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雨

不停往前走的长针和短针,当我回头看时,只是非常短的一瞬。

樱花先生❤

相方@是谁杀死了INK

【JS】Hunted Hayride

-关于hunted hayride的背景介绍,请戳我

-斯达夫(J)x 游客(S)

-趁着万圣节的余温给大家来点欢乐的小段子

-Happy Halloween!

--------------------------------------------------------------

1.  

万圣节来了,内心住着个小恶魔的松本润觉得与其被鬼吓,不如扮成鬼去吓别人。于是他报名参加了Hunted Hayride,成了一名有毒的工作人员。

 

万圣节来了,樱井翔听说有个地方不仅可以免费吃喝,还能坐车在田野里兜风。于是他也报名参加了Hunted Hayride,完全没有意识到等待他的是什么。

 

2.

深秋的夜风在空旷的田野里更显凉意。躲在草丛里的松本润被冻得直打哆嗦,紧了紧自己身上单薄的鬼怪装扮。他今晚的第一个任务是给刚到停车场的游客一个下马威,至于吓谁看他心情。

 

噢,远处走来的那个男生长得真不错。就是你了少年。

 

樱井翔穿着卡其色风衣,围着一条格子围巾,哼着歌朝远处排队的地方走去。

 

再往前走两步,好嘞就是这个距离。松本润戴好了面具,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往前面一扑。

 

“啊!松鼠!”

 

小动物控樱井翔眼角余光瞥到了一只松鼠一窜而过,连忙一弯腰饶有兴趣地追着去了。

 

咚——啊——

 

扑了个空的松本润摔进了草丛里,吃了一口土。

 

嘿,小子你能耐啊。今晚我吓不死你就跟你姓了!

 

没追到松鼠的樱井翔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哼,转过身却什么都没看见,就耸耸肩继续往前走了。

 

3.

排队入场的人有很多。樱井翔觉得不能理解,不就是个露天party么至于那么多人么…要不是冲着里面可以免费吃喝他才没兴趣排队呢。

 

啊…好无聊…排得快睡着的樱井翔拿出了耳机,还是听会儿歌吧。

 

松本润刚刚接到的第二个任务是去吓排队的游客们。机会来了啊,那个害我吃土的人在哪儿呢。

 

要怪只能怪樱井翔长得太帅太显眼,松本润一下就锁定了目标。他换了一身死神装,拿起了镰刀就兴冲冲朝队列中间走去。

 

松本润一路连惊带吓地放倒了一片人,周围全都是尖叫惊呼声,让他不免有点沾沾自喜,更加自信地走向了樱井翔。

 

那个好看的男生似乎正在低头玩弄手机,松本润往他身后一站。

 

只要你敢抬头,嘿嘿…

 

一分钟过去了。

 

大哥!我求求你倒是抬下头啊!!!

 

周围的人都在笑,松本润觉得没有比这个更尴尬的了。

 

正在刷推的樱井翔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滑动,身体还不由自主地随着音乐轻微摇摆。等到前面队伍动了,他也跟着人流继续向前走。

 

留下松本润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3.

走进会场的樱井翔看见了满目的南瓜灯和各种暗黑风装扮,终于意识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樱井翔胆子很小,所以很怕鬼怪。

但他也是个吃货,更怕没东西吃。

 

美食的诱惑力远远大过了对鬼怪的恐惧。

 

连续失败两次的松本润开始自我检讨,到底是自己有问题还是那个男生的神经过于坚挺。想了想不如换种方式,他脱下了死神装,换上了男巫的装扮,露出了他的帅脸。

 

“请问,我可以跟你拍张照嘛?”刚一出现就被一堆女生围了。

“额…当然。”松本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樱井翔跟个仓鼠一样在各个摊位之间流窜。

 

半小时后,被围得透不过气来的松本润脸上尽是僵硬的笑容,透过缝隙还能看见啃着块披萨饼的樱井翔歪着头看着这里。

 

我不过就想吓个人,怎么就这么难呢?

 

4.

等樱井翔吃饱喝足了,也轮到他去玩hayride了。他左手拿着一杯可乐,右手捧着一桶爆米花,跟着人流上了板车。刚坐下就觉得哪里不对,为什么林子里隐隐有尖叫声传来?难道这个不是单纯的兜风吗?

 

樱井翔有点慌了,想跳车离开,却被工作人员拦住,要他老老实实坐好别乱动。

 

“不是!我不想玩了——”

 

他的抗议声很快淹没在了轰轰的马达声中。

 

松本润看着惊恐的樱井翔坐着板车远去,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还是那句话,今天我吓不死你就跟你姓了。

 

5.

樱井翔坐在板车的车头部分的边沿,双脚悬空在车身外,随着路面的颠簸甩来甩去。

 

他其实非常紧张,而一紧张就会想要吃东西。

 

爆米花的奶香味转移成功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加上行进了十来分钟了也没什么吓人的东西出来,樱井翔渐渐放松了警惕,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夜晚的田野。

 

等在小屋中的松本润老远就看见樱井翔咔嚓咔嚓吃着爆米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跟这个人杠上了。长那么好看的一个人,害怕起来一定很好玩。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

 

板车在小屋前停下,扮成僵尸的松本润深吸一口气破门而出,冲着樱井翔就扑了过去。

 

“呀!啊——”

 

樱井翔一抬头就看见一团黑漆漆的东西迎面而来,发出了高分贝仓鼠般的尖叫声。

 

小样儿,终于吓到你了嘿。

 

松本润抱着这个念头还不到一秒,就觉得眼前一片天女散花。

 

樱井翔把整桶爆米花当做武器扔了出去。

 

6.

被突然袭击的松本润摔倒在地上,再一次在群众的欢笑声中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他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爆米花,看着樱井翔心有余悸一脸委屈地咬着吸管渐行渐远。

 

大哥…你还委屈?倒霉的是我好不好?!

 

松本润从头发中捞出了一颗爆米花塞进嘴里,恨恨地嚼着。

 

这两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松本·处女座强迫症·认真起来很可怕·润决定再接再厉。

 

他拿着仿真电锯冲了上去。

“啊——”

然后被可乐泼了个透心凉。

 

他拿着仿真斧子冲了上去。

“啊——啊——”

然后被糊了一脸干草末子。

 

他这次什么都没拿就冲了上去。

“啊——啊——啊——”

然后小兄弟就被大长腿暴击了。

 

靠!!!

 

7.

半小时后,Hunted Hayride结束。

 

饱受摧残的松本润发誓这是他过过最糟糕的万圣节。浑身黏糊糊的不说,下面还疼得不行。从来只有他套路别人,今天算是碰到了对手。

 

你说你长得那么好看,下手怎么就这么狠呢?

 

等人都走光了,樱井翔还紧紧靠着板车不肯下来。他发誓这是他过过最糟糕的万圣节,一闭眼满脑子都是刚刚没完没了冲着他来的鬼怪。

 

你说整个车那么多人,怎么总跟我过不去呢?

 

眼看着下一批游客要进来了,樱井翔还在那里哆哆嗦嗦地磨蹭着,松本润摇摇头,走了上去。

 

“先生,下一轮马上要开始了,麻烦你尽快离开。”

“啊,抱歉…”

 

樱井翔睁开眼,才注意到整个场地就除了他,就只有眼前长得很帅的一个看起来是工作人员的人。

 

樱井觉得这个人的装扮有点眼熟,但急于离开的他并没有细想。走到出口处才发现眼前是一个黑漆漆阴森森的迷宫。

 

“一般都是一波游客一起出去的,现在嘛——”松本润笑得人畜无害,“你只好自己出去了。”

“不行,绝对不行!”樱井翔头摇得像拨浪鼓。

“放心吧,不吓人的。”松本润无奈。

“我——总之就是不要!”心有余悸的樱井翔死活不同意,小脸被冷风吹得通红,眼角似乎还有一点泪痕,看起来可怜得不行。

 

牙白…松本润突然就不忍心了。

 

8.

樱井翔紧紧抓着松本润的手,跟着他在迷宫里面七拐八拐。虽然隔着手套感觉不到什么温度,但是莫名的就是很安心。

 

松本润感受到背上的衣服被他紧紧攥着,这人好像真的很害怕啊…

 

要不…还是算了?

 

很快,眼前出现了一道门和热闹的灯火。

 

“到了呢。”松本润站在门前,“你把它打开就可以出去了。”

“太感谢了,”樱井翔犹豫了一下,“但是为什么你不能开门呢?”

“因为——”松本润回头,勾起了阴森森的笑容,“我没有手啊…”

 

樱井翔低头一看,才发现他正紧紧抓着半截手臂,上面还有红色的液体…

 

“啊啊啊啊——”

 

大概把一整年份的尖叫声都用完了。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啊!!

 

成功阴到人的松本润觉得神清气爽。

 

9.

樱井翔好不容易才缓过来,看了眼在那捂着肚子笑到跺脚的松本润,瞬间意识到什么。而且借着灯光他终于看清了松本润的装扮,就是那个晚上全程跟他过不去的人。

 

樱井翔气到磨牙,把假手往松本润身上一扔,然后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拉开门走了出去。

 

他居然还天真地以为碰到了好心人,简直可笑!

 

“阿嚏——阿嚏——”

“抱歉抱歉,是我不好。”松本润顺手拿起放在一边的鬼怪斗篷往樱井翔身上一披。

“…哼!”樱井翔不是很想领情。

“别生气了啊,”松本润朝他眨眨眼,“我请你吃薯条怎么样?”

 

樱井翔撇撇嘴,不要两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

 

这样不行啊…得想个办法报仇才对。樱井翔研究了下自己身上的鬼怪戏服,慢慢挑起了嘴角。

 

松本润排队买到了薯条,回头发现樱井翔正背对着他蹲在地上。

 

“来吃薯条啊。”松本润拍了拍他的肩招呼道。

“我发现我吃不了。”樱井翔慢慢站起来。

“为什么啊?”

“因为——”猛地一个转身,“我没有嘴啊…”

 

松本润一愣,没来得及反应就看见一个嘴被缝住的鬼怪凑了上来。

 

“我@%¥#\&!!!”

 

大概把一整年份的脏话都骂完了。

 

成功报仇的樱井翔笑得那叫一个魔性。

 

10.

松本润和同事整理完了最后一排桌椅,换回了他的一身潮男行头,朝停车场走去。

 

今天晚上虽然很坎坷,但认识了一个很有意思也很好看的人。可惜樱井翔吓完他便消失了踪影,没来得及问他联系方式,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

 

松本润叹了口气,怎么就不见了呢。

 

等等…那个是?

 

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见那个尖叫起来像只废仓鼠的男生正靠着大门冲他挥了挥手。

 

“好慢啊…等得我都快睡着了。”樱井翔伸了个懒腰,走到他身边,“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好啊。”松本润笑了,把背包往肩上一甩,“我知道有家酒吧不错。”

 

“樱井翔。”伸出了手。

“松本润。”同样握住。

 

 

In this Hunted Hayride,

No one is prey. 

We are both hunters.

 

 

END

 

 

--------------------------------------------------------------

一点废话:

 

我又打脸了,说好的明年万圣节都不给你们看到废仓鼠的诶!

 

写这篇文的起因是我自己没事在回忆以前的万圣节,然后就有了这个脑洞。文中很多点都是根据当年的真实经历改的_(:з」∠)_至今记忆由深啊...

 

当然了,真正的Hunted Hayride是不会允许游客带吃的上去的,为的就是避免润润的惨剧哈哈哈哈

 

如果大家看完笑了,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万圣节快乐!

评论(27)
热度(95)

© 昔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