!”

“那你呢?”

“不吃了!”

 

这句话的下场就是下午社团训练的时候,松本润饥肠辘辘地瘫倒在足球场上。自己怎么就脑子一热把饭都给他了呢,多少也得留一点啊…简直就是完败。

 

过于饥饿的松本润没有意识到,樱井翔的反套路肯定不会只有一次…

 

小学会有手工课,樱井家的少爷论智商没得说,但是动手能力也就比零好那么一点点,只好放学留下来加工。

 

“回去吧,翔?”一直等着他的松本润看了看天,“快下雨了。”

“可我还没有做好…”樱井翔放下又被剪坏的硬纸板,“好难啊...”

 

松本润面对一脸颓废嘟着嘴的樱井翔,想要冲口而出的“是因为你太笨了”被可怜兮兮的大眼睛一瞟就变成了“好好好,我帮你做。”

 

亲妈,您说的真对。同一个套路用多了就会被对手学去。

正在挑灯做手工的松本润心想。

 

5. 只有我可以欺负你

 

松本润一直想要跳出樱井翔的反套路,但是失败了。樱井翔似乎天生就被比他多那么一点心眼,比起自己单一的套路,他的反套路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松本润挣扎完了整个小学生涯,放弃了,觉得打一架才是最正确的打开方式。

 

可是等他升上中学才发现,现在再跟樱井翔打一架已经不现实了。比他大了不到12小时的樱井翔早一步进入了青春期,可以说步入了校园男神的行列。而自己依旧顶着个包子脸,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打架的时候他再也压不住樱井翔了。

 

这是个忧伤的故事。

 

樱井翔在男神的道路上越走越快,明明他们坐前后桌,明明依旧一起上下学,松本润却觉得离他越来越远。他只能在后面拼命追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甩下。

 

其实甩下就甩下吧,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正好可以去找好看的小姐姐。没了一个死对头在边上瞎折腾,日子会轻松很多。

 

松本润这么安慰自己。

 

樱井翔发现,上了中学以来,那个和他从开裆裤开始就不对付的人突然就变了。松本润不再装可怜,对于自己的反套路也无动于衷。他们的生活轨迹虽然还是重合得厉害,但是越来越生分,似乎前面的十几年的打架吵闹都是幻觉。

 

这让他很不爽,仿佛生活失去了原本该有的重心。

 

松本润觉得自己跟不上樱井翔的步伐,樱井翔觉得松本润冷淡得莫名其妙。两个人从来没有真正去思考过这些问题背后所带的意义,只是一味地傲娇着,玩着谁先妥协谁就输的幼稚游戏。

 

樱井翔的成绩越来越好,成了学生会的主席。松本润的成绩越来越差,成了不良少年的老大。

 

直到那一天前,松本润都觉得他们会一直这么别扭下去了。

 

初三那年的情人节,校园风云人物樱井翔收到了一大袋女生送给他的情书。五颜六色的信封在松本润眼里刺眼得可怕,他蹭得一声站起来。在全班同学错愕的目光中,把那一袋子情书从三楼倒了下去。当然后果就是挨了樱井翔重重一拳,以及一声你给我滚。松本润抹了一把鼻血,真的一甩包走了。

 

内心怒意翻腾的松本润下午领了一帮小弟和一群高中生干了一架,打到最后就只剩他一人。

 

今天真是糟透了,松本润努力想要站起来却很快再一次被打趴。然后他就看见那个气得发抖让他滚的樱井翔冲了过来,挡在了他前面,耳垂上的耳钉在昏暗的仓库里熠熠生辉。

 

“喂,你们知不知道,除了我没人可以欺负他?”

 

这句话很帅,但是樱井翔的战斗力也就小于等于松本润而已,所以他们的下场一点都不帅。

 

自小太阳事件后就再也没有哭过的松本润此时很想哭,他冲着樱井翔大吼一声你是バカ吗然后把人牢牢护在身下挡住了四面八方的拳打脚踢。

 

最后是怎么结束的,松本润没有一点印象。他再一次醒来时是在医院的病床上,腿上打着石膏,边上趴着额头缠着纱布的樱井翔。

 

“谁让你冲上来的?”

——原来你从未把我甩下。

“谁要你护着我了?”

——原来你从未对我冷淡。

 

6. 果然都是幻觉

 

中学时代的别扭最终是由樱井翔骑在松本润身上想把他另一条腿也给废了这个姿势结束的。两个争锋相对了一辈子的妈妈推开门看到这个情景对视一眼默默地又退了出去。她们现在不想考虑谁赢谁输这个问题了,毕竟谁上谁下才是王道。

 

松本妈妈坚持那个是骑乘式所以他儿子是攻。

樱井妈妈坚持松本润被压了所以他儿子是攻。

 

这个私下里一直争论不休的问等到两人都升上了高中都没个定论,还处于对感情懵懵懂懂的当事人并不知道终身大事已经被两个女人决定了。

 

上了高中以后,松本包子脸终于成功进化成了松本大爷。上学第一天,两个人并排像走红毯一样走进了学校大门。一个一扭十八弯气势全开,一个肩膀溜得书包带都挂不住。但全校女生还是冒着星星眼瞬间把两人瓜分了一干二净,反正脸长得好看总有一款适合自己。

 

好学生樱井翔依旧是个好学生,坏学生松本润也变成了好学生。

 

松本润是真的卯足了劲在追赶樱井翔的步伐,和中学时代不一样,这次樱井翔伸出了手拉着他一起跑。

 

鉴于两人在班级里容易被围观,所以午休或者课后,他们会去学校的天台开小灶。脑子好使的樱井少爷因为开始自学大学的课程已经忙得手脚并用,但他还是抽出时间给松本润补课。尽管黑眼圈越来越严重,樱井翔还是不以为意地说他没事。可是樱井不知道的是,每天不管他挑灯苦读到几点,松本润都在对面悄悄陪着他,直到房间的灯熄灭才肯去睡觉。

 

这种陪伴松本润还觉得不够。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樱井翔吃着松本润做的荞麦面两眼放光,他又一次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那天起,松本润开始承包了樱井翔的午饭,每天变着法子给他做各种各样的好吃的。

 

所以在那个天台的一角,经常能看到这样的画面。松本润一边听着樱井翔给他讲题,一边往他嘴里塞一口吃的。等到樱井翔吃饱喝足了,他会躺在松本润的腿上小睡一会儿。松本润看书的同时不忘替他驱赶被香水味吸引而来的小虫子。

 

对于两个对着干了十几年的宿敌来说,这样的日子太过于安逸,也太过于异常。等松本润意识到时,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打过架了。也许真的是太熟了,这些亲密的举动自然得像理所应当,似乎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相处的。

 

是幻觉么?明明我们这么多年的相处方式是打架才对。

 

樱井翔的胸膛随呼吸一起一伏,柔软的睫毛随风轻轻颤动,淡淡的香水味弥漫在周身,每一项都像是个漩涡吸引着他的神智。松本润低下头,吻住了那微张的红唇。樱井翔从睡梦中惊醒,大大的眼睛闪着不可置信,但很快也不再挣扎,沉浸在这缠绵的吻中。

 

可惜以上皆为松本润的脑补。

 

事实上他确实低头了,但是还没碰到樱井翔就醒了,发出了仓鼠般的尖叫声,冲着那无限放大的脸就是一拳。

“有病啊你!靠那么近吓死我了。”樱井翔拿起书本往松本润身上一扔,“走了回去上课了。”

 

松本润摸了摸仿佛要散架的门牙,告诉自己看吧,果然这都是幻觉。

 

不过低头收拾饭盒的他没有发现樱井翔通红的耳朵和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背影。

 

7. 到底是谁在色诱

 

那天午后的一点波折似乎很快被翻页,樱井翔不提,松本润也不说。松本润还是会在上课时向前面的樱井翔扔小纸条,樱井翔还是会在午间去天台给他补课。两人都感受到了对彼此的那一点悸动,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表示。做了十几年死对头,一下子让他们转换身份简直比登天还难。

 

其实这种郎有情郎有意的桥段是最好解决的。按照各种校园青春小说的套路,他们只需要一个契机。而机会这种东西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创造的。

 

高中最后一年的学园祭,每个班都在卯足劲准备节目想要好好热闹一番。作为学生会主席的樱井翔需要掌控整个学园祭流程,所以他们班这个光荣的使命就交给了风云人物松本润。在班级一票女生的尖叫声和一众男生的起哄声中,松本大爷干脆地答应了跳舞。

 

跳什么都行。忙得无暇顾及太多的樱井翔直接拍板了。

 

可是真的当松本润随着Shake it的音乐把腰扭出花来的时候,樱井翔的愤怒一下子就上头了。

 

我是说过跳什么都行,但绝对不是让你大庭广众下色诱全校师生!

 

松本润仿佛天生就是为舞台而生的,华丽地让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简单的衬衫和长裤,但偏偏衬出了他修长的身材。微长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贴在了两边。他这一跳,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上的一切,一窝蜂涌到了舞台前。各种尖叫声,赞美声充斥着樱井翔的耳膜。

 

当松本润爆衣露出了完美的上半身时,现场的气氛到达了最高潮,樱井翔的怒气也到达了顶点。

 

他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和正在跳舞的松本润四目相对。

 

你给我下来!

——不要。

停不停?

——就不。

 

无声的交流一瞬间完成,不停是吧?

 

樱井翔看见了不知道谁放在边上的一套演出服,有了主意。他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换上了那件军装外套,用帽子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然后同时指挥负责音乐的人放起了TABOO。

 

正跳得起劲的松本润听见了一股截然不同的节奏,抬眼发现对面的舞台上站上了一个人。只需一眼他就知道这个砸场子的人是谁了。

 

如果说松本润的舞是天生的色气,那么樱井翔的舞就是一种禁欲感了。某种意义上更具诱惑,毕竟这种要脱不脱才是最致命的。

 

所以他赢了。低沉的嗓音唱着Rap让松本润直接原地爆炸,趁着还没有人反应过来,跳下舞台冲到对面一把拉住樱井翔的手,拖着他就往教学楼走。

 

松本润拉着樱井翔冲到了平时的小天地,反手锁住了天台的门,这才转过头面对那个跑得拼命喘气的人。

 

“谁让你穿成这样去跳舞的?“松本润一把摘下他的帽子,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

“呵,这句话是我问你才对。”樱井翔冷笑,甩开他的手。

“你发什么脾气?你明明知道——”

“我让你跳这种舞了么?松本学长可真是受欢迎,明天估计跟你表白的人可以排到校门口了。”

 

樱井翔承认他生气了,不止生气他还嫉妒。至于为什么嫉妒…

 

“我受女生欢迎关你什么事?你受到的欢迎还少么?我有没有生过你一次气?”

“松本润!混蛋你给我去死!!”

 

这句话直接击毁了樱井翔的理智,他把松本润扑倒在地上,掐住了他的脖子。就像之前十几年做惯了那样。可是现在他再也压不住一个比他高半个头的人了。松本润一个用力翻身,把樱井翔压在身下,然后狠狠地吻住了他。

 

这次终于不是脑补了。

 

樱井翔挣扎着把自己的手从两人的胸前抽出,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好看的弧线。松本润闭上了眼准备硬抗那来势汹汹的一拳。你今天就算是要打死我我也绝对不会放开。

 

可惜等了半天没等到想象中的疼痛,反而等来了樱井翔的手环上了他的脖子,把他更用力地拉向自己。唇舌相交,迫切地想要从口中汲取对方的气息。唇瓣摩挲、长舌交缠、牙齿碰撞,像是在控诉为什么这一切到今天才发生。两具年轻的身体在布满碎石的地面上打滚,似乎只是凭借着一股本能想要对方臣服。

 

体温越深越高,松本润在缺氧前又一次把樱井翔压在了身下。他直起身,看见那被吻得红润的唇正在一张一合地呼吸着,松本润知道他这辈子都没法完成那个从娘胎里带出的神圣使命了。

 

“翔,我喜欢你。”宿敌也好,情人也罢,我只想和你一辈子这么走下去。

 

面对松本润期盼的眼神,樱井翔没有说话,只是又一次把自己的唇送了上去,像是用实际行动来代表着他的心意。

 

8.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那一天最后到底在天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除了他们没有人知道。两个人之间似乎什么都没发生,毕竟原来他们已经够亲密了,干得事情和情侣早就没什么区别。樱井翔没有回避松本润的情感,该拌的嘴一个没少,当然最后又会变成两个人吻得你死我活。他们从来没有互相承诺过什么,也没有讨论过以后会怎样,只是平平淡淡地从高中毕业,走向了人生的转折点。

 

樱井翔一直没有对他的表白有过回应,松本润也一直以为他有大把的时间去等他说出那句话,直到他发现某一天樱井翔拿着国外大学录取通知书不辞而别。松本润买好了机票追到了登机口,却被早就等着他的樱井翔一脚踹了出来。

 

“现在的我们还没有能力在一起。”樱井翔拉松本润起来,亲了下他的脸颊,“等我回来。”

 

松本润看着那个挥着手消失在登机口的人,展开了掌心,露出了在他最后塞进来的东西。

 

是一朵被好好保存在塑封套中的小红花。

 

这么多年松本润一直在追赶樱井翔的步伐,一次次担心被甩下,而这一次樱井翔是真的甩了他半个地球那么远。松本润没有像中学时那会儿一样幼稚,他长大了,所以懂了。如果他只是一味地跟着樱井翔的轨迹前进,那么他一辈子都没法和那个最优秀的人在一起。与其担心被甩下,不如想办法与他并肩。

 

回到家后,松本润把小红花放进了相框立在床头,然后撕掉了大学经济专业的录取通知书,选择了踏上社会。

 

樱井翔一走就是三年。

 

这三年间,他们维持着再忙也要每天联系一次的频率。毕竟这是一篇很甜的小甜饼,牛郎织女那种悲剧是不存在的。都是现代社会了,打电话发短信视频什么方法不能用。不过对于从出生起就黏在一起没分开过的两人来说,这种隔着半个地球的体验也是充满着新鲜感与未知。

 

当然了即使相隔万里,两人还是会互相瞎折腾。比如松本润会在樱井翔凌晨四点的时候给他发短信,被吵醒的樱井翔一边骂骂咧咧一边认命地打电话过去。

“翔,抱歉啊。”松本大爷的声音没有半分歉意。

“杀了你信不信。”樱井翔冲着手机翻了个白眼。

 

除了这种偶尔来一发的胡闹,大多数时间两个人都在为未来一生悬命努力着。樱井翔为了能早日毕业回国拼命修着学分,松本润则是投身了舞台设计行业开始发挥自己的天赋。

 

三年后,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舞台监督的松本润在机场焦急地等待着拿着双学位回国的樱井翔。松本润在人群里面东张西望,时不时低头看手表,这个把时间精确到秒的人在哪儿呢…等到最后一波乘客散去,他终于看见了樱井翔艰难拖着五个行李箱走出来。

 

“你怎么不干脆托运一个集装箱回来?”松本润上去接过手推车。

“三年不见你就想跟我说这个——”

樱井翔想要反唇相讥但是很快淹没在了松本润霸道又缠绵的吻中。

 

“那你呢?有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有,我饿了。”樱井翔把背包让他身上一扔,“我要吃你做的荞麦面!”

 

松本润突然发现他一直以来想要听到的回应已经没了什么意义,毕竟二十年的陪伴已经是最长情的告白。

 

能这样和你一起慢慢长大,真好。

 


END



--------------------------------------------------------------------

一点废话:


这篇文构思了很久了,借着这个特殊的日子终于把它写出来了。


我一直觉得,有个人陪着自己一起长大真的是件很幸福的事情。感情源于生活,也渗透于生活。而当两个人太过熟悉的时候,反而不容易走到一起,因为会担心如果将来我们不在一起了,连朋友都做不成。


懵懂的校园恋爱固然美好,到最后也很难抵过现实的残酷。但如果两个人愿意为了彼此做出妥协与让步,也许就能一起创造出美好的未来,就像文中的S&J一样。而当我们能做到这点时,那就真的长大了。


以上纯属毒鸡汤,大家千万别喝

评论(25)
热度(223)

©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