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不停往前走的长针和短针,当我回头看时,只是非常短的一瞬。

樱花先生❤

相方@是谁杀死了INK

我在写邪教的时候发现带入专务的脸真的太刺激了...但是更刺激的是老板突然凑过来问噼里啪啦敲键盘的我在干吗...

 

只想感谢发明防窥屏的天才们!

 

顺便向各位爸爸们征集一个合适的名字。

 

——以上来自一个取名废的阿昔。

评论(8)
热度(3)

©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